一路逆风

失落的一年.

2019年1月1日晨00:24.

2018年终于结束了. 回头看这一年. 似乎没有留下任何东西. 三十一岁的这一年. 终于陷入了传说中的人生倦怠期.
一段继续粘连的感情在2017年年末结束. 却给2018年留下了长达一年之久的茫然.
政治和经济形势的日益恶化. 就像2018年雾霾一样. 几乎弥散了一整年. 每天醒来拉开窗帘. 灰蒙蒙的天空, 压抑着活力和心情. 压抑着对未来的期许.

支持着自己前进的动力在这一年全面崩溃.
人真的的像自己认为的那样. 能够达到全面的自我实现么, 具有向着丰饶富足生长的可能性么?
AI是一条正确的道路么. 在资本和极权面前. 它确实能够以一种新的工具形态, 通过经济的提升, 通过一种新的社会组织形式, 来让这个世界变得更美好么?
我能够挣脱环性心境的诅咒, 打破原生性格的禁锢, 找到一个值得去爱并爱我的人. 在磨合中走到一起, 并甘愿去负担这些虚假, 琐碎, 自私, 嫉妒么?
这个世界, 会好么?

随着这些问题的问题的答案, 从当年的确然肯定, 变得支吾含糊, 甚至摇头冷笑.

生活终于变得没有什么意义.

我以为我能够带着这些否定的答案, 以冷笑的态度去逃离熟悉的一切. 却发现这个无意义的自我. 软弱的不堪一击.

这些没有答案的追问终于将我压跨.
最后剩下的, 就是一个在轮滑, 滑雪, 酒精, 垃圾食品和三俗娱乐节目追求那个自由的幻象的人.

自律与自由.

几天新买的一本<酒吧圣经>的扉页上写着这样一句话: 适量是文明饮酒和标志, 也是健康生活的保证. 对于烈性酒, 葡萄酒和鸡尾酒, 只有适量饮用, 才能很好的品味他们的口味和芳香.

这就是自律和自由之间那丝悬的一线.
轮滑和滑雪是人类对于飞行的原始渴望. 酒精是灵与神和交会贯通, 是日神和酒神在绝对的秩序和绝对的自由间不可或缺的一极. 而垃圾食品和三俗娱乐, 也是这大千世界最带着泥土香腥的窗口.

记得第一次恋爱的时候, 与恋人坐在燕塞湖畔的半山腰上, 山风吹动她的头发, 我半倚在草地上, 心中想到是书中的句子"只希望这样的时光永远持续下去", 然而日光渐移, 山风渐冷, 似乎心中有些什么样的激素水平在慢慢的变得不同. 终于开始想要离开.

那是我第一次发现. 原来这世界, 再令人心醉的美丽, 如果不加节制, 终究都不可持续.

所以一切事物都如同饮酒, 要在那山风渐冷之前, 在仍觉留恋之际, 起身离开. 那美丽才可在日后千万个不同的日光影中, 保证山风和煦, 长发飘拂.

这也是2018年迷失的最大原因.
整个人的失去了内在的驱动主人格. 服从于闹钟, 打卡机, 服从于膀胱, 肾上腺素, 胃肠的蠕动, 服从于生物的本性, 社会的规训.

同时也失去了世界的要求和对自我的期望.

在失去自己的时候, 整个人陷入了彻底的恶性循环, 在速度或者欲望的借口中逃离自我的真相. 对自己的怯懦放纵充满痛恨, 却又对这个堕落的自我充满认同, 对于那些试图帮助自己的援手, 或嘶吼叫嚷, 或恐惧厌恶.或畏若蛇蝎.

像一个疯子一样, 颠倒狂乱, 同时无力自拔.

在灰暗中扎下的根.

也许还是应该感谢自己的主人格. 是他提前为自己的消失打下了足够的基础. 所以在这失落的一年.
自己仍然:
初步掌握了c++的编程能力.
进一步提升了数据分析的sense和技巧.
学会了emacs. 并拿来写博客.
轮滑技术达到了中级水平.
读了几十篇论文.
看完了二十一本书.
完成了人生的第一次全程马拉松.
完成了人生的第一场独自出国游.

回归.

应该怎么来讲解年末时主人格的这场回归?

从技术上, 是因为搬家, 通勤时间减小了, 自己能够控制的时间和空间都更多了. 养花, 调酒, 读书, 练字. 跑步, 骑车. 所幸自己的主控人格在离开前, 就已经为自己的归来打下了暗桩.

除了受伤, 一周跑步三十公里的习惯几乎没有中断过. 所以, 只要时间允许, 还是可以找到足够的多巴胺为正向思维打下生理基础.

搬家也是一次断舍离, 一种对过去的告别仪式, 一种重新安放自己的祭典.

从工作中, 确定主要负责方向, 并以主动积极的方式去探索去研究, 又重新给九小时注入了活力.

从思想上, 从宏观形势的关注, 重新回到存在主义的认同.就像萨特对那个年轻人说的, 去生活, 去选择, 去选择自己的生活, 没有任何参考物, 像为了全人类选择一样去选择自己每分每秒的生活. 去为整个人性的选择池提供独一无二的属于自己的选择.

让我们开始盲目乐观起来

世界会越来越差.
如果这个观察只会导致我们沮丧, 恐慌, 放弃努力, 以一种自我实现式的方式去让这个世界越来越差.

那就失去了宏观观察的本意.

就像赫拉利所说. 我们了解历史, 是为了超脱历史的可能性.为了达到历史的自由.
在这种意义上. 我们需要做的是一种理智的斩断.

斩断宏观观察与个人得失之间的逻辑必然. 用自我实现式的心理逻辑去理解这个不可被理解的世界.

在一种盲目乐观的底色的, 去理解去操作这个也许悲观的世界, 在这个风雨飘摇的世界去爱, 去奋斗, 去付出. 去不顾一切.

去进入这个也许黑暗, 但是注定灿烂的2019.

2019年计划

  • 体重回到78并稳定.
  • 发两篇paper.
  • 学完剩下的人格,发展与认知.
  • 拿到保罗埃克曼读脸证书.
  • 读完两卷taocp
  • 去一趟南美.
  • 西班牙语达到中级水平.
  • 调酒水平达到专业级别.
  • 轮滑掌握换身换步. 学会平花.
  • A secret wish for something.

祝大家新年快乐.

足与足

说起来人类确实是很奇怪的生物, 看地图的时候, 会感觉某些世界某些场景只存在于传说之路, 似乎永远也无法抵达, 抵达了之后, 又每每在兴高采烈之后安之若素.

这次日本之行可以说很圆满了, 完成好几件事情.

  • 一个人独自在语言不通的异国他乡旅游.
  • 终于在不尴不尬的跑完半马的两年后, 完成了人生的第一场马拉松.
  • 在北海道滑了一次雪.
  • 以及其他的一些新的体验.

其实我对于旅行这件事是没有什么兴趣的, 赶赴一个陌生的地方, 根据别人的推荐, 拍几张自己对之一无所知的照片. 或者购买一些成分相同只有标签差异的商品, 我对这样的生活充满不解.

所以近年来虽然说也算去了一些地方, 但是总归需要有个由头.
仔细想想, 这个由头, 就是完成一种幼年的记忆, 以及补完自己的人格拼图.

男孩从未长大, 只是渐渐老去.

应该可以这么白烂的表述吧.

这种感触最明显得应该算在甘肃的魔山跑了, 当时登到戈壁山脊, 沿着山脊向远山奔跑时, 听着仙剑四的织梦行云, 恍然自己就是云天河, 仙剑四的人物造型已经有些逼真了, 当时发布的有一个宣传动画, 云天河在枫叶中奔跑, 在冰川中奔跑, 在不周山的浮空山脊上奔跑, 场景不断的转换, 画面的色调或鲜艳明丽, 或肃穆庄严, 或鬼气森森, 但是奔跑在画面正中间的, 永远是那个头发乱蓬蓬的, 衣着打扮甚不讲究的云天河.

这就是仙剑之于我的馈赠之一, 我迷上了那种奔跑, 在沙漠,戈壁, 白雪, 枫叶, 海边, 湖畔, 在这个变幻不定的世界, 用同样的姿势和同样节奏的呼吸奔跑.
呼呼呼呼,吸吸吸吸.

人是一种很奇葩的动物, 他们不禁想去了解世界, 还想去印证这世界和他们理解的一样.
所以跑步也许就是我印证世界的一种方式:
似乎有一个当下的目的-----一个小时的时限, 或者比赛的终点.
不断的追逐习惯与离开-----在一种风景中, 奔跑沉浸, 然后再离开奔向另一道风景.
似乎有常, 似乎无常------像画面中间的云天河, 和作为画面布局的市镇, 仙宫与鬼窟.

然而奔跑总归会有一个终点的. 虽然它并未出现,
等到风景都看透, 也许真的, 会有细水长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