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遗忘的世界--高行键《车站》

完全是想象的碎片,没有修改,也没有流畅化处理,车站中意象的理解和杂想。

夜色里,一辆辆希望呼啸而来,而后擦身而过,即使那里面空无一物,即使你结成人墙,试图阻拦,也终服于恐惧,侧身让过。留下一个空茫的世界,像被水润过的一片墨迹,留着没有站名的车站,一道道光线穿过,折射,消逝。

呢喃着不解的词句,横纵在直直楞的楚河汉界,你还有选择,向前,向后,向左,向右?等你沿着日字格跳完这个棋盘,你身边的红士早已离开这场纷争。

彼岸的路上,理想的青年戴着约定的标记模糊了面容,身旁的将来诉说着家里倍倍衣服的补丁,趴在你的命运身上大哭一场,你像颗在房间里来回反弹的皮球,每次撞在墙上,发出“万一”,“万一”,“万一”的声响。

声音,声音,声音,交织回响的声音,交织回响的雨,杂乱的,躁动的,不同的起点,不同的方向,同样的目光,没有终点的奔跑,倒一杯酒,泡在里面醉死,打一管针,追着影子跑死,不要打开那着关着猫的盒子。站在平衡木中间听自己的心跳和头发生长,被世界带着转,让骨骼和牙齿来解决神经和肌肉的问题。

如果没有,那么就会,这是最后一次,车辆过去了,空气越来越紧,灯光一盏盏灭,声音一声声小,心慢慢地揪在一起,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