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代我画着你

---------------读辛波斯卡《金婚纪念日》与苏西玛林《为什么爱上你爱的人,揭秘夫妻相》有感。

是谁代我雕刻出你的脸

是谁代我用卷尺

测量你鼻尖与上唇线的距离

代我用铅笔

将瞳仁的颜色涂的疏淡

是谁给你经历爱恨

是谁给你带来欢笑

是谁给你每一个表情

是谁在你即将哭出泪痕的时候

逗你开心

让你嘴角向下撇的纹理无法形成

是谁在你我相遇之前

将我们的表情

按照一个模具压制出来

 
 

他们七天造出诺亚方舟

他们在霓虹灯下唱歌喝酒

他们让楼价飞涨

他们杀人像弹钢琴

他们讨论阴阳烛和钢性需求

 
 

他们是世界的背景

他们坍缩成亮绿色的光点

他们把你雕刻得和我一样

 
 

包括过程和结果

 
 

所以我们相遇

我们四目交投

历史中所有的表情面面相视

无数的瞬间贴面相遇

 
 

他们交工了

以后的表情

我笑你的眼角

你哭我的承泣

 
 

后续的工作

我们自己来完成

我们来做对方的镜子和雕刻师

某天。我们的脸

合并成一个表情

满脸皱纹

皮肤肌肉松弛

然而每一条沟壑都匹配

每道纹理都是一张相框

镂刻着我们坐过的长椅

看过的书

和一起吹过的海风

两本书籍,一地思考。

今天想写些东西,主要是关于自己这两天的看得几本书的一些思考,同时,我想也该对自己最近工作和生活进行一个小小的总结了,总结是不断进行地。人说:人生每天都有一种事情没有做完
感觉。当你有这种感觉的时候,你就真正开始长大了。

  • 关于袁氏当国的思考
    • 如果说思考的话,书中提到有几点是需要更详细地思考的。首先,袁世凯之败原因到底是什么,在筹安会举办的时候,全国一致唱衰共和,不断地向袁世凯劝进,虽然可以说袁周围有一众小人在承意承旨,但是各省的劝进文章仍然有不少(这也是书中的意思,国人大抵唱衰共和),为什么当梁启超文章一出,蔡锷义旗一兴,这个势力一时无匹的独夫就立马土崩瓦解了,虽然说与段祺瑞与冯国璋对袁的抵制有关系,但是袁真得没有自己的嫡系部队么?袁真得没有力量去控制这两个人么,这里面藏着什么样的玄机?
    • 袁世凯在这里犯的几个大的错误是什么?过于听信所谓的势了,但是真正为其依赖的东西,日本等列强的声音,几个手下大将的看法,并没有特别地加以看重,这个是袁搞帝制失败很重要的原因了应该。也就是说,你获得成长的真正的所要依赖的东西,这些东西才应该是你可以去称帝的力量源泉,比如老毛之成功与老袁之失败,放在一直进行对比,可以看出很多有意思的问题,毛与袁不同,毛有是造神运动的,各种造神运动已经将毛造得像天一样神圣而高贵了,袁不懂思想控制,又时时换将带兵,袁后来远离一线,一线将领人事变动,特别是自己当年带袁家军时候的手段,被手下统统地一学,袁家军就很快成了段家军了。也只有袁手下的几员大将才是袁真正的力量所在,但是这些大将又与曹操手下大将不同,这些人,张勋忠于清朝,而段和冯都有留学背景,且有野心,那么在这个情况,他们没有所谓的什么个人忠心也就再正常不过了。
    • 梁启超先生写的文章是非常的意思的,其中的几句,我梁氏当年写文章说中国不适合搞共和,文章写得古德诺多百倍,道理也比古德诺深百倍,大家过耳即忘,为什么,难道是因为我梁启超"其睛不蓝,其髯不赤哉",这两句话写得非常有趣。
  • 关于灵魂机器的时代的思考
    • 这是一本疯狂之书,其中最有价值的,莫过于那些有趣的项目介绍,不过相信这些介绍在人工智能等书籍也会有,而且应该会更好更透彻更明白。那么这本书最有意思的应该就是形状的时间,进化,混沌定律了。其他的预言有些与自己有关,有些与自己无关,有关的东西要好好地学习,而无关的东西就无所谓了。从这本书中,我看到了一个自己想成为的形象,NG是一个,而这个库兹韦尔明显也是一个自己非常向往的人,包括程序设计艺术的作者高德纳,这几个有什么样的共通的优点,而自己身上有什么地方是明显不如他们的,总结一下。学习一下。
    • 首先,自己明显不擅长持续地思考,也就是说自己貌似并没有找到自己真正感兴趣的东西,因为找到自己真正感兴趣的东西,那么自己就应该念念不忘,才能必有回响,但是,自己的兴趣总是转移,虽然大体上稳定在人工智能领域了,可是仍然非常地不稳定,历史和心理来回荡,这么一个结果就是自己难以对一个主题形成长时间坚持的思考,这样就几乎不太可能在这个主题上有深入的见解。没有深入的见解,当然也就无法将深入的见解串起来从而形成一些能用的思维模式和工具。这个是自己最致命的问题,当然现在的趋势是正确的,保持心理学,计算机这么几个大的块好好学习,自己是可以好好地完成自己的主题的。但是,如果将这几个趋势更合理地对接起来则是必须要思考的事情。在看一段时间书籍后,必须有一个大的输出。才算是自己真正学到了东西。否则,根本看不到成长。
    • 其次,这个其次其实和上一个问题严格来说是同一个问题,就是自己缺乏在一段时间内把精力的时间投入到一件事情里的心情,勇气和毅力。这一点和高德纳形成了非常鲜明的对比,高德纳可以把自己关起来很长时间只做一件事情,甚至这件事情有多么枯燥无聊,他依然可以最后做出一个非常牛叉的答卷,甚至说他能够重构这个问题,将这个问题的本质再一次地表述出来,同时用更好的方法来解决这个问题。所以他的每一次解决问题,都是你是对问题的一个再升华与提炼,他的每一次解决问题,都像是一次完美地艺术表演。这一点自己以前是悟到了,但是仍然没有像今天这样完全地仔细地表述出来。那么反过来又有一件事情,人每天可以做几件事情。像自己这样,如果每天的思维活动超过几件的话,貌似自己是根本不可能完成它的,那么,良好地定义,甚至是实验自己每天做事的周期与节奏,就是目前自己最需要做的事情了。这同样是上一遍博文讲的内容,做最少的事情。或者说,做最重要的几件事情,但是,把它做到最好,只有减少,才能增多。
    • 真正的问题是自己思考出来的问题,那么自己应该再寻找自己的另一件能力,就是表达,如何重新定义自己的表达,如何通过各种技巧,各种问题,把自己要表达的东西说得更清楚,更好地让大众接受,当然自己最不一定要去屈从大众,但是自己以后每一次点赞,每一次转发,都应该试图从文学的层次去仔细地分析一下,这篇文章是如何将意图传递给我的。在文章表达上,到底是什么样的一种思路。
  • 关于牛人的思考
    • 到底什么是牛人,牛人貌似都是一种非常舍我其谁的傲气与自信,一种,你看,哥是这么牛逼的狂气,这样牛人才会自恋,才会爱上自己,但是貌似自己目前而言,知道自己和真正的牛人相比,貌似还差着一截,所以经常会想自己应该再吸收吸收,不过不必要了,对于很多内容,很多信息,正是由于自己的时间投入,自己对自己创作的自信,才会真正地在不断成为一个输出的焦点而不是一个只求输入的信息源。输入是没有用的。
    • 所以每次在与人交谈之前,甚至如果要做一个输出源,每次在见人之前,都应该去做一些准备,自己准备做什么,准备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