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人

地铁里清醒的日光灯 甜美的女声 换乘站客流较多 穿堂而过的风     粒子中蜷曲的第十根弦 被露打湿的声音 午夜犹自清瘦的逻辑     真理在被证明的时候 被团成废纸 扔了一地     困倦是解不开的钮扣 七零八歪的梦

继续阅读 …

Python 之gil 之一,gil初窥见

昨天做ppt,并没有来得及写百天,今天下午终于把准备了一段时间的gil讲完了。 效果一般。   自己一段时间之内都有一个毛病,做分享或者演讲,经常是先做加法再做减法,先疯狂地阅读极多地文章,然后画一张巨大的导图,然后在在导图的基础上反思压缩,最后提炼出一篇文章或者ppt出来。   这样有一个很大的问题的。   自己一向比较贪婪,对于信息,对于书籍,对于知识,总是想囤积,收取,榨干。 所以经常做加法做到最后一[…]

继续阅读 …

星云奖之二之DNN(深度神经网络)

写下这个题目,心中其实很惭愧,整天拿着老本行在外招遥撞骗,但是其实在这个老本行中却并没有什么过人的建树。     DNN自己只是粗通,曾经在某俱乐部讲过DNN比较底层的递归玻尔兹曼机RBM,这个模型应该是当下DNN中最火的模型之一了,当年hinton老爷子提出对比散度算法的时候,看那篇著名的论文,其中还没有多么大的野心,只怕老爷子当年也不一定能够预想到自己打开了一扇通向未来之门。     然而当年讲完RBM之后,到现在各种原因,对深度学[…]

继续阅读 …

星云奖以及超体

从周五开始,到今天,已经有三天没有写百天了。 周六参加了一天星云奖的活动。各路人物虽然都已经久闻其名,何夕的六道轮回,伤心者,审判者,当时读时都觉得非常震撼,现在再看起来,却是各种幼稚。 王普康的科幻总有一种大杂烩的感觉,却不记得他写过什么文章了。 那个时代读科幻世界,和老贼们相互传阅。 那个时代和她谈论四维空间的可能性,以及使用一种更直观的方式去理解空间的弯曲。     今天见了这些作者们,除了刘慈欣,还依然能够给我能量之外,其他人都[…]

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