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是难堪辞庙日

这题目起的比较怪,毕竟今天是单位年会,算是一个众人欢乐的场合. 可是今天过得却是五味杂陈,稀奇古怪. 身份证丢了. 之前一次去一个滑雪场滑雪,当天折了滑雪杖,丢了电纸书,本来已为无计,已为绝望,好在当天桥哥和我一起,晚上九点多的时候,回到那个市荒郊人烟稀少的滑雪场. 更神奇的是在经历了整整五个小时之后,那电纸书居然安安稳稳地躺在滑雪场的办公室里. 我记得谁曾经在回国后,说国外某地,也许是美国,也许是港台,也许是欧洲,说那里的人,都长了一[…]

继续阅读 …

我仍然无法和你相处

我仍然无法和你相处 为着加快的心跳 强自的平静 以及用尽全力才不会颤抖的声音 我仍然无法和你相处 如果我还想工作、生活 还想留在这个有你存在的世界 我只剩下诗歌这一种沟通方式 能够从例行的生活中抬头看你 也回头看我自己 那些捆死在礼节里的句子 以及窒息在逻辑中的推导符 那些让我宽容的东西 也让我不再锐利 一切都好 只是 我仍然无法和你相处

继续阅读 …

一个字的重量

每分钟说三百个词 让叶子来不及落下 命令斧头砍进骨头 乘地铁迎面撞碎黎明 又摆尾击破午夜 抓往高楼垂下的绳索 努力攀援 扔下镇纸,太湖石 以及珍藏以久的戒指 抱着选择一起从楼上坠下 还是压不往被风吹走的句子 而远方 在阳光沉醉的院子 她拖着笔写下一个字 用掉了一个下午.

继续阅读 …

写给宫二———一代宗师影评

又看了一遍一代宗师。 本来是一个无奈的选择,只因晚上排片只有这么一部了,但是却不料如此意外的好。 相比之下,两年前的那部一代宗师只是一部未完成的作品。 还记得那时看完这片子之后,只有只零破碎的句子,却没有一气呵成的主旨,就像宫二打宫家六十四手,只看到雪地纷飞,冰棱四贱,却不见正主,不窥全貌,没有那叶底藏花花现时的惊艳,行云流水冰破时的的温柔。 直到这次二剪,才知道一剪只是预演,只是对宫二美的预告,只有当前因后果,如飞刀断絮一样在雪地中泼[…]

继续阅读 …

新年新作息

6号了,百天完结后,博客的速度还是慢下来了,这倒是题中应有之义. 这几天的生活无甚可说,虽然说学习的内容仍然保持爆炸的状态.不过最值得一提倒是自己最近两天的坐息习惯. 轻易地从一个极端到另一个极端,前阵子是不到二三点就不睡觉,最近却是一到二三点就起床了. 昨天11点睡,到了三点四十醒了后挣扎了好久,还是又睡到五点四十,算是一个正常的睡眠周期. 今天却是九点就睡了,于是一点二十醒,勉强自己去睡觉不好的,若无闲事挂心头,人生本来应该想睡就睡[…]

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