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几日的总结

近几天学习状态不甚好, 很多琐碎的工作, 当然工作之所以琐碎是因为还没把它变得不琐碎的能力. 因此今天也只能泛泛地谈一些东西.

 

 

近几天一直读高斯, 深深地体会到欲速则不达, 这次相当于重读第二章, 原因是之前第二章读得实在是太差,  当时打女娲, 赶进度, 但是进度这种东西, 越赶越没有效率, 反而是沉下心来一点点地啃, 才会发现自己进步神速.

 

近几天做的事情大多专业化程度过强, 而且讲出来也无甚意思, 比如一来是为gensim画一张流程图, 很详细那种, 仔细地画出每一个函数的流程关系, 在每个函数中主要做了什么, 输入输出变量是什么, 做了哪些操作等等. 图还没画完, 但是在画图过程中加深的体验就是, 不能放弃纸张这样的介质, 我近年来一直想慢慢地进入纯无纸化工作与学习, 现在演题也在ipad上进行, 画导图, 输出文章更不用提, 但是使用纸质的东西还是会给我一种不一样的体验,  说不清楚这种体验是什么, 也许是因为它不发光, 写作流畅, 而且你对于一张纸是采取完全的俯视的, 不像电脑一样, 是平视, 这几点加在一起, 就让你在面对一张纸的时候, 更加地有一种控制感, 不需要付出哪怕一点点的精力地进行内容之外的任何思考, 而使用电脑打字 , 打错了要删除而不是习惯性动作地一划了之, 因此在电脑上工作, 总归是不如纸那种流畅的.

 

其他的事情 , 都是术的层面, 技能层面的强化, 比如推高斯分布的一些公式, 比如写程序, 而且这两天也没有发现特别值得一提, 或者记录的小的技术点.

 

因此总结的话, 状态很不好, 今晚需要好好地进行一次精疲力尽的阅读才行.

 

前几天和朋友聊天 , 谈到说话. 在两种状态的时候我会为自己说的话而高兴, 一说是像钉子一样的话, 正好敲在时间的上下文里, 就像禅宗的棒喝, 话能和整个场景呼应从而产生一些奇妙的效果. 有时写的一些双关诗就属于这种东西.

另一种超过自己的知识阈值的话, 比如读书或者思考 , 发现有某个东西, 也许是很小的一个条目, 但是能给自己一种新鲜的体验, 这个问题自己以前没有这样想过, 这个事情自己不知道而且意味着什么, 这种表述方式深刻而直接, 总之在自己的大脑中, 对这个知识或者句子还没产生疲劳. 那么这话就值得一说.

 

除此之外, 大多数时候, 无法带给我新鲜体验的话, 不如沉默.

 

所以当我沉默的时候, 其实是我无能的时候, 因为我无法创新, 也没有足够地外界新鲜体验来给我high起来.

希望自己沉默的时间越来越少.

某个雨夜

写些什么呢, 在这个醉了的雨夜.

不想写什么, 美好的时候, 享受就好, 虽然按照惯例, 雨夜应该是感情的, 是蒋捷的, 不过这次这个雨, 却属于小白船, 属于关牧村. 属于斜风细雨不需归, 以及一蓑烟雨任平生.

 

从来也没有想过这样兴致盎然的雨夜, 就像下雪的时候,  兴奋得必须在人群中大叫一声, 必须在上课时重重地咳一下, 才能表达心中溢出的开心.

 

前阵子读不安之书, 总感觉自己就属于那种不安的灵魂,  这种不安, 即是恐惧, 又是厌烦, 即是不安份, 又是不安全, 于是乎, 才有哪些复杂的过去, 才有这样奇奇怪怪的现在.

与人的关系很奇妙, 我应该是误判了我自己与人的关系,  我们之间没有默契可言, 也就不是什么更进一步的关系, 这一年, 到处声称自己有女朋友, 也许是心中安定在这里了, 也许是是借着她来逃避真正的感情. 喜欢她的一个原因是因为大家相处还挺开心, 另一个原因是轻松, 没有负担, 彼此都不介入彼此的社交圈, 彼此都像是异世界的来客, 也许带着一部分自己想成为的样子, 却终于还是大相径庭.   当然更多的原因就不说了吧.

 

有时想这人生, 就像此刻酒醉, 妄图把远处的楼房包括在自己的脑袋里, 起伏悲欢, 对得到的厌弃, 对失去的追怀, 情感得失的守衡律除了用一个贱字来形容, 也没有什么好评论的. 我们的神经递质既然经受不了长时间的高兴奋状态, 那么长时间的爱情以及永恒, 都是我们的一个迷梦.

 

有时会怀疑, 这一切也是一场自我实现, 当我刚一开始道德的负罪感, 对未来的不确定, 对给他人幸福的不自信被他人觉知到的时候, 他人觉知到的, 也只会是不可靠, 不安定, 当一些时机错过, 也许我们就会永远错过.

 

虽然这一切都在慢慢治癒, 慢慢地开始敢于去push别人, 敢于去抢夺一些东西, 慢慢地变得自信, 相信自己就是那个最合适的人, 然而过程仍然漫长, 就像深谷的芙蓉花, 绽放总归需要一整个春天的成全.

 

很想感谢, 可是又感觉如此美的夜晚, 感谢显得很矫情, 所大恩不言谢, 大美也不需要感恩. 就像对厨子最高的感谢就是把餐盘吃得一粒米都不剩一样, 对真正的美的人们的感谢, 也最好是把这一杯酒喝尽.

 

东临碣石藏海雾, 碣石潇湘无限路.

一杯干尽东海水, 一睡梦沉三千年.

 

有些修行注定要经历的, 对于哪些爱过的人, 吻过的唇, 牵过的手, 在雨夜想到的时候, 无非是一饮而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