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谁独立风中宵, 为谁清夜舞镜前

罽宾国王买得一鸾,欲其鸣,不可致,饰金繁,飨珍馐,对之愈戚,三年不鸣。夫人曰: ‘尝闻鸾见类则鸣,何不悬镜照之。’王从其言,鸾睹影悲鸣,冲霄一奋而绝’———南朝宋・刘敬叔\<异苑>

人生最痛苦的时刻是个人的.

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一篇影评, 不过剧透是一定的, 当然其实也剧可透, 因为剧情就是那么简单, 侯孝贤的电影不重剧情, 重气氛, 重感觉, 重那个”味”.

记得当时看\<the hours>的时候, 那个抑郁的作家曾经说过, 我想把这一切都写起来, 把这房间的味道, 这毛巾刚洗过上面带着香皂香, 这凌乱的房间散乱的木板上的木刺, 这身上披的衣服绸子似的轻柔, 这纹理, 这气息, 这颜色, 这光线, 我想把这一切都写下来, 这空气中的每一丝都像一根针在刺着我的皮肤, 我想把那种刺痛写下来....

你看一部电影, 没有背景音, 几个人物面无表情地坐在那里看着一个小孩撞鞠球, 鞠球从这头撞到那头, 然后”咚”的一声….

就是这种声音, 一种粗糙的、被放大的真实, 除了让你发现你自己在这世界面前都有多无力之外, 没有其他的东西.
那烟水秋寒, 残烟落照, 凌峰而立时一场大雾弥漫整个人生, 伸手不见五指, 美则美矣, 却还不如这鞠球撞到台面时’咚’的一声.

甚至想: 世上只有两种青鸾, 一种木讷死板, 一种力竭而死.

关于我们的选择

最近颇多选择, 好久没有这种触动心性的选择, 当干一杯.
有些过去的事不必再提, 我依然感谢那些使我成为我的人和历史.
然而感谢并不掩盖有些时候, 我是一个混蛋的事实.

我能为自己所谓的理想舍弃到什么程度?
关于我自己所拥有的, 或者可能拥有的, 在可能的范围之内, 抛却还是不抛却, 那是我一个人的事情, 然而在超出我的范围之外, 我应该为这种追求置他人的利益, 选择于不顾么?

有时回看自己, 经常感谢天意成全, 没有残废, 没有先天缺陷, 一路跌跌撞撞, 却还是在做着自己喜欢做的事情, 没有陷入到完全不可处理的伦理难题. 没有被世界逼到一个角落, 必须要在自己要去的地方和自己坚持的方法中选择其一.

然而若有一日, 在成为一个好人, 和达到自己的理想之间必须要做出一个选择的话? 我会选择那个?

孤独是一种心头之刺, 愧疚是另外一种.

归根到底, 我是一个平凡之人, 扔进人潮中甚至听不到回声.
很多事情没有做好.

古剑中谢衣有言:

人都是很固执的……尤其在选择要走哪条路时,更是半点不能强求。所以我也无法告诉你,偃术究竟有何用途……我只能说,你最想要什么,就去做什么,那就是你自己的道。

关于经验

思考无甚用, 尤其当它面对经验时.

成长无非就是我们答够了足够多的选择题, 在这些选择题中, 一步步地界定出我们到底是什么, 到底要什么, 到底什么是重要的, 什么是会让我们万分痛苦的.

在选择的道路上, 我做的题还不够多.
发现自己真正想要的, 真正重要的, 年少时说起来何其简单, 何其轻松, 看着一张张脸自信地对着他人呐喊.

不知道每一个词后面都下过多少场大雪, 都还有多少场大雪等在那里.

所谓天凉好个秋, 无非是等到想说的时候, 前尘旧事, 一张张脸浮现出来, 一个个被针刺痛的时刻翻涌起来, 竟不知应该说些什么.

My God, grant me the serenity to accept the things that I cannot change;Courage to change the things that I can;And wisdom to know the differe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