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宫

湿婆的舞, 撒旦的果, 善意的笑.
鹿在每一个拐角,
试图撞开蒙着轻纱的窗.
每一瓣开败的梅花
从不试图改变擦亮的磷火

桃花开时, 青铜断裂
杨絮飞处, 白银融化
而木棉上露水的滚动
是铜磬, 还是金钹

别忘了月色
照在九州的心上
氤氲的光血痕交错
响亮而又沉默

那件刺绣
想必你已无法再为我完成
雕刀下未读完的信纸滚落
在纹理间
在盘针处

美如六字真言
无路可寻, 亦无力忍受.

好久不见.

上篇文章写于3月2号, 彼时还亲切的文章里用第三人称称呼一个人. 而此时已删号断连, 淡若轻烟.
所以才把文章起了这么个名字, 好久不见.
最近一直在读\<机器人叛乱>这本书, 书中提到, 我们应该对自己所持有的观念进行系统地厘定, 如果借用理查德, 道金斯的观点, 所谓文化观念之流, 大都都是所谓的迷因, 我们阅读, 思考, 传播, 很多时候不是我们在思想, 而是思想的迷因在传播自己, 迷因在借着我们来复制和繁衍.

在这个过程中, 迷因并不会在意载体的利益, 载体是死是活, 是痛苦是欢乐, 迷因并不在乎, 只需要载体曾经讲述, 记载, 言说, 交流, 迷因就会得到传播, 这一点比基因传播的手段更轻便, 因而迷因也就更不在载体.

我一直觉得在熟悉和新鲜之间需要保持一种平衡, 对于得到一件东西所应当付出的代价非常坦然. 甚至会认为没有代价是不是正常的, 充满阴谋的.

所以对于平时里无时不刻不在追求新鲜, 对重复的言语无法忍受三次的人来讲, 好久不见这几个字的使用, 在我这里却重复成一个徽标类似的标识物.

曾经看过一句话, 说在这个一个城市里, 大多人你遇见, 然后半年之后就会失联, 如果你们竟然超过一年还有联系, 他八成会是你一生的好朋友, 而如果你们居然过了三年还在一起, 甭管男女, 嫁了吧.

一周换一个新点, 三个月换一个女朋友, 半年换一家公司, 一年搬一次家, 而三年, 三年前, 你还记得你那时候的模样么?

上次听到一个人对我的评价, 这个人劲劲的, 浑身透出来的仿佛就是在说”我很穷, 但是我就是很有品”.
我听了后感觉很喜感, 甚至很同意, 拿腔拿调这个评语放在我身上也许不冤枉, 甚至挺喜欢的, 化性起伪这种观点我很赞赏, 岳不群如果装多装了半生, 那就可以迁入孔庙称圣了不是么.
可是却还是觉得很赞叹, 为那种人与人之间的不一致性, 你看不到自己从来不看的东西. 你也看不到自己习以为常的东西, 所以, 好像, 你能看到的, 只有两种东西是么? 一是你有别人都没有的东西. 二是你一直渴望却从来不曾拥有的东西.

最近其实发生了很多事情, 有天, 心发现他自己不跳了, 有天, 人站在一个曾经自卑过的形象前迎着满是赞叹的目光自吹自擂. 然后发现, 人生并没有像想象中那样充满戏剧性, 甚至戏剧性本身也并不值得追求, 真正让人为之惊讶赞叹的, 永远是突破结界的灵魂, 一路相伴的灵魂, 回头一看, 灯火阑珊的灵魂.

我曾经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见过世界, 所以想努力看一看, 现在觉得, 并不需要阅尽千帆, 才知江水的流向, 我如疯似狂的爱过, 心悸魂动的爱过, 调情逗弄的爱过, 到底有没有被爱过, 发言权不在我. 我也不想评论. 都不重要. 只是觉得一切真的挺好.

此刻, 看到微信朋友圈中转的, 快手的文章.
顿时对感情事不想多置一词.

有几个目标一直驱动着我, 为这个我所生的地方和人们做点什么, 做些有趣有意思的事情, 发现一些和最终极规律相关的奥秘, 被人喜欢.
在这个世界里, 很多事情说出来像笑话一样, 我并不怕把这些事情大声说出来, 只是我也懒得和不理解这些事情的人争辩.

孝道尽得不够, 可是也并不理解那种父母和子女之间没有边界的关系.
最近分答很火, 不过对王思聪这种话题榜类似的消费无感, 会想到从果壳出来, 好像有点小遗憾.
不过还是无悔. 从价值判断上, 我还是喜欢我们单位.

做了这些努力, 就算最后没有改变什么, 那也无妨.
不是结果导向的人.

我只是选择用这种方式来渡过这一生.

是个自私的人. 不过不是个坏人.
酒来了, 还可以再就着写会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