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宫

湿婆的舞, 撒旦的果, 善意的笑. 鹿在每一个拐角, 试图撞开蒙着轻纱的窗. 每一瓣开败的梅花 从不试图改变擦亮的磷火 桃花开时, 青铜断裂 杨絮飞处, 白银融化 而木棉上露水的滚动 是铜磬, 还是金钹 别忘了月色 照在九州的心上 氤氲的光血痕交错 响亮而又沉默 那件刺绣 想必你已无法再为我完成 雕刀下未读完的信纸滚落 在纹理间 在盘针处 美如六字真言 无路可寻, 亦无力忍受.

继续阅读 …

好久不见.

上篇文章写于3月2号, 彼时还亲切的文章里用第三人称称呼一个人. 而此时已删号断连, 淡若轻烟. 所以才把文章起了这么个名字, 好久不见. 最近一直在读\<机器人叛乱>这本书, 书中提到, 我们应该对自己所持有的观念进行系统地厘定, 如果借用理查德, 道金斯的观点, 所谓文化观念之流, 大都都是所谓的迷因, 我们阅读, 思考, 传播, 很多时候不是我们在思想, 而是思想的迷因在传播自己, 迷因在借着我们来复制和繁衍. 在这个过程中[…]

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