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丘

阴天。

写字变得越来越困难。早先一个也很喜欢写字的老友,在她的博客中留下的最后几篇文字中说她自己『越来越沉默』。

她和我同年,早我一月。

我虽还不至此, 不过也大抵感觉到, 写字变成一件越来越吃力的事情。

因为不知道为什么而写。也不知写给谁看。

如果连自己都觉得自己某种情感的抒发是奢侈和多余的时候, 写字就变得完全不可能了。

有朋友定义爱情是『愿意和你一起虚度时光』。

那么热爱写作, 应该就是愿意写些没有意义, 也没有人去看的字的意思。应该。

前几天去沙漠里走了走, 连绵不绝的沙丘, 看起来横亘天际, 走上去的时候, 一踩一陷, 大口喘气, 沙丘的曲线在未攀登上去的时候绝美。而登上峰顶后, 看着自己来时的脚印, 会有唏嘘, 却不再有对沙丘本身的美的震憾。

登顶的乐趣在于远望, 看着远山四边无际的沙丘, 想象自己化身千百, 每个丘峰都走上一走。

在峰顶时的自己, 如果有人在峰底看的时候, 也会觉得这人好厉害。 自己却知道, 其实一步步走上来, 没有什么难的。

然后在这个过程中, 本来激励着自己登顶的沙丘之美, 已经被遗忘迨尽了。

然后就是快步地下峰。

歇一阵子, 继续这个过程。直到把类似的风景都看倦。

这么写起来, 倒是和人与人之间的遇合, 人的欲望都出奇的相似。

沙子是也是一种神奇的物什, 因为轻, 因为抓不牢, 因为细小, 因为留不下痕迹。

爱毕竟是要得到。有时想这种得到的执念中似乎不可避免的带着一种摧毁和破坏, 就像自己走上沙丘时的脚印一样。

有时人生艰难得像刚失恋时甲方打来的一个催问故障的电话,有时人生又轻易得像经过的天鹅掉落又被风吹走的羽毛。

阴天的时候, 音乐和空气都浸泡着浓浓的药味, 提醒人们关于意义和无意义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