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到三十

或者是因为这个年纪更好, 却也更老了。
所以今年的生日过得非常的沉默, 除了两个朋友之外,其他人也都不记得了。

当然自己最近这种人畜勿近的样子, 记得和不记得也都一样。

时间笔记记到第十二篇, 确实感觉时间感比之前好了很多, 一天能做多少事情,一周能做多少事情。
前阵子有次在路上冥想,觉得时间笔记就是一种在时间中的冥想,时间变成一个连续体, 不再有一天天的间隔, 只有一个时间段一个时间段的区分。
在记时间笔记的过程中, 过去未来都被整合到了当下。

就像在冥想的时候, 至远和至近都被整合成身体的每一丝触动。

整合自己的方向是进一步的离弃。
手术, 工作, 感情,和家人的关系, 下一步的打算。
周六和母亲大吵了一架,表达了一些以为这辈子都不会表达的情绪。

依然是主动的离弃在时间之外, 不想被任何人看到,即自怜的自卑, 又可憎的傲慢。

有些若存若亡的故事, 若断若续的感情。

还好, 慢慢适应和这些相处。破碎和分裂的自己, 两个名字,跑反式的生活,稿子还没背熟时的舞台。
更加的会因为一时的情绪而表现的更好或是更坏。
更加的放肆和直接。

分明是一切都晦暗阴明的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