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与足

说起来人类确实是很奇怪的生物, 看地图的时候, 会感觉某些世界某些场景只存在于传说之路, 似乎永远也无法抵达, 抵达了之后, 又每每在兴高采烈之后安之若素.

这次日本之行可以说很圆满了, 完成好几件事情.

  • 一个人独自在语言不通的异国他乡旅游.
  • 终于在不尴不尬的跑完半马的两年后, 完成了人生的第一场马拉松.
  • 在北海道滑了一次雪.
  • 以及其他的一些新的体验.

其实我对于旅行这件事是没有什么兴趣的, 赶赴一个陌生的地方, 根据别人的推荐, 拍几张自己对之一无所知的照片. 或者购买一些成分相同只有标签差异的商品, 我对这样的生活充满不解.

所以近年来虽然说也算去了一些地方, 但是总归需要有个由头.
仔细想想, 这个由头, 就是完成一种幼年的记忆, 以及补完自己的人格拼图.

男孩从未长大, 只是渐渐老去.
应该可以这么白烂的表述吧.

这种感触最明显得应该算在甘肃的魔山跑了, 当时登到戈壁山脊, 沿着山脊向远山奔跑时, 听着仙剑四的织梦行云, 恍然自己就是云天河, 仙剑四的人物造型已经有些逼真了, 当时发布的有一个宣传动画, 云天河在枫叶中奔跑, 在冰川中奔跑, 在不周山的浮空山脊上奔跑, 场景不断的转换, 画面的色调或鲜艳明丽, 或肃穆庄严, 或鬼气森森, 但是奔跑在画面正中间的, 永远是那个头发乱蓬蓬的, 衣着打扮甚不讲究的云天河.

这就是仙剑之于我的馈赠之一, 我迷上了那种奔跑, 在沙漠,戈壁, 白雪, 枫叶, 海边, 湖畔, 在这个变幻不定的世界, 用同样的姿势和同样节奏的呼吸奔跑.
呼呼呼呼,吸吸吸吸.

人是一种很奇葩的动物, 他们不禁想去了解世界, 还想去印证这世界和他们理解的一样.
所以跑步也许就是我印证世界的一种方式:
似乎有一个当下的目的-----一个小时的时限, 或者比赛的终点.
不断的追逐习惯与离开-----在一种风景中, 奔跑沉浸, 然后再离开奔向另一道风景.
似乎有常, 似乎无常------像画面中间的云天河, 和作为画面布局的市镇, 仙宫与鬼窟.

然而奔跑总归会有一个终点的. 虽然它并未出现, 等到风景都看透, 也许真的, 会有细水长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