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学不专业

葛印卡内观十日记-之五–认祖归宗

早在第三天的教导课, 葛印卡就提到第四天是非常重要的一天, 也是非常艰难的一天, 而第四天一起床, 我就感受到了这种艰难, 和修行无关: 我的脚痛依旧, 而且似乎更严重了一些. 甚至一度想, 干脆退出得了, 毕竟谁知道打坐对痛风到底是有益还是有害. 但也只是一闪念, 十日的假期并不是随便就有的时间, 再忍一忍试试, 我想.

之前在第一篇中提到的那位居士同事, 行文方便, 以后姑且称其为一休. 一休在第三晚上看到我的脚伤, 曾经送来一盒跌打膏药, 由于禁语的缘故, 这个赠送的过程极为利落, 几乎是他敲门, 我开门, 然后他递过来一盒东西, 掉头就走. 留下我我还在愣神, 不知发生了什么. 低下头来细看那盒物什才明白是膏药, 遗憾的是痛风时只可冰敷, 而那膏药的说明书上画的艾灸图片一看即知不甚合用.

但是这也倒是提醒了我, 这次痛风我一直被动等待, 并没有采取什么措施来纾解疼痛, 于是我打了一盆凉水. 开始了一日三泡脚的生活.

上午九点, 必修课结束, 助理老师预告, 下午将有内观法门传授, 三个小时不能离场. 请做好准备. 少喝水, 提前排空膀胱等等.

除此之外, 宿舍和食堂大厅的日程表上, 也用大大的黑体字写着: 今天是内观日.

终于要进入正题了. 我想.

内观–修习了九年的身体扫描

下午三点, 各人来到禅堂, 闭上眼之后, 那个绵软的南方口音普通话讲了一会闲话后, 说我们开始来练习内观, 下面, 把你的注意力放在头顶上.

我心中一震: 这内观该不会就是我已经练习了九年的”body scan”吧.
说起来”body scan”, 还要回溯到大学时代, 当时一度看<<lie to me>>, <<超感神探>>上瘾, 再加上其他的一些原因, 就开始系统的学习心理学, 尤其对一些神秘技法, 例如催眠, 解离等等兴趣浓厚. 有天在verycd.com上下载到一个催眠合集资料. 就如获至宝的照着修习.

那资料很多, 什么门罗, 廖阅鹏, 各种叫不出名字的所谓大师, 大多数现在都不记得了, 但是惟一印象最深刻的, 就是一个不知名的放松音频. 大概的流程就是,
“找一下舒服的不被打扰地方坐下来, 保持脊柱正直, 开始放松头顶, 在脸上绕一圈… 开始放松胸腹, 仔细感受你胸部的每一块肌肉, 再放松一些….开始放松双臂, 把注意力沿着上臂往下移…. 大腿小腿….脚踝脚趾…..好, 现在你完全放松了, 你是一个非常有精力的人…待人和善的人…别人都喜欢你….把这些想法记录到身体中每一块肌肉里…..一旦听到action这个单词, 这些好的想法就会立刻涌现出来…..你的精力就会重新充满全身.”

自然, 原始的音频比我的这个流水帐记录要详细的多, 每个部位, 每根汗毛, 重复不断的提醒你再放松一点, 再仔细一点 但是框架就是这个样子.

由于当时这个催眠音频是惟一让我体验到超越体验的东西(跑步时一次action让我全身过电, 比平时多跑了近两公里.). 因此当时接触的那些神秘知识, 最后只有它留了下来.

再后来的年月里, 我又看到积极心理学中对冥想的推崇, 我就按照自己的理解, 把这个催眠音频改造成了我的冥想流程. 并从2012年左右开始, 断断续续坚持. 其中14年到16年坚持得比较勤. 更仔细的内容, 写在本博客之前的我的冥想历程这篇文章中.

而此刻, 坐在禅堂, 听到熟悉的”集中注意力到你的头顶”, 这意味着我自创的法门, 终于认祖归宗, 自然叫我激动万分.

“现在把注意力集中到你的双臂上, 感觉你上臂的感受, 无论是冷的感受, 热的感受, 针刺的感受, 电击的感受, 麻木的感受, 不要去厌弃那些不愉悦的感受, 也不要去留恋那些愉悦的感受, 只是如实的觉察你的感受, 用平等的心来观照这个感受, 一旦你感觉到细微的感受, 就把注意力移到下一个部位”.

听到这里, 我终于无比确认, 葛印卡所谓的内观, vipassana, 这个号称是佛陀在二千五百年前的原始教法. 就是我一直练习的”身体扫描”.

想来是催眠先从佛教中化用了这个技术, 后来我又心理学的启发下, 重新从催眠中把这个技术恢复到了它的本来面目.

这一发现令我浑身热血沸腾. 幸好这是在冥想打坐, 有些平等心和如实觉察作为托底, 还不至于因此兴奋的跳跃起来.

细微的差异

终于内观的传授教导完了, 在收尾的教导中, 我也发现了一些细微的差异.

专一与贪多

我一直练习的冥想的完整流程分为五个阶段, 在全身觉察之后, 还有”空无一念”, “混同五感”, “观照意识”三个步骤. 而葛印卡内观没有后面这三个步骤. 这当然是因为我当时在设计时参考了心理学界对不同种类冥想的分类, 并试图把这种种类的冥想都放在一个过程中的原因. 但是也因此, 有贪多嚼不烂的嫌疑.

科学与宗教

葛印卡内观对于平等心极为看重. 而我的冥想设计中并没有过于强调平等心, 实际上, 如果你要保持一个对全身的逐一觉察, 一种平等对待所有感受的态度是自然发生的, 因为如果无法对所有感受一视同仁, 那么你是无法顺利的完成全身觉察的过程的: 你或者就是停驻在一个舒服的感受上不再前行, 要不然就是回避一个不舒服的部位留下空白. 这都无法完成”全身觉察”这个目的.

但是葛印卡内观毕竟出自佛陀教法, 从根本上说, 与我改造的世俗冥想有根本目的上的不同, 我的冥想目的, 只是为了让自己在俗世中生活的更好, 甚至于获得一些超感体验. 而佛陀的目的, 是如实的洞察人体感受的实相, 洞察”无常”这个本质, 以及”诸漏皆苦”这个佛教真理. 这种追求的不同, 导致在实际操作上, 我的冥想设计还是与传承教法出现了偏差, 而这个偏差, 或许如佛陀所说, 导致人执着于超感体验, 反而无法拥有更进一步的冥想修为.

这节小标题起名为科学与宗教, 但是在我看来, 科学与冥想修行只有一线之隔, “诸漏皆苦”是一个价值观, 抛开这个价值观, 当前对于冥想, 科学与宗教的分歧其实是意识科学中关于意识本质, 身心两元的讨论, 意识的构建到底需要不需要考虑量子效应(微管说VS神经网络说), 人体中已知的大脑皮层能不能处理更广泛的神经信号(神经可塑性), 一些被认为是非自主的生理过程, 有没有可能部分自主化…

当前意识科学才刚刚起步, 计算神经学的路径大多都只是模拟常见生理事实(宏观的模拟非常困难), 脑科学的路径还停留在还原论的层面界定脑区(对宏观功能的功能综合非常困难). 在这些探索中, 对长期冥想者的实证研究都是很重要的一环. 因此, 简单的以宗教而否定冥想, 甚至更极端一些讲, 否定佛经中佛陀对深度冥想中一些体察的论述, 比如”一刹无尽生灭”, “身体, 骨骼, 肌肉皆尽消融, 还归于粒子震动”, 我以为并不可取.

人类简史中有提, 宗教与灵性是完全两种不同的事物, 宗教是从属于社会控制的, “放下屠刀, 立地成佛”, “前生业报, 今生行善”, “念彼观音力, 普渡无边方”, 这是神佛之力, 是宗教摄服, 是阶级麻醉与统治压迫. 但是”如何观呼吸”, “如何摄心伏念”, “深度冥想中有什么样的感受”, 这是从属于个人感受的.

虽然往往宗教的开创者与前行者往往是在讲个人修行, 然而一旦普及开来成为宗教, 修行中的一些非常特定范畴的道理就往往被滥用成宗教信条. 进而成为迷信. 因此修行与宗教又好像缠结在一起, 无法区分.

快扫与慢感

另外的一个差异就是, 我之前在操作流程中, 一般要出现很细微的感受才往下走, 而葛印卡的教导是, 一有感受就走, 如果感受很模糊要停留, 也不要留超过一分钟. 这个差异可能还是与我贪图细微的超验的感受有关.

结语与预告

转眼本文已经写了三千字, 根据人们一向的阅读习惯, 我觉得该结尾了.
下一篇将仔细来讨论, 冥想中的那些超感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