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学不专业

葛印卡内观十日记-之六–森罗万相,千竹破体

这可能是整个系列中, 最玄奇的一篇了, 但是无论如何玄奇, 至今为止, 也并没有脱开心理暗示, 生理反应的框架.
同样的, 无论某一个体验多么美好, 对于内观这个体系而言, 都要始终牢记, 感受是无常的, 转瞬即逝, 美好的感受终有所尽, 痛苦的感受也终有所尽. 过于追求美好或者回避痛苦, 都是无谓的行为.
对于佛家人来说, 了知无常是为了涅槃寂静, 而对于我等在红尘中打滚又乐在其中的人来说, 享受这个苦乐的过程, 就足够了.

另外更加需要注意, 每个人身体不同, 注意力情况不同, 每次冥想的环境都有差异, 因此以下论述只是自己多年冥想中的一个总结, 并不代表境界或者段位, 也不代表冥想中大多数人都会产生如下体验, 对于冥想同修, 本文或者是相互交流分享对于”粗重”, “细微”这些概念的理解. 对于未体验过冥想的朋友, 本文只可当成一个人的弗洛伊德式式自由联想来看. 其带有非常强烈的个人色彩. 切不可因本文描述的体验, 在之后的修习过程中, 追求执着或者试图复现这些体验. 有些体验, 我现在也很难复现. 这正是”无常”这一观察的要义所在.

本文将第四五六三天的内观放在一起讲. 概因第四天内观日之后, 单从冥想的技法上, 从第四天到第八天, 已经没有大的变化. 只是把扫描和感知, 从单程扫(从头到脚)到双程扫(从头到脚, 从脚到头,循环往复), 从单点注意力扫到左右对称注意力镜像扫, 个人以为这只是注意力注意程度的提升. 因此不再对其中的细微差异做出区分.

下面来详细盘点下, 内观中所体验到感受.

最普通的感受, 存在着一块肌肉

想来大家都看到过样一张脑神经的图示, 如果将大脑中的躯体感觉皮层神经元的数量(或者感知能力?)成比例的做成雕塑的话,那么这个cortex man长这样.

头脸和手拥有极为丰富的躯体感觉能力, 而相形之下, 头皮, 胸腹部, 手臂和腿脚的感知力却差很多.

这一神经学的事实也反映在内观的感受中, 虽然并不完全相符.

在我这许多年的冥想体验中, 感受最弱的就是头皮, 大腿, 前胸后背, 同时感知头皮的时候最容易走神, 如果感知力强, 往往全身都有各种精妙细微的感受. 但是感知力弱的时候(没睡够, 喝了酒, 有重大事件影响心情繁乱), 经常是头脸手还是很容易有各种细微的感受. 头皮大腿, 就只能定位到那块肌肉, 而且除了感受到它存在, 它裸露在空气中之外, 另无其他.

这就是葛印卡所谓的粗重的感受: 大块的感觉无法区分, 无法定位到更具体更细微的一个小点, 有时能感觉到衣物(呼吸带动的衣物轻扫),  但是都非常表面.

甚至会怀疑, 这到底是不是感受.

这就是最基础最普通的感觉, 在哪个地方, 有一块肌肉裸露的存在着.

细微的感受, 针刺电击共振, 肌肉跳动

大多数情况下, 往往只需要把注意力在那个”存在”的地方停留一段时间(葛印卡建议不要超过一分钟), 更细微的感受就会自然出现. 或者是三五处, 似乎有细小的针在扎刺, 或者是一条无规则的细小电流在极小的范围瞬息产生又马上消失, 这两种感受很相似, 区别是针刺是一个点, 电流是一条小折线. 一般来说, 在注意力的正常路径上, 针刺感和电流感都是成片出现的. 但是也经常会有些不在注意力路径上的地方(已经扫过, 或者还远未扫到的地方), 突然毫无征兆的, 出现一个点的针刺电流感. 或者肌肉跳动.

肌肉跳动也是一种相对比较经常出现的反应, 某一块肌肉, 特别是手臂, 大腿, 脸部, 有些肌肉在绝大数情况下都安分守己, 恪守岗位, 但是在冥想中, 不知为何, 偶尔会有肌肉(经常是一小条), 突然抽动或者跳动一下.

以上三种体验, 由于其范围小, 定位精准, 而且快速的发生与消失, 因此往往被称为细微的感受.

在内观中, 一旦在一个部位体会到细微到的感受, 就可以不再注意这个部位, 而按照顺序继续往下移动了.

另外还有共振. 共振似乎又分几种, 共振的体验, 非常像是有人拿着按摩器, 在对你注意力所注意的部位在做按摩, 然后带动你的整个部位以细密的节奏在振动, 我的体验中, 这种振动也有频率的不同, 有时那种共振非常细密而迅速, 有时颗粒度又相对粗糙. 这种共振偶尔会与成片的电流感共同出现.

往往在一次内观中, 如果全身都是这类细微的感受, 就可以进行更进一步的体内观照了. 体内观照又称内穿透是另外一个话题, 没有包括在十日课程中, 因此会在后文其他部分讨论.

再次强调, 内观中, 不要对粗重的感受和细微的感受起分别心, 否则往往欲速则不达, 而且失去冥想本身的真义. 效果可能适得其反.

光感, 通道感, 平衡感与摇晃感

在内观中, 虽然说眼睛一直闭着, 但是实则眼皮还是会有光感, 有时光感的变化, 眼睛注视的方向, 即使在闭眼状态, 似乎都会对注意力的集中程度造成一定的影响. 偶尔在闭眼中, 我瞳孔张大, 立马觉得注意力的感知似乎提高了. 还有时在觉知某个部位时, 身体出现一种感受, 在更加聚焦到那种感觉时也就是提升注意力水平, 大脑会突然轻微的轰隆一下似乎切换到另外一个频率.

至于说通道感, 这个词不太准确, 但是我又很难用语言来描述那种进行冥想之后, 整个人与外界接触的关系, 说两个相关的事实也许有助讨论这所谓的通道感.
一是我之前会尝试在长跑时冥想(冥想其实有食禅, 行禅, 坐禅, 只要保持觉知, 专注一点都可算是), 因为睁着眼, 同时注意力却在感知身体, 很自然的会进行散瞳, 也就是眼睛的视线会失焦, 在这种失焦下, 反而更真实的觉察到自己的眼睛其实只能看到眼前这么二百二度的视场的内容.

但是非冥想状态则不是如此, 因为人的大脑时时在进行周围环境的预测及编码, 因此, 在正常状态中, 很自然的我似乎觉得自己可以感知(不是看到, 是感知, 但是我理解是视觉的一种预测性编码)到身体周围三百六十度的东西. 这种预测编码在我冥想时却是关闭的.

同时另一方面, 在正常状态下, 也许同样是因为预测性编码, 我比较明白我与外部世界是不同的, 是两个事物, 但是在冥想中, 这种区分却是反过来的. 在冥想中,世界不存在了, 所有存在的东西就是注意力路径上那一点感受, 电流针刺, 或者肌肉跳动.

这两者一个似乎是注意力的窄化, 一个又是注意力的宽化, 共同构成所谓的通道感的这种体验. (也是借一种感觉说另一外感觉, 那种所谓的通道感, 或许只有冥想过的人能大概知道我在说什么.)

然后是平衡感与摇晃感, 我们都知道耳朵中有一个前庭, 负责身体的平衡. 我们知道自己是站着躺着倒立者, 通过平衡感就可以感觉得出来.

但是在冥想中, 某种情况下, 这种平衡感会出错. 我曾经在一次冥想中, 感觉到自己彻底的倒立了过去(甚至在之后好几次会追求这种平衡的破坏, 这当然是当时还不懂平等心的重要性).

同样的, 在十日内观的第六天, 某次当我觉察到胸腹部时, 发现自己的心跳或者身体有非常轻微的一左一右的涨落, 接下来我开始顺着那极轻微的摇晃来同步, 开始追不上, 后来追上后, 同步了起来, 形成了上身幅度非常大的摇晃.

由这种感知, 我分明的意识到, 人体的站立或者端坐, 绝不是重心稳定的, 而是小脑在根据前庭的反馈信号无时无刻在随时的调整身体的平衡. 就像当年你做物理实验, 有很多实验要求绝对垂直, 所以就需要一个校准仪, 来不断的左右晃动使得那个液态小球停在圆盘的正中心.

幻相

在冥想中, 偶尔会看到一束光, 或者一个什么神佛形象, 或者什么异常的想象.
这类我经历不多, 比较大的幻相, 就是看到十个自己围着一团火坐成一圈, 以及自己坐在星辰太空之中. 还有就是刚才提到过的, 自己倒坐在墙壁上或者天花板上.

这类幻相之所以值得一提, 只是因为有时它出现的非常突然. 往往你在例行扫描, 突然很快感觉到一个形象.
但是在我经历中, 这类想象的清晰程度都没有到如现实所见, 纤毫毕现的水平. 因此也不多言.

这类幻相, 其实就是和很多所谓的前世催眠一样, 与弗洛伊德自由联想, 罗夏墨迹是同样的逻辑, 盖因大脑实在是太关于编造了, 有时你在冥想中一个眨眼, 带来一束光所留下的残象, 仅仅是因为这残象的轮廓, 就会让大脑编造出一个非常宏大的形象.

这也可以解释, 为什么这类幻相与个人经历, 信仰有非常强烈的相关性特征.

千竹破体

终于谈到这次内观我最奇异的一次体验了. 我把它称之为”千竹破体”

那是在第五日内观日的下午, 午休过后, 我精力充沛, 二点半坐了下来, 就感觉自己这次”定”(根据一休的说法, 定是一个专有佛家术语, 还有细分的粗念住, 细念住, 未到地定, 欲界定等等分级, 我们当前的程度, 根本不能叫定, 只能算在粗念住和细念住之间的一个混杂状态, 但是为简明故, 仍用世俗语言用法)的程度比较高. 于是开始依序观照身体.

当时我取散盘的坐姿, 那禅堂的坐垫略硬又高, 等到从头到脚一遍扫完, 那坐垫已经像一把刀子一样在切割我的左大腿. 还好我这次注意力质量较高, 就继续用功.

注意力慢慢从脚到头扫过来, 扫到胸腹部, 我只觉得左大腿开始自发的肌肉抽动. 同时两臂也开始出现轻微的电流感. 形成呼应之势.

扫完胸腹, 扫到左右上臂的时候, 突然,

我的胸腹部大约二三处, 左右臂大约各三四处, 每处大约弹珠那么大的肌肉群, 开始同时跳动起来.

这种跳动与之前的肌肉跳动完全不一样, 一来是范围大, 之前的肌肉跳动一般只有小指甲盖大小, 而这次足足大了两圈, 二来是多点同时发生.

那种感觉, 就好像是体内多处同时有小人在用力击鼓, 更好像是夏天雨后, 体内有千百嫩竹, 同时要冲破肌肉长出来.

我后来想到, 这种状态很像早年一些武侠电影, 有些邪派高手吸了别人内力之后, 肌肉鼓出来一个包, 然后在体内游走.(这么说真是太二了….)

整个过程大约持续了也许有有二十秒, 然后才慢慢平复下来. 虽然时间很短, 但是个中的体验, 实在是舒畅爽快到了极点.
作为一个性经验不是很丰富的人来讲, 比性高潮应该是高到不知哪里去了……

而且这次千竹破体还留下一个余波, 之后的几天, 每次我扫描到双臂, 细小的肌肉共振和电流感就会非常轻易的出现.

这也使得我留恋这种体验良久.

平等心, 无常无常无常

千竹破体此后再也没有出现过.
而双臂的共振和电流余波现在也慢慢减弱, 虽然还是有一些痕迹残留, 但是已经很淡了, 相信过一阵子, 会完全回复到一个正常的激活水平.

无论佛陀, 葛印卡如何的强调无常无常, 平等心平等心, 但是当这种非常强烈的超感体验来临的时候, 我也只能堪堪做到在冥想过程中, 做到不期待, 不厌弃, 对所有感觉平等的接受. 一旦冥想结束, 回归到正常的生活中, 我又会深深怀念那种舒畅到极致的体验, 那就像西游记里讲的”猪八戒吃人参果, 全身八万四千个毛孔, 无一不舒畅, 无一不欢乐”

回归到生活里, 我还是会打死虫子, 喝酒, 同时对异性的肉体充满欲望.

如实的观照这肉体所产生的各种因缘, 如其本来的面对身在五蕴七苦之中的辗转腾挪, 就是内观中这些平常和超越的体验到目前为止, 所能告诉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