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学不专业

葛印卡内观十日记-之七(番外之二)–平凡的,灵异的,太灵异的

自从开始内观后, 禅坐变得有趣多了, 每一次内观全身扫描, 得到的的体验都与上一次不同, 时间的流逝开始快了起来.
不知道是内观的原因, 还是冷敷起了效果, 或者是痛风本来也应该到要平复的时候, 自从每四天上开始内观后, 我的脚就飞速的恢复, 第五天上差不多可以正常走路了, 每六天上, 已经能小跑了, 每七天, 差不多能大跳了, 正像赵本山说的, 双脚离地了, 病毒就关闭了, 聪明的智商又占领高地了.

同时还发生了一些有点些灵异, 或者说是凑巧的事情.

一休的神通

前文有提过, 一休曾经赠我两幅不合用的膏药, 我本打算还给他, 但是因为脚不灵便, 多一步不如少一步, 于是就拖了几天. 现在脚终于好了, 就打算去1号楼把膏药还回去.

青岛中心的男众住在前院, 分为东西两幢楼, 东边是1号楼, 西边是2号楼, 我住2号楼111, 而一休住1号楼209, 这本早饭罢休息时间, 我在院中溜哒了一圈, 回到宿舍拿了膏药, 绕过两幢楼中间分隔的花圃, 向1号楼走去, 1号楼坐东朝西, 在西面中间有一个大厅, 沿大厅进去, 分别向左右, 也就是南北向一拐, 两排房间就住着各路学员.

我从大厅门进去后, 一下子不知道该左拐还是右拐, 209还要上楼, 左右各有一个楼梯. 干脆随便走一个吧, 反正最多是多走两步路.

于是我右拐向南边的那个楼梯走去.

没承想, 我刚走到一楼楼梯口, 一休从楼道中间刷着牙走了下来. 见了我一伸手也不说话, 我下意识的把这药递了出去. 他接到这药转身就走. 我本来打算张张口解释下这膏药不合用. 这下子. 倒彻底愣住了.

他是怎么知道我要来还膏药的, 一来我绕过花圃时还抬头望过1号楼全楼, 并没有看到有人站在窗台, 二来这边左右楼梯, 他又怎么知道我会又右楼梯上楼, 连我自己都不知道. 三来他的行动这么干脆利落. 绝对不是偶尔遇见.

我心中, 一休修出神通了哎.

当然多年的科学教育, 我仍然觉得这可能只是巧合而已. 只是这巧合发生的有点过份.

内观课程结束后, 我曾经问过一休, 他告诉我, 他确实是在窗台看到我的. 只是这里面还是一点心理效应或者灵异的地方在于, 他本来住东面房间, 即使向窗外望也是望不到东西楼中间的花圃的, 只是他对面西边房间的房间是空的, 他恰好这一天早上刷牙到这个空房间来, 就看到了我, 更巧的是, 他平时看见我也不会留意, 因为有戒律在, 但是那天就恰好注意了, 至于从南边楼梯走, 事实上他的房间离北边楼梯更近, 但是那天福至心灵就恰好想从南边楼梯下来接我.

我后来结课时也去他的房间看过, 这些巧合虽多, 但是如果要硬要科学解释的话, 一来向外张望的问题, 他的房间北向, 但是我当时看过, 他的房间住北眺望便是那飞檐画角的玉皇庙, 而视野的一半正好被主殿挡住, 并不开阔, 而预料到我会从南边楼梯上楼的事情, 或者只是因为人的右利手倾向, 会倾向于选那个楼梯.

当然这也只是强自解释. 到底是不是一种感应或者闪念. 只怕谁也讲不清楚.

人生中这样的巧合很多. 但是有些巧合出来的方式, 却让你感觉”巧合”这两个字实在是太偷懒了. 即使是卡尔萨根讲, 这是个魔鬼出没的世界, 充斥人类无端的编造和想象.

第二个奇梦

第七天晚上, 我再次半惊醒, 做了一个怪梦. 还是遵前所述, 将这个梦记述出来.

这个梦同样从一半开始, 我在单位的前台站着, 单位的其他同事都不在班, 似乎是出去团建去了. 与我同在单位的只有一个女生. 只是梦中她面目模糊, 分不清到底是谁. 但是很明显并不是一个现实中的人物. 我们姑且称呼其为小唯. 我与小唯在单位聊天的时候, 外卖小哥敲门送来一盒外卖, 说是boss和其他同事在外吃饭, 但是由于单位同事远程办公的原因, 四散各地, 因此这次的team building也会同步在线上进行. 快递过来的外买正是让我和小唯在单位进行远程同步.

我打开餐盒看了一下, 还挺丰盛的, 上面辅着几片厚厚的培根, 培根下面则是十几个肉丸子. 我和小唯吃了几口, 然后决定外出走一走.

走在马路上, 我似乎突然才意识到, 小唯穿的衣服是我经常跑步时穿的绿色运动服. 而下身穿超短裤, 还拿着我的Ipad, 我此时心中暗恼, 觉得她的举止不太得体.
正当我要向她说些什么的时候, 她突然往我身后躲, 本来她走在人行道外侧, 我在内侧, 而现在她在向人行道内侧绕, 我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只低声说”不要往外看”.

可是她说得晚了, 这个时候我已经往马路外看了, 马路对面站一个小青年, 他看到我俩, 满脸焦躁愤怒, 正打算穿过马路过来, 不过这里正红灯, 小唯拉着我就要往前跑, 我却不动. 这时心里已经隐约意识到了什么.

终于绿灯, 那小青年跑了过来, 他也认得小唯穿的运动服是我的, 于是大声质问小唯. 两个人拉扯期间, 他还一巴掌从小唯手中打掉我的Ipad, 我一看, 哎呀一声, 连忙去捡. 小唯这时也急了. 她同时留意到小青年并不是一个人过来的, 而是有好几个同伴, 也不知她是怎么说服了小青年的同伴. 同伴之一端着一杯酒过来, 劝小青年放松一下歇口气, 那酒中应该下了什么药, 小青年喝了之后立马就晕了过去, 小唯和小青年的那几个同伴把他塞进了一辆出租车中送走了.

整个过程中我心情十分不快, 似乎是被小唯利用了, 也不知道她是有点喜欢我, 还是想借我来摆脱这个小青年(倒是像她的男朋友), 而且还弄坏了我的Ipad.
想到我的Ipad, 我连忙把它捡起来, 已经开裂了, 于是我打算拿去中关村进行维修.

和小唯告别后, 我一个人走在路上, 这是一条清幽的小巷子, 墙上还张贴着最近要上映的三国争霸主题的电影海报.
这时, 一辆黑色的面包车吱的一下停在我的旁边, 小青年带着一帮人气势汹汹的从车上跳了下来. 说是要捉拿奸夫, 我一看这个架势, 吓得掉头就跑, 小巷子中间有一条岔道, 我慌不择路的跑了进去.

画面一转, 我跑的那条岔道里居然是另外一方天地. 这里是一个巨大的环形山脉围成的湖泊, 而又有一条横隔山脉像一架天然石桥一样把这个湖泊切成两半, 为了简便起见, 我们就叫东瀑和西湖, 整个湖水从东瀑流下来, 并部分的漫过中间的横断山桥, 流向西湖, 在东瀑和西湖中间, 又有两条天然的石梁从正东和正西的位置从环形山上延展而下.

石梁石桥合在一起就像一个十字, 把环形山中的水切成一个四半, 两半属于东瀑, 两半属于西湖.

这东瀑和西湖, 正对应吴王和魏王, 两国也已争斗了许久, 一直不分胜负, 今日吴王又例行来到东梁尽头, 向魏王叫阵示威, 他纠起兵阵, 在东瀑的山石上站满一军, 旌旗招展, 战鼓擂鸣.

细看那吴王的长相, 原来是一个豹头人身的三首怪物, 而且说是豹头也不完全是, 更像结合了豹头与人头的形状, 眉眼气质间长得很像演员胡军, 只是没有胡军的英豪气, 反倒是一股山兽样的野气. 吴王穿一身宽大的灰袍, 半敞着衣服, 大大咧咧的半倚在东瀑西湖间二梁一桥的叉口处, 那里有一方巨大的青石, 东瀑的深青色水色从东边流过来, 半浸没了这方青石, 吴王也不在意. 他斜倚着脑袋对着魏湖低吼, “贼操, 看我吴国兵威, 快快出来, 与我决一死战.”

这样叫骂了一阵子, 魏水边的石梁上, 突然一道红色的身影闪电般的冲了出来, 原来是一头十首狮子, 这便是魏王了, 魏王一口就咬住了吴王, 连爪带口, 几下就把吴王撕成两半. 那感觉就像撕扯一段烤鱿鱼. 吴王还没有反应过来就死掉了.

杀死吴王后, 魏王仰天一声长吼, 然后化身成人形, 一个身形魁梧的中年男子, 而且这一化身就是十个分身. 每个头变成一个分身. 他们围成一圈, 站在吴王的尸体周围, 向着吴国军队冷冷的扫视.

而吴军这时也停了战鼓, 没有一人敢说什么话, 空气中只剩下猎猎做响的吴国旗帜声. 甚至那些吴兵也一脸冷漠, 即不悲痛, 也不愤怒.

魏王见此情景, 摇身恢复了狮身, 沿着石梁回到魏水中.

整个吴魏大战, 倒像一场笑话.

你未尝不曾吃过人

魏王走后, 吴国士兵慢慢的围到吴王尸身旁边, 突然爬到吴王那被扯开的尸身, 开始啃咬. 也不知是仇恨还是艳羡. 或者是不满于吴王长久以来的欺压, 又或者是他们深信, 在这片土地上, 只有强者才能生存, 而吴王的死尸中, 正包含着那些令人变强的神奇物质.

随着他们的撕扯, 吴王的鲜血也流了一地, 这血慢慢的浸入地下, 随着东瀑水流遍了吴地.

此时我站在吴国的边缘的一处家田, 那地里种满了萝卜, 我的一个侄子正在收割萝卜的收成, 他右手拿着一个竹框, 右手沿着田地一棵棵的拔着萝卜, 我站在田地边上, 已经拔好收拢起来的竹框边上, 看着那些萝卜, 随着吴王鲜血的浸漫, 这些萝卜也发生了一些变化, 慢慢的长成小娃娃的形状. 只是这些娃娃的眼睛有得越变越小, 看起来阴险狰狞, 有的却越变越大, 看起来粗砺愚蠢, 我突然醒悟了, 在吴王鲜血的浇灌下, 这片土地上只有两种人可以存活, 那些致力于害人的, 和那些愚蠢而注定要被害的.

这些萝卜看起来越来越可怕, 我的侄子走过来, 发现了这个变化, 连忙告诉了我, 我们放眼望去, 整个吴地的萝卜都是如此. 想来后人吃了这些萝卜, 也只会如此的变化.

我的侄子后怕而心惊的对我说, 原来我竟是最后一代没有吃过人的人了.

我心中同意. 可是又突然惊觉. 我又怎么知道自己没有吃过这种婴儿萝卜呢?

奶与蜜

半夜三点半, 在这个婴儿萝卜的梦中, 我再一次惊醒了. 这个梦是如此的奇特, 此处我竟然对那些冥冥可能注视着我的眼睛充满了敬畏. 我似乎能感受到他们的存在.

我不确定这种对于吃人的连续两次的梦境到底意味着什么, 是和吃素有关系么, 还是仅仅因为我最近在阅读的那本阎连科的<<日光流年>>(当时我并没有读到大饥荒的章节. 所以也没有接触到吃人的描写).

然而我还是要把这个梦放到内观十日的系列中, 因为在这一时刻, 对于那些超验的存在, 我身体在分明的告诉我一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