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格的表情.

好久不写东西, 现在真的不会下笔了, 记不清什么时候看一部电影<时时刻刻>,里面有个老头,拿着手里的毛巾, 用一种撕裂急切,甚至是歇斯底里的语气说,我想把这一切写下来,这毛巾的气味,这触感,这皮肤的抚过的微风,我想把握这一切,把握从细节到纹理从枝干到结构这所有的美.

然而他做不到,那种痛苦就源于触不可及的爱.
爱.
So funny. 似乎我在小时候就想象过自己年长后,颓废的坐在酒吧朦胧的眯着一张醉眼.想爱而不能, 想放弃而不舍.
十几年过去,终于到了梦想中对应的那个日子, 身在彼时彼刻,即有欢喜,又有帐然. 这都是少年时就想到的情绪.

还有一种无法言表的情绪. 说是无法言表, 如果硬要找个字眼来表达的, 也许是空洞.类似于疲惫的空洞.

你不知道怎么诉说这空洞, 不知道怎么表达这空洞,不知道应不应该表达这空洞,正因为如此,故而才空洞.
这种空洞就像好, 现在你开着白噪音, 听着潺潺的水声, 你想自己应该坐在小溪边, 应该听着梁咏琪的<关于爱>, 从青年到少年到中年,无数个类似的孤独时刻,无数个自己听着同一首歌, 风有时候从东边, 有时候从北边或者其他地方吹来,雪有时候大点有时候小点.

无数个自己在思念, 有时候是在思念不同的人, 更多的时候是同一个人.
从少年到中年, 你什么也没有学会, 可能惟一学会的事情就是, 像这样的文章, 不再试图去告诉别人.

你知道这种思念的对象无论在与不在,当这种情绪涌起时,它其实只和你自己有关.就像你无法抵达另一个人的灵魂,另一个人也无法理解你.
不过理解,似乎也并不是那么重要.

前天偶然间,女孩说了句话, 说自己也有可能就这么一直单身下去.你说不会,当时你们走在一起.你有时乐观天真的可爱.竟会以为一瞬就可以是永恒.

然后就像人类所记忆的所有瞬间一样, 那一个瞬间, 也只有成为记忆, 变成文字,像这样被写下来,在若干年后被记起或者被遗忘,才能从那个瞬间本身超脱出来.

才能从那么一个瞬间变成爱.

今天和一位朋友聊天, 提到人类本能的叙事倾向, 近年来复杂和混沌之说盛行, 流行的说法是反叙事, 是看到这个世界繁杂的那一面, 自然世界没有叙事, 塔勒布说.
但是也许恰恰相反,叙事即是结构,叙事即是组织世界的方式.和世界材料的结构,这个世界是有结构的.不是么.

如果不是的话,你为何会反复喜欢上同一个人,为何会从一家公司离开又返回.为何会在三十二岁的这个夜晚,写下这些对自己所说的话.

回到感情的那种柔软的自己,喘一口气, 换个语气.你现在做程序太久,一提到心智,智能,情绪算法就有点被拉走.

困了, 听着这首歌, 竟然想睡觉.
其实到底是什么爱, 于我来说, 这世界的关系有千百种, 爱却是最旷日持久, 最水乳交融的那一种, 那一种爱, 能雕刻表情,能修缮灵魂,能在最深沉的梦里,见到这世界最独特的景色. 那种创造性,深刻性,是最美最有价值的艺术. 把那种爱说成皈依救赎成全都不足.

那本身就是一个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