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性心境的新冠日记

2020年6月11日到6月14日, 北京新冠疫情四天确诊了51人, 这势头比起来2月初的时候有过之而无不及, 幸好, 做为一个”每年都有那么几天”的环性心境患者, 从三月到六月, 今年的郁结期看起来已经过去了.

同样的疫情, 不同的心境看起来的时候, 确实有一些有不一样的感受.

日子比以往更坏了, 郁结期虽然不太看新闻, 却还是知道台海关系紧张, 香港局势严重, 中美签证战,贸易战,金融战甚至到热战都有一定擦枪走火的可能. 南方遇到了堪比98年的大洪水, 还有中印边界,中澳约争,回不来的孟晚舟和订不到一直在推迟的语言考试.

似乎在17年的时候就有人开始看到世界的走势了. 只是有人有行动力, 赶在三年内移民的移民, 出走的出走, 而我属于没有行动力或者气运不佳的那类, 兜兜转转了一圈, 在搜狗折腾了圈又回到了老单位.

有些东西是性格使然, 比如压抑自己向着某些确定性的目标前进, 我始终相信, 自制力是一种可以从内心生发出来的力量,它源于热爱. 始终是平和的热切而不是带着自戗气质的攻击.

再加上这个定期出现的环性心境, 这个可爱又可恨的朋友. 人生看起来,总不会像小说中书写的那么理想.

前阵子没有做太多的事情. 可堪一提的读了那本很著名的小说<霍乱时期的爱情>.
这也算是一个契机了. 16年的时候问她最喜欢什么书, 她说了这本<霍乱时期的爱情>, 在读之前以为是一本在大时代下青年男女的分分合合, 但是读完后, 爱情倒确实是爱情, 但是却似乎和霍乱没有多大关系.

不禁会猜想女生们喜欢这本书的原因, 如果阴暗的揣度的话, 也许她们认为完美的人生是由这么三段爱情组成的. 青涩浪漫的初恋, 稳重合拍的婚姻, 以及守望一生的承诺.

马尔克斯现实的地方在于, 他毕竟知道这三种感情不大可能存在在一个人身上, 因此让乌尔里诺医生和阿里萨一起负责了费尔明娜的一生. 但是他浪漫的地方在于, 即使如此. 这样的安排也仍然是过于完美了.

特别是关于阿里萨, 在大半辈子的寻花问柳之后, 他对于费尔明娜的那种感情,太像是一种对自己的执念,或者信仰了,但是却没有执念中所特有的愤恨或者信仰中所特有的虚浮. 我期待阿里萨能够在某次站在教堂的神祗前问一问自己, 或者和某个女人的床上醒来的时候突然想到费尔明娜并带着愤怒的把那个淫荡的场景和记忆比较, 然而也没有.

这对于阿里萨这么一个复杂的人来说, 实在是太过于刻意了.

或许再设置一个人物来安放这种坚守一生的承诺会好一些. 就像隔壁那本书一样. <献给阿尔吉侬的花束>

只是我们这些罪孽深重人, 只有在午夜独处时才羡慕弱智高登的简单. 第二天醒来, 走在路上, 仍然免不了庆幸自己的才智.

写到这里, 我居然想起前两天在油管因为好奇看到”东方闪电”的传教影片. 很惭愧, 对于这种臭名昭著的邪教影片, 我居然偷偷的看的, 而且不仅看的, 甚至还被感动的哭了出来.

人性或者是无解的, 宗教设置了一条无法证明的公理, 只求此生表现良好. 不问其余, 而哲学追问到公理的构建过程时只留下了一堆混乱的草稿纸一地鸡毛.

这或者是每一个触及到边界的心智的困境, 就像站在悬崖边上眼前一边大雾.

所以才有那么多人, 像<西部世界>的福特, 宁愿把希望交给下一种文明吧.

写了这这么多, 仍然不脱一个碳基生命所能思考的框架. 既然如此, 这文章也就没有办法像一篇好文章那样起承转合(反正这恰巧又是碳基生物的思维局限), 不如安心的像一个碳基生物那样活着. 吃吃肉做做爱. 跑跑步. 谋求一下大脑中的多巴胺效用最大化.

结尾诗:

来自今天的阅读, 躁郁之心中提到的一位诗人,美国的梅尔维尔: a meditation

How often in the years that close,
When truce had stilled the sieging gun,
The soldiers, mounting on their works,
With mutual curious glance have run
From face to face along the fronting show,
And kinsman spied, or friend–even in a fo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