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学不专业

葛印卡十日内观记–之一, 五岳寻仙.

自从2012年开始自修冥想之后, 从中收获了极大的益处, 但是17年之后却停滞了下来, 一来是因为生活发生了各种变故, 整个人消极了很多, 二来也是因为冥想本身陷入了一个瓶颈期, 每天内观三十分钟, 确实可以让自己感觉很好, 但是在冥想中的体验本身却再无进益变化, 偶尔出现一些幻象, 也分不清到底有什么意义. 于是就一直想找个机会再深入地在这条道路上有所进益.

同事是名在家居士, 有次拉他去参加一个关于超越体验的分享沙龙, 活动之后他就推荐给了我葛印卡十日的内观课程. 报名时还不知道这类课程的名额居然会那么紧俏, 九点开始放票, 只是一瞬间, 名额就被一抢而空, 实在是让我大跌眼镜. 好在第二次报名总算是有惊无险的通过了.

6月16日, 请好假之后, 我就踏上前往青岛内观中心的旅程. 以下就是这十日中修行的一些经历, 有些感受会依据事件的逻辑关系进行调整, 故本文的时间事件顺序大约有百分之八十的正确, 有些相雷同的事件及思考进行归类合并书写.

报名日, 戒律及那些如丧尸般的人类.

青岛内观中心坐落在青岛和潍坊交界处的小村落. 环境清幽, 有南北两个道门, 却都并不显眼, 南门隐藏在从马路旁边岔分进去的一条林间小路中, 而北门被蔬菜大棚及一片向日葵花田所环绕, 虽然有块指示牌, 却意外用箭头的指向相反的错误方向, 打车到达之后, 由于这个箭头的错误, 我在附近寻觅良久, 来回摸索, 玩味这种隐蔽与混淆, 结合内观所声称的实相与因缘, 倒是颇有些味道.

下午报名完毕后, 事务长进行了行为要求. 才发现这十天可能比想象中的要艰苦很多.

  • 不能带书籍, 手机, 纸笔.等等一切信息阅读与记录相关的物品.
  • 同修之间禁语. 禁身体语言, 禁眼神交流. 禁一切人际接触.
  • 凌晨4点起床, 晚9点熄灯. 完全素食. 晚饭只有水果. 而之前参加过课程的”旧生”更是要遵守过午不食的禁令.
  • 十天内禁止与外界任何联系.
  • 禁止饮酒, 服药等等可能导致无法保持神智清明的东西.
  • 禁止衣服暴露, 禁止剧烈运动, 禁止哗众取宠的爱现行为.

除了没有剃发披僧衣之外, 我分明是到了处寺院过上了绝对的出家生活.

然而也没有过多可犹豫的, 即来之则安之, 更何况, 已经在冥想中受益匪浅, 我确实期望能在这条道路上有更加系统的学习.
值得一提是, 报名的当日, 正是我的一次痛风发作期, 因为6月11日送同事离职, 吃了顿火锅的缘故(我只是无知的以为只吃素菜就不会有问题), 我迎来了人生中的第三次痛风发作, 从左脚踝到左脚外侧, 疼到了第五天上也就是16日, 疼痛似乎在慢慢好转. 和老师沟通后, 我被允许携带降尿酸的苯溴马隆随身以继续治疗.

慢慢地时间到了五点半, 同修们来得差不多, 大部分多也已报名完毕, 事务长再次宣讲了戒律, 就开始了晚饭时间.
晚饭是粥,馒头,青菜豆腐, 虽然是简单的素菜, 却罕见的有葡萄干, 花生米,核桃仁等坚果小吃, 搭配在一起, 简朴却不简陋, 朴素而不失精致.

晚饭毕, 一瘸一拐的来到院中, 坐在地上, 看这方虽然稍小却花木并作, 虫鸟齐鸣的天地, 隔壁的玉皇庙飞檐画角, 天上的烟霞明灭聚散, 内观中心地处的这处小村落似乎也人烟不旺, 除了偶尔的鸡鸣犬吠, 并没有很多村落傍晚时的社戏声, 孩童打骂声, 妯娌吵闹声, 这地方还真是一处坐山望尘的好地方. 看起来这十天, 也不见得会很难熬.

渐渐的很多同修也从饭堂踱步而出, 走在这个不大的院子, 他们稀稀拉拉, 前后相随. 沿着同一个方向, 一圈一圈的绕行, 我坐在路边, 看着这幅景象, 恍然觉得自己穿越到植物大战僵尸的事故现象, 毕竟一生之中, 我从未看到我们这种人形生物居然可以如此安静的群聚出现, 这群丧尸在花园中绕行时, 树上雀鸟, 地上虫豸, 却也不躲不惊, 又是与日常经验相悖的观感.

到说虫豸, 由于首戒就是杀生, 而傍晚时分, 盛夏之际, 林森茂盛, 又有白墙明灯, 可想而知, 虫子是极多的, 长翅膀的蚂蚁, 地上爬的西瓜虫, 绕着路灯光锥乱撞的金龟子, 偶然爬行在厅中的臭蝽以及竹节虫, 还有少不了的蜈蚣蜘蛛, 自十三四岁之后, 我已经极少再见到这么多的虫族.

中心的饭堂的玻璃门外还有一层纱帘, 也许就是防虫之用的, 但是宿舍楼处却没有. 于是在饭堂, 倒是可以在光洁的大理石而上随意走动, 可是在宿舍楼里却要小心, 也许关门时, 一只金龟子就埋伏在门缝的角落里. 就像天魔派来设来陷阱诱你犯下杀戒.

我来时没有带耳机, 本来以为是一大失策, 万一分到一个双人间, 而同住的师兄又打鼾的话, 实在无法想象这十天要如何渡过. 等到实际分配好到了住处, 发现居然是单人间, 床辅虽小却也干净整洁, 辅设的蚊帐也让我将对虫子的恐惧放下心来.

整个中心没有什么雕像或者佛龛, 也没有任何的画像宣传招贴画. 如果实在要总结的话, 就是在舍离之后, 只留下一切必要的物品, 并修持维护用心打理.

一切看起来都很好, 这便是对于青岛内观中心的初步结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