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我性痴顽

  • 追寻,植入,言语的悖论及理想主义的成长过程

    看到一条微博: “当年一心想要摘下面具的人,如今混身都是假面;飞得太久的人最终还是要落下;小丑那最后一张笑容,还薄薄的贴在脸上;你以为迟早会反目的庸人们,却走的很稳。每个人都会经过荒漠,你却把它当成了全部 转自吴淼 http://wc31415.blogcn.com/ 意思很明白,道理说得也很清楚,对于他其中的最后观点也完全同意。 但是却对它的说理方式产生了怀疑,这怀疑慢慢扩大,最后变成了极度的反对。 某年某月,收到一条短信”这个世界还有你存在真好,这让我看到了一种理想的力量,每次在向着自己的梦想奋斗,疲累时恐惧时看看你,就觉得充满力量”。 某年某月,朋友A告诉我,我希望你和你女友最终会走到一起,那是这个混乱肮脏的世界上最后的童话。 我们分手后,A在博客里说,我再也不相信感情了,理想主义都总会现实起来的。 这是他的第一个结论。 老同学中有一对B和BS,B总是拈花惹草,BS也总是和别人暧昧不清,A很早就对我诊断,这种人,没有直面自己的内心,浮动地跟着别人的眼光和虚荣来回飘走,不出一两年,迟早要分手。 现在他们还一直在一起,A在博客里接着说,那些平凡的,最朴实的欲望才是这世间惟一真正的东西。飘在空中的理想主义,太假,太虚。 这是他的第二个结论。 面对他的这两篇文章,这条微博和这两个结论,我想说的是,丫滚犊子,那凉快那儿呆着去。 从头到尾,我和B的故事,关你一毛钱关系,对于我的转变,我的挣扎,反思,收获与代价,你懂得那怕一星半点么,而对于B,对于他的软弱,奋斗,坚守与珍视,你又明白多少,这一切论断和结论,全是你在自己的世界独自一个人的臆语和YY,整个逻辑推导过程充斥着读者体和知音体的思维方式,某人跌倒了,爬起来了,于是你得到一个人生道理,风雨过后总会见彩虹,华盛顿砍树了,你得到一个人生道理,巴菲特写自传了,你得到一个人生道理,从头到尾,你丫就是傻不拉登 地使用这种简单地推理方式试图用两个步骤就解决这个世界的问题,而这个两个步骤之外,这个世界有多么广大,多么复杂,人性有多么邪恶多么善良你也毫不用心体会,整个世界就是你独自一个人的沉浸,整个万千的变化就这样被你用几百条逻辑规则给肢解,在你脑海中好像有一个后备规则库,你激越时,使用规则A,低落时使用规则B,你看这拔人是使用规则C,看那拔人时使用规则D,而这些规则,没有一条是你自己在世界中体悟出来的,全部是来自书本里,别人口中,影视作品中———–,然后你一会向东一会向西,活得挺累挺用力,却完全不知道整个人飘来飘去到底搞什么灰机。你得出一个理想主义的结论时,因为你被一个理想主义的例子影响,你开始做事,又被人事处理的好的同事影响,你用简单的概念简化人,简化世界,随着自己的境况调整使用规则A还是规则B,自始至终,他人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丫知道一星半点么? 你即不知人,却更不知已,不知人是你用简单的规则套用世界,而你如此被容易被影响,这种简单的逻辑思维方式的形成,这种读者的段落,哲学家A的句子,名人B的语言不断地从你嘴里跳出来,管窥蠡测地我发现你的规则库里没有一条你自己的,你的是非观飘满了先贤圣哲们的思维碎片,在各种”主义”幽灵的控制你如同被摄魂的僵尸,被提线的木偶,在你的脑海中,生活中,我看不到那怕一丝半点你自己的生命。 思想是如何被植入一个人的大脑的。 我如果有个孩子,在他形成他自己的是非观以前我不会让他随意地看书,特别是非客观著作,特别是蕴含着价值判断的著作。 粗略来看,思想植入方式至少有如下四种方式(欢迎补充): 1 通过直接讨论结论从而植入假共识: 比如以下一句话”中国现在实现民主后,谁能把各省势力重新强力统一起来?”这句话看似在问”有那个力量能够做某事”,但其隐含的前提如下”如果中国实现民主,各省势力一定会重新各自为战,天下大乱”,在这种情况,思考第一问题就隐含着接受了第二命题,这便是通过直接讨论结论从而植入假共识。 人们在沟通和交流 的时候,为了方便起见,会有很多前提预设,这其中即有些被人们广泛接受,更多的则是个人的看法甚至偏见,比如在我的思想逻辑里”民主是好的”这个无须讨论,我整天思考是的民主之后怎么办,于是如果遇到一个以”民主是西方势力殖民中国的工具”思想为前提的人,他问”那你说天安门事件时,你是邓小平,你怎么办”遇到这样的问题时,我便很无奈,甚至无语,因为这个句子隐含了太多前提,不把这些前提厘清的情况,讨论这句话两个人只能是鸡同鸭讲。 以上说的是两个具有独立思考的人的沟通,而对于孩童而言,在其看书时,由于他无法辩明这些前提,他的阅读,无时无刻不是在被灌输,他谈到A,则A的前提,A的基础,A的世界观价值观,都暗暗地对他进行思想植入。 2 通过虚构人物结局从而植入假因果: 我们五千年来因果报应的教化即是采用这样一种方式,好人得好报,恶人得恶报,去翻翻三言二拍,聊斋志异,看看包公案,果报之说一直影响着世人的心灵。 现实世界里,这种因果报应无法解释大量的”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辅路无尸骸”,于是引入来世,引入末日审判,天堂和地狱这种未知的果报同样是通过虚构人物结局来植入假因果。 再进一层,未知能欺骗群氓,却难以欺骗知识分子,于是心理学果报开始大行其道,名侦探柯南中,杀人者总是会跪地忏悔,表示自己选择邪恶后灵魂不得安宁,从未安眠,于是”好人的好报便是成为好人,恶人恶报便是成为恶人”,在这样一种假因果中,好人都是面目慈祥,神情安定,灵魂充实,而恶人则是午夜惊醒,疑惧不安,紧张恐慌。这种因果把存在的状态作为一种假因果,在当前非常有市场。然而实际上,无数传统意义上的好人压抑自我,内心即不平和也不安定,而是时时陷入本我与超我的矛盾之中,反倒是一些反社会人格的连环杀人狂,在杀人作恶时心智稳定,内心平和狂喜。 最后一层的假因果,则是塑造出好人与坏人的大众认知,好人被大众喜爱,被爱被接纳,而恶人则遭众人唾弃,永世孤苦无依,灵魂游离失所。这层因果的真假在两可之间,不好完全地被认为是假因果,但是好与坏之间的界限模糊,”好女人看上坏男人并试图改变他”的恋爱模式就或多或少地说明了邪恶并不如我们所想那么遭人们远离,美国连环杀人狂经常在入狱后收到无数女子的求婚信,并与其结婚生子,《犯罪现场》《犯罪心理》《沉默的羔羊》等影视作品之风行,也在一定程序上说明,善与恶的市场并不如这种假因果所讲的那么明晰。 你很好,但是咱们不适合—–句式被誉为分手经典句型,其中的逻辑是,你这个人非常好,但是很闷,道德教化虽然被人类选择,却总是以道学先生的形象被人的本我所放弃。 禁忌自有禁忌的吸引力所在,但凡一本冠上“禁毁”的名字,立马便可被人们口耳相传,在书摊上占据一席之地。 3 通过选择人物形象从而植入假逻辑: 小说中的主人公大多是”丰神俊郎””剑眉星目””肤若凝脂”同时被各种人物爱上,显得魅力无穷,武侠网络小说满足男性的YY,日韩琼瑶言情剧满足女性的YY,通过选择人物形象,通过主人公多才多艺,真性真情,智力超凡,幽默风趣,爱情系数爆棚等等外在吸引属性,作者成功地假设了一种人物,来让读者们爱,接纳这些主人公,于是在爱和接纳的前提,主人公做的事情,拥有的看法,都被植入读者的意识。因为主人公的行为,想法与外在吸引属性是归在同一个主体身上,于是心理学的光环效应导致读者把这种吸引值错误归因,读者很可能归出这样的潜在逻辑”因为主人公持有某某看法,做出某某行为,所以主人公很可爱,被接纳”,但是很明显,这样的潜在逻辑即使不是完全错误的,也极度混淆了逻辑最主要的成份”因为主人公具有那些外在吸引属性,所以主人公很可爱,被接纳”,于是读者潜在认为,只要自己像主人公那样做,拥有他的偏好和价值观,自己就会像主人公那样被爱,被接纳。 4 通过褒贬词从而直接植入价值观 每个词性都有其词性,潇洒和轻浮,稳重和木讷,每个性状都自有其不同的表述,对同一行为,不同的人也会有不同的评判,但是在完全批判性阅读之前,一本书中的词语的褒贬意义,即暗暗地为这种行为定了性,于是这种行为在读者的意识中便被打上标签,大多数情况下,对这种行为,不须要再仔细地思考它的价值,它的功用,就可以凭那个褒贬词对相应的行为判断并作出取舍。 这并来并不成一个问题,因为如果阅读足够丰富,那么同一行为的不同褒贬,不同评价,自然会足够冲突从而引人思考,但是人是一种偏好型的动物,以自己为例,自己不喜欢阅读乡土风的写实文学,所以《平凡的世界》《白鹿原》《废都》等等文学首先就被自己偏好性地排除掉,这样的偏好阅读会导致在一种偏见中越陷越深,自己倾向性选择接触世界,世界又反过来印证那些褒贬的成立,在自己的小圈子里,大家的爱恨是一致的,对行为的判断是一致,于是价值观被偏好性地植入。 通过以上这些途径,你被洗脑了,你享受音乐的同时,接受了英雄的高大和殉国的正义,你看曲折剧情的同时,接受了坏蛋的邪恶和自私的可耻,那单调是高昂激越还是诡秘难听,那镜头是正面俯拍还是侧面斜视,一切地一切,都在变相地满足着作者的欲望,这些欲望在现实世界从来空幻,可是在书籍中,在影视中,在作者上帝一般的安排下,一套完全不真实的推理,归纳,因果产生了。而一个儿童读者却会不加分辨(你又如何能够要求一个从来没有经历过世界的人懂得世界呢)地接受这个被欲望变形的世界。并当成真实的世界,于是作者爱恨成了读者们生存的最高标准,“只要像书中人物那么做,就会像书中人物那么可爱,像他们一样成为主角。”(稍带说一句,很多人活得很有镜头感,他们极度自恋,总感觉自己的一举一动像书中的主人公一样,总感觉在这个世界之外,有双眼睛在看着自己,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像是在照相机前摆拍。这种心理和现象也是类似的原因。) 于是以这种方式,那些作者们无良地影响了未接触世界的儿童,在他们认知世界规则之前,作者把理想世界的规则植入他们的脑海,而这些规则他们之所以在电影小说要着力地表达,用力地表现,是因为在他们自己身上,这些规则早已被证明是虚妄地幻想。 那是他们未满足地欲望,未实现的幻梦,却以这样的方式,重新影响了青少年与孩童。 于是这些青少年与孩童,成为他的未满足的欲望的一具尸体,被操纵控制,成为别人想法的嫁接物,看似自主的大脑,实则是别人思想的跑马场。 当孩童长大之外,不可避免地发现这个世界的规则与自己心目中世界的规则完全不同,某些地方截然相反。这时只有两种解决方法,推翻自己,或者推翻世界。 没有人愿意推翻自己,推翻自己是精神世界所发生的最大的苦难和崩坏,是精神自我的死亡。那么。—->推翻世界吧。 于是理想主义者开始奋斗,开始征战,开始用自己的行动来证明人性本善,证明英雄主义,证明天长地久,证明一切一切,他要证明,我自己没问题,人性可以光辉,可以永恒,可以在暗夜中开出最闪光的花朵,可以一生只爱一个人,可以见义勇为,陨身不顾。只要他做到了,他无疑就可以证明,这个世界的规则是错的,是这个世界错了,与他没有关系。 他在存在变成一种证明,一种反抗,他会写开头那样的微博,他要告诉他人,某些规律不是规律,只是统计,只是大多数人选择了这么做而已。于是他活得不安,他无法体验生命,体验自己,因为他不是在为自己活,他要向别人证明一套公理,要与自己生而为人的动物本性作殊死的搏斗,他每时每刻不得安宁,因为他做任何事情时,总有一个巨轮在他脑海中永不停息。只有当离证明人性的光辉近了一步时,才会因为符合自我假设而得片刻平静。 他是这个世界最可敬可叹的堂吉诃德! 他会很累,他在完成一场战争,一道证明,唯独不是一次生命,他会有这么几个结局:一,征战一生,却在征战的目标中错过几乎是全部的风景。二,承认失败,让自己的世界,完全毁灭。而毁灭之后,又有不少人无法承担精神世界的崩溃与精神自我的死亡,从而选择 2.0 自我肉体消灭——这是无数天才们选择的道路,让后人泣叹唏嘘——即使侥幸能够度过这轮劫难,其他的两个选择:2.1 认为这个世界是绝对现实的,认为物质的力量才是主宰这个世界的惟一力量,于是从天空走向地心,从体制外的抨击者变成体制内的腐败者。2.2 去深入地,认真地,完全彻底地认识真实,看到善的和恶的,好的和坏的,看清每条河流的走向,每座山峰的崛起。。。。 […]

  • 动静

    若我化身千亿 触摸无尽 历数神圣与辉煌 甘愿与神伤 倾听每个分子百十数劫难的孤独过往     若我轻拂时光 慢揉沧桑 阅遍飞短与流长 安详与跌宕 静观浩瀚星天一二息弹指的生死存亡     在时空四个尺度间 轮回倏忽休止 于年华一声轻叹中 琴弦铮然作响            

  • 被遗忘的世界–高行键《车站》

    完全是想象的碎片,没有修改,也没有流畅化处理,车站中意象的理解和杂想。 夜色里,一辆辆希望呼啸而来,而后擦身而过,即使那里面空无一物,即使你结成人墙,试图阻拦,也终服于恐惧,侧身让过。留下一个空茫的世界,像被水润过的一片墨迹,留着没有站名的车站,一道道光线穿过,折射,消逝。 呢喃着不解的词句,横纵在直直楞的楚河汉界,你还有选择,向前,向后,向左,向右?等你沿着日字格跳完这个棋盘,你身边的红士早已离开这场纷争。 彼岸的路上,理想的青年戴着约定的标记模糊了面容,身旁的将来诉说着家里倍倍衣服的补丁,趴在你的命运身上大哭一场,你像颗在房间里来回反弹的皮球,每次撞在墙上,发出“万一”,“万一”,“万一”的声响。 声音,声音,声音,交织回响的声音,交织回响的雨,杂乱的,躁动的,不同的起点,不同的方向,同样的目光,没有终点的奔跑,倒一杯酒,泡在里面醉死,打一管针,追着影子跑死,不要打开那着关着猫的盒子。站在平衡木中间听自己的心跳和头发生长,被世界带着转,让骨骼和牙齿来解决神经和肌肉的问题。 如果没有,那么就会,这是最后一次,车辆过去了,空气越来越紧,灯光一盏盏灭,声音一声声小,心慢慢地揪在一起,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 办公楼里的死亡

    背景音乐把一个简单的故事拉得意味深长 我推开窗 取出钓竿扔出几丝 散发着肉香的价值观 钩起今夜的吵杂 和明天的绝望     几片树叶从电影连成的幕布里飞出 飞到几年前你的额上 那里你家在草原上 风吹过后 草海听着你的衣衫的指挥棒 青翠的天真,枯黄的沧桑 齐整地规划出祭祀的波浪   后来那只蝴蝶把你引诱进一辆奥迪 然后从另一个车窗飞走 你的追赶被堵在红绿灯前 电梯骤然停滞 办公桌前的报纸上 一壶悠闲的绿茶 泛出晶莹地泪光

  • 在这夏日的晨间

    在这个夏日的晨间 若我化为远山青翠的曲线 跟随你的目光 曲折蜿蜒 若我渗入泥土 沿着树木的茎脉抵达叶尖 在你的见证下 亲吻阳光 若燕子飞过 站在她背脊上最高的那根椎骨 听翅膀下的风声 平衡脚下的白云和衔着的乡愁 若蝉鸣搅乱钟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