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到三十

或者是因为这个年纪更好, 却也更老了。 所以今年的生日过得非常的沉默, 除了两个朋友之外,其他人也都不记得了。 当然自己最近这种人畜勿近的样子, 记得和不记得也都一样。 时间笔记记到第十二篇, 确实感觉时间感比之前好了很多, 一天能做多少事情,一周能做多少事情。 前阵子有次在路上冥想,觉得时间笔记就是一种在时间中的冥想,时间变成一个连续体, 不再有一天天的间隔, 只有一个时间段一个时间段的区分。 在记时间笔记的过程中, 过去未来都被整合[…]

继续阅读 …

沙丘

阴天。 写字变得越来越困难。早先一个也很喜欢写字的老友,在她的博客中留下的最后几篇文字中说她自己『越来越沉默』。 她和我同年,早我一月。 我虽还不至此, 不过也大抵感觉到, 写字变成一件越来越吃力的事情。 因为不知道为什么而写。也不知写给谁看。 如果连自己都觉得自己某种情感的抒发是奢侈和多余的时候, 写字就变得完全不可能了。 有朋友定义爱情是『愿意和你一起虚度时光』。 那么热爱写作, 应该就是愿意写些没有意义, 也没有人去看的字的意思。[…]

继续阅读 …

VIM latex书写环境配置

用vim有一个好处, 就是任何的编辑工作全部可以用它来解决, 一个用IDE的人在学一门语言的时候第一反应是找一个这门语言的IDE,而用vim的人在学一门语言的时候第一反应是去github找几个最好用的插件。 记录一下自己的vim环境配置。 首先说下背景, 电脑为mac环境, 使用brew进行包管理。 vim为brew安装的macvim, 版本为8.0.136, 使用vim-plug来进行插件管理。 配置latex环境 使用brew ca[…]

继续阅读 …

Word embedding综述与回顾(之一)—word2vec模型与PMI分解

适合读者:对word2vec有概念上的了解, 希望有细节上的掌握以及更深一步理解的研究人员, 工程师。 早先和人聊天,曾经聊过一次自然语言方面深度学习方法的发展和影响, 虽然从word2vec之外,nlp的神经网络方法也已经成为业界的主流, 但是与图像, 语音等领域相比, 始终还是差点意思,christopher maning在CS224N中提到语言是不同于图像, 语音的信号系统, 可以认为是一种符号\类别\离散系统。 想想也是,一般来[…]

继续阅读 …

我是堂吉诃德—-同名话剧观后

最近写东西每每写到一半, 无法下笔。 知道那些想说的话没人在意。 也知道人在时间中, 渺小如尘埃。 世界自有它运转的法则。有些东西, 现在被践踏着, 过去被践踏过, 将来, 还将继续被践踏。 近三个月来第一次出门看话剧。 朋友推荐了一部堂吉诃德。 早年记得课本中提到这本书时一句带过, 说这本书的主旨是讽刺当时年轻人沉没于不切实际的骑士小说云云。 然而当时就不以为然,从来不信一本名著, 而且只用来讽刺一群人的名著会具有这么大的影响。 大致[…]

继续阅读 …

最后一篇

当然不是博客的最后一篇, 只是最后一次写一个人。 昨天做了一个梦, 梦里体验到对对方的感情, 失望, 心凉, 戒惧, 被算计后的释然。 梦不说明现实, 只是说明自己的心境变化。 对这个人, 没有什么好遗憾的。 只是遗憾当时我曾经那样的喜欢过那个人。 即使那么强烈而疯颠。 只是再度证明, 没有雕琢的美只会刺伤人。 五年前曾经得出的结论, 什么时候就给忘了。 人果然会不断地回到最初的幼稚里去。 早前把微信签名改了一段时间。 我们都是战五渣。[…]

继续阅读 …

《我是这样的一个人》—卡尔罗杰斯文摘。

最近发生很多事。 下午的时候, 由于某个事情, 又升腾那种被诅咒感。 我们与生俱来的特质, 无论如何去安慰自己说, 那些无法改变的, 只需要去接受就好。 然而当这种特质深刻地化成毒药和烈火, 烧死自己心爱的事物的时候。 那种宿命感, 以及对自我的憎恨和愤怒仍然会满溢出来。 好在我知道这种情绪会过去的。 于是重读个人形成论。 试着去理解自己, 去理解他人, 去原谅自己和他人。 去抚慰自己, 也抚慰他人。 摘一段『当事人中心疗法』的序言。 […]

继续阅读 …

何必

开始写字之前, 你知道一切都是徒劳。 温暖是徒劳, 孤独是徒劳, 相伴是徒劳。 对于某一种灵魂来讲, 活着也是徒劳。 她也把我拉黑掉了。 也许今天才是真正的分开。 和去年的时间线保持一致, 只是往后错两天。 人是不会成长的。 你不会, 我也不会。 何必遇见。 夏天到了。 人生中第二十九个夏天。 对于我们这样的人, 活着已经是一件最艰苦的事了。 那敢那配去拥有更多。 爱又如何。 像写了首诗。

继续阅读 …

沉默不好么

一个朋友说。『越来越沉默』。 我也很想变成一个沉默的人。 一个情绪稳定的人。 不过好像做不太到。敏感的特质深入骨髓, 昨天早上被一个地名扎到, 今天早上被一个眼神扎到。 扎到了也没有什么, 结束了就是结束了, 但是有种很奇怪的感觉。 好像应该大哭一场, 却找来找去找不到悲伤的感觉。可能早先已经把心都凉透了吧。 这两天精力充沛, 效率也很高, 一切都很好。 朋友说, 你们两个神经病, 分手值得庆贺。神经病就不要找另一个神经病了, 找个正常[…]

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