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堂吉诃德----同名话剧观后

最近写东西每每写到一半, 无法下笔。 知道那些想说的话没人在意。 也知道人在时间中, 渺小如尘埃。 世界自有它运转的法则。有些东西, 现在被践踏着, 过去被践踏过, 将来, 还将继续被践踏。

近三个月来第一次出门看话剧。 朋友推荐了一部堂吉诃德。 早年记得课本中提到这本书时一句带过, 说这本书的主旨是讽刺当时年轻人沉没于不切实际的骑士小说云云。

然而当时就不以为然,从来不信一本名著, 而且只用来讽刺一群人的名著会具有这么大的影响。 大致了解情节后更是深深唏嘘。 那是只有少年, 面临着这个世界不可战胜之物才会有的悲慨。

从大话西游到悟空传, 从九把刀, 今何在到周星驰, 堂吉诃德的故事一直被变了形象不断地讲述着,然后一群群的堂吉诃德, 不断地向着硕大无朋的风车发起攻击。

自然胜少败多。

有个朋友, 网络ID叫, 没有桑丘的堂吉诃德。 今天看剧, 才细细玩味这个名字。 起得太妙。
剧中杜西尼亚说, 你不是堂吉诃德, 堂吉诃德有桑丘, 而你没有。

甚至桑丘本人也对堂吉诃德说, 这本书应该改名叫桑丘传,没有了桑丘,吉诃德早在第一个回合就被搞死了。
他说的自然没有错, 桑丘是那个清醒的人, 虽然清醒却选择和吉诃德一起发疯。没有桑丘,吉诃德根本走不到风车前面。

然而这本书仍然叫做堂吉诃德, 归根到底, 是那个疯子一样的人纯洁地对每个妓女表达尊敬, 为每个罪人奋起战斗, 向着沉默阴暗, 无可匹敌的风车发起进攻。

如吉诃德所言, 你们真的不是田野中么, 你们或者行走在愚味的田间小路, 或者奔跑在无知的康庄大道, 惟有我,行走在狭窄而危险的真理小径上。

杜西尼亚

我知道你行侠是为是传扬我的名, 然而作为一个女人, 我的侠士离开我去世界闯荡, 如果时间较短, 那么无妨, 可是长时间的分离, 你怎知我向往的却是两个人平凡的相处, 亲密无间的平凡幸福。

护士坐在病人的床上。
杜西尼亚坐在吉诃德的身旁。

此前, 有个不可言说的名字, 在给端传媒的采访中, 提到妻子,突然哽咽。

时空倒错。 台上台下, 戏里戏外。 谁分得分明。

有的人死了, 他还活着, 有的人活着, 他已经死了。

我的丰功伟绩,值得浇铸于青铜器上,铭刻于大理石上,镌于木板上,永世长存。当我的这些事迹在世上流传之时,幸福之年代和幸福之世纪亦即到来。

懂的人知道我在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