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感

母亲走后, 拉了三天的keep又拾了起来, 继续两点一线的生活, 偶尔会有朋友来家中看电影, 顺便抱怨下家中缺乏各种生活用品, 不宜待客.

上一个百天计划应该是去年前半年的事情了, 百天计划虽然完成, 但是最重要的目标却没有达到.
人的认知和健身一样, 你要是努把力, 拼一下, 就算体育课不及格, 跑六七公里都未必无法完成, 可是心理上, 如果你从来没有完成过这样的事情, 那对你来讲就是陌生的, 陌生的东西, 在你的疆界之外, 一遇到困难, 便会望向自己给自己划下的那条线: 我真的具备这样的潜力去完成它么.

对于我来讲, 从认知的难度依次递推:
金庸小说 \< 高行健小说 \< 社会学专著 \< 计算机专著 == 英文小说 \< 英文计算机专著 == 英文论文 \< 计算机程序设计艺术英文版.

而每个层次的阅读, 都需要消耗不同的专注力, 我可能在地铁上轻松地阅读计算机专著, 但是读英文论文就感觉不很舒服, 而在地铁上读计算机程序设计艺术, 我甚至没有产生过这种想法.

所以我之前百天计划, 也就是所谓的不周山计划的本意, 就是希望自己能够不断地提高自己的处理能力, 适应更困难的文本.

百天计划, 最后当然是有所收获, 但是从提升认知能力的角度来讲, 可以算是失败了.

今天早上久违地又开始冥想, 而且没有借助背靠, 冥想之后感觉很清爽, 一天学习充实, 晚上吃得很少, 和朋友跑步, 健身, 此刻坐在灯下, 自觉身形轻盈.

很早我就发现, 冥想和运动配合起来之后, 身体会很清洁简单,会更有精力去做更多的事情.

今年已经过了一半还多, motivate告诉我, 我已经28.58岁了.

最近又见到了很多优秀的人, 有些尚在本科, 可是已经把我甩出几条街.
今年的希望除了本职工作之外, 论文写作, 专著翻译, 对话系统, 底层调试, 数学推导.
并不想再许一遍愿, 但是每天都希望做到一些之前做不到的事情.

当然还有感情, 越来越想你了, 然而在找更好相处更能生活的, 还是找更爱的, 而对这个两难问题, 我还是只有拖延.

很想果断.
宁可孤独, 不愿再反复无常没有定心时去喜欢他人.

享受这种半苦修的生活, 像回到了轴一中后面南山小区那满是青苔的夜色.

我只想记录这样的瞬间.

二十分钟前, 母亲听完我对自己躁郁症症状的描述后, 讲了一通要给我找相亲对象的主题之后告诉我: 无论你做事成与不成, 始终记得, 我和你爸永远在这儿, 什么时候都可以回来.

十分钟前, 亲生好朋友某君看到我的朋友圈后发了首歌给我.

五分钟前, 告诉一个朋友, 我的躁郁倾向也和你一样, 有些方法有时会反弹, 那是时间环境和剂量的问题, 但是work的方法总会work, 我们一起努力变好.


是的, 我想记录的就是这样的瞬间.
在这样的时刻里, 我会和那个负面的自己和解, 会原谅那个不可饶恕的自己, 会理解自己的复杂性而不是丑恶性.

也许是小时受宠太多, 所以一直不自知的以过高的道德, 能力来要求自己. 潜意识中总是拒绝承认自己的平凡. 抱着改变世界的野心和不能接受的自己前退两难.

那是一种什么感觉, 就是你写一个字, 就想删除一个字, 你敲下一段代码就想删除一段代码, 你说一句话就觉得这句话蠢不可及, 你仿佛有一个分裂的自己站在旁边不断地嗤笑: 看这个人, 多丑, 多傻, 多蠢.

算了, 不知道自己写了些什么.

之所以要写文章, 只是想记录下这个时刻, 赞颂下母后和某君, 感谢某友..
之前反思太多, 之后多说说他人的事情.
多记录幸福和感到被爱的时刻.

很开心. 开心到不想写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