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感

母亲走后, 拉了三天的keep又拾了起来, 继续两点一线的生活, 偶尔会有朋友来家中看电影, 顺便抱怨下家中缺乏各种生活用品, 不宜待客. 上一个百天计划应该是去年前半年的事情了, 百天计划虽然完成, 但是最重要的目标却没有达到. 人的认知和健身一样, 你要是努把力, 拼一下, 就算体育课不及格, 跑六七公里都未必无法完成, 可是心理上, 如果你从来没有完成过这样的事情, 那对你来讲就是陌生的, 陌生的东西, 在你的疆界之外, 一遇到困[…]

继续阅读 …

我只想记录这样的瞬间.

二十分钟前, 母亲听完我对自己躁郁症症状的描述后, 讲了一通要给我找相亲对象的主题之后告诉我: 无论你做事成与不成, 始终记得, 我和你爸永远在这儿, 什么时候都可以回来. 十分钟前, 亲生好朋友某君看到我的朋友圈后发了首歌给我. 五分钟前, 告诉一个朋友, 我的躁郁倾向也和你一样, 有些方法有时会反弹, 那是时间环境和剂量的问题, 但是work的方法总会work, 我们一起努力变好. 是的, 我想记录的就是这样的瞬间. 在这样的时刻里[…]

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