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想记录这样的瞬间.

二十分钟前, 母亲听完我对自己躁郁症症状的描述后, 讲了一通要给我找相亲对象的主题之后告诉我: 无论你做事成与不成, 始终记得, 我和你爸永远在这儿, 什么时候都可以回来.

十分钟前, 亲生好朋友某君看到我的朋友圈后发了首歌给我.

五分钟前, 告诉一个朋友, 我的躁郁倾向也和你一样, 有些方法有时会反弹, 那是时间环境和剂量的问题, 但是work的方法总会work, 我们一起努力变好.


是的, 我想记录的就是这样的瞬间.
在这样的时刻里, 我会和那个负面的自己和解, 会原谅那个不可饶恕的自己, 会理解自己的复杂性而不是丑恶性.

也许是小时受宠太多, 所以一直不自知的以过高的道德, 能力来要求自己. 潜意识中总是拒绝承认自己的平凡. 抱着改变世界的野心和不能接受的自己前退两难.

那是一种什么感觉, 就是你写一个字, 就想删除一个字, 你敲下一段代码就想删除一段代码, 你说一句话就觉得这句话蠢不可及, 你仿佛有一个分裂的自己站在旁边不断地嗤笑: 看这个人, 多丑, 多傻, 多蠢.

算了, 不知道自己写了些什么.

之所以要写文章, 只是想记录下这个时刻, 赞颂下母后和某君, 感谢某友..
之前反思太多, 之后多说说他人的事情.
多记录幸福和感到被爱的时刻.

很开心. 开心到不想写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