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三句话

今天看了不少东西,spark,scala,gamma函数,最近没有娱乐,古剑二动画的剧情自从广州出发后,一到海上,又开始抽科打浑,把无聊当有趣,搞个蜃精出来,没有一点意义 。

于是决定彻底把mooc当作娱乐,四处搜寻比较好玩的课程,翻了翻老板在ft的一系列帖子,职业修养完全不必看,其他几个除了对文学中的社会学比较有兴趣之外,暂时也没有什么太过好玩的。

 
 

午饭间,乱翻c站,找台湾和香港和课程,于是翻到了叶丙成童鞋的机率课。说起来机器学习用概率的地方不少,可惜现在对自己要求太低,论文只求看懂,己多年不会自己推公式。感慨之余,加之上次单位活动对丙成童鞋印象挺好。于是注册之。

 
 

湾湾人的腔调一直是别有风味,上次在北大见小叶,就感觉丫是个逗逼,高桥流PPT黑底白字仿佛是紧跟大陆的网络时事,为锤子手机在摇旗呐喊。

这次一上丫的课,果然逗逼气质全爆,光冲丫这相声喜剧天赋,我就得把这课跟完。

湾湾和孩子们和我天朝系出同源,果然贪玩作弊也仿佛类似,丙成花了十分钟声情并貌地讨论作弊和欺骗自己的问题。

丙成气质十分独特,一头长发,仿佛是个艺术家,一开口,又像个痞子,谁承想居然是台大电机系副教授,而且这一身文艺范也不是空有形象,肢体语言非常丰富,表情也会随着语调一同变化,将来两岸若要合拍喜剧电影,找丫一定没错的。

 
 

而且丙成选择的形式也相当独特,整个背景选择自己的房间,错落有致的乱,又亲切又冷艳。逗的时候像个流氓,严肃起来瞪大真诚的双眼又让人感觉说得字字动心。

 
 

时不时用湾湾的调子来一句,大大咧咧的”对不对”。就连这”对不对”,都能让我笑得快崩掉。真是南派相声之鼻祖。

 
 

好玩的是,丙成设计的题目居然也是如此逗趣,第一次题目道题目丙成老师最大的期望是,选择是学生好好学习,学生随便参与 。。

选项三是,”他是用生命在买萌。”

 
 

 
 

第二个随堂测验,问你希望从课上学习到什么,选择三是,”无所谓,我是来看丙成的。。。”

 
 

然后丫在解释自变数和因变数(湾湾的译法)和大陆的术语不同时,顺便说下对这两东西的理解 ,说丫自变数就是函数吃掉的东西。因变数就是吐出来的。。。。。。这里我感觉如果让丙成畅开了说,他一定说拉出来的。这个吐出来的八成是被校长感觉不雅,苦劝之下的妥协。。所以丙成你在说这话的时候,才那么的一脸怨气。对不对!

 
 

于是想起那些最好玩的曾经的老师们,高高山上一朵云。腰里挎个洗脸盆的王肇坤坤哥,初中的化学老师,说离子结合再还原反应就是小三插足闹离婚。

 
 

自己从高中开始 ,几乎没有再听过课。

一直在上课时自己看书学习,然则仍然记得会在童鞋们哄堂大笑时连忙问同桌,害怕错过了一个最好玩的东西。

 
 

最近今天朋友发文章,说我们已经没有一场正式的约会了,一种缓慢,认真,精致的生活,正在成为离我们远去的时代。

 
 

有些人忙于物质,还有人忙于对抗物质。

然而在奔忙中,在追求自由的路上,谁都无法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