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与目的

上周读书很多是在地铁上读的,然而现在,肩疼得连拿手机都不爽,更不用说要托着砖头一样的PRML或者像石板一样的汉王。

更严重的是,身体一疼,连头脑也会受影响,高中时只要眼镜一摘,智力立马会降到八十以下。现在现在肩膀上疼,大脑运转也毛线了,连任何严肃的书籍都不想读了。

这两天读海德格尔的’关联’倒是有些挺有趣的想法。

海氏说人是作为一种关系被筹划的。并拿锤子刀子的作用来作对比,工具是在人造它之前就已经有了造它的目的。而人在存在之前,并无任何目的可言。只能自己在存在中发现自己生存的真相。是谓存在先于本质

这么格言极好。却一直被我误读多年。

自从我体会到人生的无限可能性后,总是认为自己可以做一切事情,总是想在一件事还没有目的的时候坐下来,缓慢地去探索一下这件事会变成什么样子.

就像一把锤子,一种做事的方法是,我想撬开一扇门板,但是我并不知道什么东西能达到这个目的,然后我带着这个撬的目的,发现锤子可以助我达到目的.,于是我将锤子拿来当撬棍使,从而表现出创造力.

而另一种做事方法是我拿着锤子,然后开始思考,这个锤子可以做些什么,它是弯的,它是硬的,它和钉子有关系,我似乎不断地思考,并将这种思考命名为对问题的深刻认识,到最后,我有可能在对锤子的认识上,比很多人都强,但是我仍然做不成任何事情.

因为我过于强调自由,过于看重可能性了.

当混沌初开,无极之先的时候,一切都具有可能,然后随着一些事物开始出现,可能性就在不断地降低.而过度地追求自由,即是为了可能性而放弃成长,如果要磨一把刀,但是却不知道要拿这把刀去做什么.那么到了最后,可能仍然是拥有最大的可能性,同时一无所有.

这就是我这种文艺复兴主义者,所面临的困境.

我计算机学得还好,并以此为生,然而在这个领域我能做到前百分之一么,不能.

我心理学学得还不错,并企图以此为第二职业,然而我的表达能力,感染力和感召力,对自身形象的管理能够支撑起心理学的专业性分析么.不能.

我文史哲基础还不错,并时不时发些小文章,然而我的人际关系和交往能力能够使我发现,找到并维持一个良好发表的渠道么.没有.

归根到底,我仍然处在可能性的打造中,仍然对人生充满未知和迷茫.

我确定要在人工智能这条路一条道走到黑,百折不悔,纵然放弃心理学,放弃人生无数个孤独的,深情的,五味杂陈的,感恩的,爱之极深却意图放弃的,心怀愧疚的情感和瞬间而坚持向前么?

这是一个问号.

我过于强调自由,所以一直想把自己磨成一把好刀,无论是宏观上还是微观上,特别是微观上,总是在积累,总是在想,如果把什么什么做好,那就无敌了blabla,于是经常在做一件事情之前的那另外一件事情.

工具癖,阅读癖,导图癖,都有一定的问题.

单打独斗的人生就是这么费劲.总不想把人看成工具,然而很多时候,人就是工具.

不能在有些时候把人看成工具.总是把人当成一种情感型的存在.只怕除了去做心理咨询,做不了任何事情.

甚至做心理咨询都成问题.

扯得有点远了.

创造力的来源

创造力在于当你拥有一个目的的时候,恰好手中有趁手的工具.或者你恰好发现,手中的工具可以进行重新的定义,从而实现你的目的.

这就是所谓的创造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