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一赶反驳

上篇文学其实谈到一个很有意思的话题.如果我有些一些感觉,感觉非常强烈,比如我绝对认同文学增加了人灵魂的深度这句话,可是我又确实很难去仔细描述,到底这深度是一种什么样的东西.

这引出的一个问题是:是否有某些主观的真理,是无法客观表达的.比如我百分之一百地感觉到上帝就在我眼前,可是你看不见.好遗憾.
或者说灵魂的深度,我百分之一百地感觉到那是什么东西,这百分之一百的的确定性使我相信,即使是非理性,我也绝对相信那就是真理.

我自然也有这种类似的体验.甚至在感觉到这样的体验的时候,也不太会去管书本说了什么,别人说了什么,或者上帝说了什么.
那一时刻,我只相信自己.

问题是,我同样也有这种体验被推翻的体验.
我高三有个瞬间感觉自己开悟了,感觉自己看一切清清朗朗,感觉自己百分之一百绝对地抵达了真理.那是一种从每个毛孔都渗透出来的相信和信念.

但是许多年后,我依然在这间灯火昏黄的小破房子里,写着没有多少人阅读,月访问量只有几百的毛线博客文章.同时心中仍然充满对世界的迷茫.

如果一件事情没有外部世界的证据,即使当时你内心的感觉有多么地强烈,都有可能是错的.这是从以上能够推导出的惟一结论.
那么灵魂的深度呢?自由呢?爱呢?这些美丽的字眼莫非就是一场彻头彻尾的玩笑或者愚弄?

现在的结论是,没错.
这些自由所代表的事物自然有其意义,爱代表的一夫一妻制也许避免了脆弱的人类婴孩难以养大的难题,自由所意味着市场经济,以一种分布式的社会生活调节方式使得社会运作的效率最大化….

但是这些字眼本身,神圣么?
功用而已.

文章写到自己,把自己都写心凉了,弄明白一个东西是一回事,接受则是另一回事了.
再看青春偶像剧,再看那些关于求而不得的故事,那些纵横江湖的少年侠客.
成人的童话,终究也仍是童话.

敬畏些什么?

文章写到这里,无可避免的结论就是神圣被消解.起码最常见的上帝的神圣性,情感的神圣性,在这里已经荡然无存.

但是人还是需要神圣性的,如果没有一点神圣的东西作底,也就意味一切皆可凌辱,一些皆可为工具.那也许是至坚至强,我却绝不愿意追求.

起码世界的复杂性,可以让人敬畏一下.这个话题不多说,以前文章提得挺多.

敬畏自己

为什么敬畏自己,当你体会什么是渺小,什么是博大,有过各种情感的五味杂陈,你越来越不知道活着的意义是什么,你越来越困惑越毛线越无知.你感觉自己像充气的球一样被各种各样的自我所填充.

借用一下佩索阿的话:

我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片疆域,是无数个人组成的旷野,无数人的呐喊冲撞回荡在我的山谷,无数个我所组成的种族殖民无限可能的土地.(原文一时找不到,凭记忆再创作)

你越体察自己,就越敬畏生命,因为他人是和你一样的存在者.

(在傲慢与自怜之间,我一直寻找敬畏的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