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海


下午到海边,然则天色太热,不如在室内呆着,晚饭后才像夜猫子一样出来,走到海边。
很喜欢这样走到另一个城市,租一间民居,然后晚饭后走到小区广场,看大妈大叔跳广场舞,小商贩叫买,偶尔甚至还有新的房地产商在小区门口售楼,深入另一种生活的细节,好像这样就会明白自己生活的本质。

我是一个容易满足却又挑剔的人,大多的景点去了之后索然无味,更喜欢的那种一转身的新鲜, 比如自家楼后转角, 两幢楼的夹逢; 比如上班时从未走过的一条岔路,或者在自己同一座楼, 却从来未曾探访过的楼层和房间。

这些景色, 他人看起来难免单调平凡,我却觉得那是真正的旅行,真正的世界本相。与之相对被社会所定义的旅游: 拥挤的人潮, 相似的穿着, 售票处的长龙, 成为背景的古物, 为了展示而不是感受的摄影.

这样说也许略显刻薄无情. 归根到底, 我所界定的旅行, 是对自己生活的不顺服,是在年近奔三之际,仍然对另外一种生活的可能性充满好奇。

就像此刻坐在这里,不禁想象一个出生在海边的孩子的成长与一生, 即使想象不出, 也可以伪装自己生活在此, 在一个普通的盛夏的夜晚, 工作之后, 下楼来海边消暑.

旁边一只蚊子正兴奋地在我身上饱餐,海水慢慢上涨,海浪连成一条白线越逼越近也越连越长,极目所见处是港口和船只,还有海面不明所以的灯火,慢慢往外延伸,大陆架下有水藻温柔地连到极目所见的船只处并继续下行,海底的细沙慢慢变成小圆石, 而后变成尖砺而粗大的暗礁, 石头开始出现小孔, 那边有很多浅海鱼类正上演一场生死角逐,而镜头慢速拉开,  并深入地底,地火赤红而无声地燃烧,汇集在太平洋海沟处地幔以微米的速度挤压在一起, 给地球的运转提供动力; 另外的方向上,运行到地球另一侧的月球仍然天道无情地提供着潮汐力,从而让我看到眼前这一道道暗涌的白光…….

我身处微毫之中,却想去倾听那极宏大而无声的流转。

上一秒才觉得, 万法因缘都为我而设。 而下一刻, 却又体察自身在这万法之中, 弱似纤尘。

与这样起伏而不安的心情相比,日常的一切都已不再重要,专业上好与不好,帮助到人与否,无论是多年前电子辞典中的闲情赋,政治考卷上的打油诗,还是咖啡馆中的闲谈和书店里的静坐,甚至是多年前那个相似的海边,移情,边界感,自我效能,也好似远处的闪烁的灯光和此处起伏的海浪,虽有执着,并无妄念。

这便是旅行的意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