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静得只想写作


写下这个题目的时候, 就像看到一位多年前的旧爱, 岁月如风穿过, 而居然没有留下分毫的痕迹, 依然如斯美丽.

这许多年来, 并不是没有独居, 在大学中间几次独居, 来北京虽然没有条件, 但是也经常会外出找个酒店民房什么的, 一个人好好地住几晚上.

可能是心境不同吧, 毕竟在这些日子里, 总是知道独居是一个非常态, 会很快地结束, 有时是有些事务或者美景要等着去处理, 于是要不然就是心中怀着不舍, 用力去感受那每一分的存在, 要不然就是心中一心萦绕着一个list, 无法地感觉那存在.

而无论是用力还是漠然, 都不会像现在这样, 安之若素地平静.

年关已经快到, 好像又快到了回望的时刻, 今年看似有很多很重要的进展, 终于确定了自己之后的长期的发展方向, 发现了一个可以很喜欢很喜欢的人. 这些都是好事.

想说些不好的.

关于我那倾向于过度付出的神经递质. 前段时间和几位好友聊起过一次, 这可能也是多年以来第一次在这么多人面前这么清晰详明地说到自己的躁狂倾向.

自己喜欢一个人, 总是太快地进入到一个可以为之付出, 想做一个giver的地步, 然而在giver的底子下, 却又暗含着对对等回报的期许. 于是很快地, 在对方还没有那么喜欢自己的时候, 就把自己搞到似颠似狂, 然后很快地失落(因为对方并没有像自己这么喜欢对方), 然后很快地印证自己的固有观念, 我就是这么不值得人爱, 我就是这么与人不同(自怜又自傲地), 于是心酸又骄傲地傻逼着, 慢慢淡出那段关系.

而这到底是为了什么.
其实自己也早就知道, 只是知道而已, 并不体会, 并未体验.
独生子女, 矛盾家庭, 分居两地, 多次搬家, 甚少赞许, 喜怒无常.
自己是这世界的中心, 对是因为自己, 错也是因为自己, 而对是理所当然的, 错是不可接受的.
于是将世界大包大揽, 简直是万方有罪, 罪在朕躬, 中国落后是是因为自己没有能力去改变它, 爱人不爱自己是因为自己没有能力让对方爱上自己, 甚至连自己不爱恋人, 也是因为自己没有能力始终地爱着对方.

能力能力能力, 自己把自己放在世界的中心, 世界只要一运转出错就是因为自己, 一切的运转失灵或者不如预期, 都是因为自己能力不足, 没有改变它, 没有影响它, 没有让它走上正确的轨道.

他他他

然而他只是一个缺乏认同与关爱的孩子. 他努力地想让自己变好, 想让自己变得更优秀, 让世界变成他喜欢的样子, 为着什么, 为着从来没有体验过的一种被关怀, 被照顾, 被认同.
所以当他一旦从喜欢的人那里得到一点认同, 就会那么过度付出, 那么一往无前地去做些什么.

然而这一往无前慢慢地越出他所能给予的, 他付出的越多, 其实是因为他想得到的越多, 他期望的越多, 失望也就慢慢像黑洞一样, 吞噬掉一切.

一个人对待别人的方式, 很可能也是他希望别人对待他的方式.
他也期望别人能够像他试着倾听他们一样去倾听他, 他也希望能够遇到一个人, 能够不评判, 不带目的, 不试图让他变得好的理解他的挣扎, 痛苦, 困惑.

他只有慢慢调节, 也许他可以去报个心理班, 但是他无法从那种交易的诠释方式中解脱出来, 也许他应该找个人去爱一下, 但是他不喜欢的东西, 于他无用, 而他喜欢的东西, 就又会被他过度的付出而吓到.

然而他仍然会慢慢成长. 他知道没有人爱他是一个假象 , 他更知道表达爱是一种多么困难, 多么难以传达的沟通.
他不知道他曾经表达的爱意别人是否接收到, 而如果没有, 他又从何得到是否有人曾像他爱他爱的人一样爱他, 只是他也像他爱的人一样无法接受得到.

他会慢慢地也成长, 慢慢地修炼, 慢慢地用心地体会不同人的不同的表达方式, 慢慢地从那些表达方式中理解出他们是怎么表达爱的.
他会慢慢地不去奢求获得像他爱别人那样的爱.
他会慢慢地克服自己的焦虑, 自己的恐惧, 自己的等待, 他不会再坐立不安, 三秒钟刷一下微信,只为了去看一下有没有错过一条消息.
他写过一首诗, 他说他仍然无法和她相处.
然而他最终会慢慢地, 学会如何和她相处.

他明白他要的东西, 爱也许并不能给予, 他心灵的成长, 他存在的认同, 他的一切价值, 也许并不会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都不会被人所领悟, 他只有写下这些东西, 他明白这些东西是重要的, 无论有没有人认同. 他知道也有很多人理解, 只是理解的人们并不会在他每一次需要的时候, 能够倾听他想说什么. 他也还没有遇到一个那么会倾听的, 他也并想去购买这种倾听. 于是他先给自己说.

然而他相信自己一定会非常幸福, 因为他拥有那种获得幸福的能力.
他相信有天会有一个他极爱的人也极爱他, 他们在大多数时间并不会总是契合, 却总有一些时机, 会时不时地出现, 让他明白, 那是一个如此相似的灵魂.

他从自己身上也明白, 有时付出并不是什么好事, 人性本来就是这样一个纠结体, 被宠爱都有恃无恐, 甜会让人腻, 关心也可能让人烦, 人喜欢的东西不是牢牢把在手里的, 而是一个似能得到却又不太容易得到的东西.

他曾经在博客中写下一句话, 他说永远不会使用这些所谓的心理学技巧在所爱的人身上.

然而他自己呢, 当初他自己又是如何负了她.
他必须得承认人性就是这个样子, 我们总需要各种手段来维持. 爱需要, 恨需要, 都需要.
就连所谓的爱上帝, 也需要经常去教堂.

并无永恒, 这就是他需要面对的真相. 除了算法, 信息, 结构, 原子和星天也许是永恒的, 而人却不是.

他也不知道写下这些有什么意义, 本来就没有什么意义.
他只是选择写下来, 发出去. 甚至期望她能够看到.
宇宙将幻灭, 太阳将塌缩和冷却, 只有他曾经在宇宙那浩茫时空的某一个点上, 曾经做出过那样一个选择.
他选择去生活, 去爱, 去痛, 去追求.

晚安

我对你的爱是如此微小, 在太空中, 听不到一点声音.
然而我爱你, 还有星星, 代码, 和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