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八岁


一点多的时候, 惊醒, 爱这个东西, 是一种暗号, 展示给爱你的人, 是一种语言, 千回百绕, 字字珠玑, 而展示给不爱你的人, 则是一堆乱码, 语无伦次, 难以忍受.

晚上应该是梦到她的回复, 解释了下最近回复断续的原因, 并详细地沟通了我们之间的关系的性质.

关于幼稚与付出.

前阵子和一些朋友聚会的时候, 大言炎炎地说自己几可随心所欲而不逾矩, 现在看来, 殊为可笑, 不过是没有真正遇到在乎的东西而已.

经过这几年的修炼, 有时恍然觉得自己已经成精了, 绝不会再之前和江南联系的时候, 那么逻辑不清, 幼稚混乱, 只留下一句”你可不可以不那么幼稚的评语”.
然而现在看来, 所谓成精, 不过并没有真正的留心过而已, 于是可以尽情任意地调笑, 逗弄, 生气就归她生气, 又如何, 反正并未有所求所望. 尽可放肆.

而对于她, 不知不觉间, 又像之前一样, 轻易地陷入一个”好人”的深渊里.
什么是好人, 就是愿意地克制自己的一切想法, 甚至克制感情, 只为了对方在某个时间的一点小快乐. 有时甚至克制着自己不表达对对方的感情, 只为不给对方一些压力.

然而这种好人其实甚为傻叉, 宠爱过甚, 人总会毛线, 而自己付出过甚, 则会自轻自贱, 懂得道理并没有什么卵用, 其实根子在于, 自己总不相信自己是被爱的, 处在安全的时候好, 一旦不安全感上浮, 立马傻叉了.

会为了假想中, 对方的不喜欢自己而过度买单, 会假想对方看到一个东西的时候反应(当然这个其实无法阻止, 人与人之间的互动就是预测, 预测便分准与不准, 丫这不就是智能的要义么), 然后做出针对性的行为.

可是很多情况, 这种不安全感所导致的行为, 是片面与错误的预测, 对方真是讨厌一个东西么, 对方真的喜欢被骄纵么? 其实都未必, 做最原本的自己才是最轻松最有效最真实的, 不需要想太多, 而过分在意的结果就是想到一个方案, 然后一旦想到这个方案可能带来的负面效果, 恐惧立刻占了上风, 于是否定之再出新的方案, 到最后, 行为进退失据, 左支右绌, 徒然让对方困惑.

而所谓过度付出呢, 应该仍然是被不安全支配下, 需要无时无刻地去求证, 于是希望在对方收到付出的时候, 表示感激, 于是就可以将那感激当作是爱.
这么看来, 过度付出甚贱, 其本质倒像是一种感情勒索和交换.当然, 对于我们homo species来说, 交换不可避免, social exchange理论已经昭示过这一点, 但是勒索却是过分, 付出, 然后利用人与人之间的亏欠来希望对方回报, 也是甚扯蛋的一种做法.

其实这事也简单, 索要就是索要, 付出就是付出, 只要把它俩断开连接, 一切由心而发, 就好, 所以, 今天, 你, 对, 说得就是你, 来祝哥生日快乐. that’s my need things. (你当然可以拒绝, 不过这种拒绝事情, 本来就可以, 你加上这句话, 不过是在加重让对方回报的情感交易砝码而已)

心理是一种很微妙的东西

说了这么多, 看官也许会觉得很扯蛋, 该活活该吃吃, 哪有这么复杂, 没错, 很多事情, 确实不是这么复杂, 然而一门理论追求的是普适, 而我们的生活追求的却不是, 你大可以迷迷糊糊找个伴侣, 过一生, 理论却不能随便说一句话, 然后对着观众, 谁觉得我是对谁就来相信我.
理论必须尽可能的包括一切情况, 具有普适性才行.
悲剧的是, 我即在生活, 也算从事心理方面的事情, 于是职业病, 会不自主地想自己的行为背后的普适性是什么.

敏感的灵魂, 粗糙的神经

我一直以自己灵魂敏感为荣, 于是能够看到很多别人看不到的东西, 于是别人也愿意也和我分享他们的真正的故事和想法.
然而, 是时候淡化这种敏感了, 敏感是一种力量, 也需要维护, 过多地敏感, 只会让人厌烦, 同时也让自己枯竭.
身怀利刃, 杀心自起, 适用于为政者, 也适用于这种敏感和柔软的力量.

人说心理咨询师, 平时应该更流氓一些, 更混蛋一些也不妨事, 在法律的限度内, 直男癌, 流氓, 浪子, 大男子主义者, 一切尽可尝试.
只要你心中真的爱一个人.

作为了一棵槲寄生

吸收过很多养分, 经历过很多路人.
有时遇到一个人, 心想, 若得之, 固然幸运, 若不得, 也必然在这相处中学习良多, 变成一个更好的人.然后成为彼此的养分.

然而我拒绝你成为我的养分.
会尽一切努力与自己的神经递质搏斗, 会无视它, 转移它, 冥想它, 忘记它.
爱丫.

在与自己这块惟一的战役中, 并不会轻易臣服.
这也是我在这二十八岁, 想写给自己, 写给你你们的惟一的一句话.
live is tough, love too.
but we still live and love.
想到这里, 会觉得自己所有的敏感, 柔弱都不会损伤自己的男子气慨(阉割恐惧么😂😂)
并不会反抗暴政的英雄, 却一定是一个与战胜自我的英雄.
甚骄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