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档

终于又要告别了, 虽然不知道还不会再见, 不过就算再见, 也属于另一个时空的故事, 在这个时空, 这个故事已经完结了。
昨天把近阵子的照片, 聊天记录, 以及所有相关的物品都整理了一下, 不多。不过整理的时候, 正好看到另一位朋友结婚的消息。

也是一位纠纠缠缠, 时时痛苦, 时时在朋友圈发负面状态看起来撑不下去的人。

看到别人的幸福的同时, 也会疑惑, 到底我们是怎么走到今天这一步的。
很久之前就意识到问题是我的焦虑与对方的回避,也一直在注意这个问题, 但是不知不觉的, 问题竟然越来越严重。最近三周, 我们几乎没有联系, 只联系了三次, 却均以失败结束。而这三次失败对双方的打击一次比一次大, 终于到了图穷匕见的地步 。

回看一步步走到今天这一段铭心刻骨, 跨越两年, 却又不死不活的感情。
只有一个感悟和一个思考。

人际关系的铁则

有一个人告诉我『像我们这样的人, 对别人好从来不会说出来的,我们只会默默的做出来。』。
我当时对这种言行不以为然, 这许多年来, 我母亲也是这样对我, 结果我很长时间一腔怨恨满心不解, 只觉得自己是一个没有家可以回的漂泊浪子。毕竟你不知道你的行为到底在对方那里意味着什么。
所以我对她说『我不认同, 像我这样的人, 说一分就做一分,做一分你就理解一分。』

也许在不少人这里, 言行合一是对的。 但是我却忽略了一点。

正如前阵子一个朋友说的『人际关系自有其对等的铁律。其中的细微之处和人情多层次的细腻都是不动如山的』。
在人际, 语言是需要回应的, 但是行动是不需要的。这就是人际对等的铁律之一。

当你做一分, 同时也说一分的时候, 无论你是不是意识到这一点, 客观造成的影响就是会给对方回应你的压力。
更何况每一分毫的爱都会从语言里泄漏出来。这种压力有多大。 我并不知道。因为我是施压那个,而不是承受的人。
也许正是因为这样, 所以在那些经典的故事里, 往往最后结局最好的, 都是那个不善言辞, 默默地对人付出而不说一句话的人。

每个人的反思能力不同, 有人在被爱之后,需要很久才能意识自己被爱, 而一个言行一致的行为给到人的,可能就是在对方还没意识到被爱的时候, 就已经被提醒『hi, 你被爱着呢』。平白无故需要回应。这也许就是我这一方最大的问题所在。

这同样也存在在不同人,不同关系中, 在与一个人关系没有那么好的时候, 对人太好, 于很多人而言, 可能是无法承受的。可能会导致对方那不足够强健的自我生出防御, 生出嗔恨, 生出怀疑。

关于纵情任性

为对方找了这么多理由。其实归根到底就一句话, 我试图从一个不爱我的人那里培养出爱来。
曾经一度我已经觉得已经成功了。
但是没有。

人际关系的铁律是一定需要遵守的么, 如果你看到一个人受苦, 而你就是心痛, 你真的会因为和他其交尚浅, 所以只会做你份内你们关系远近程度决定你可以做的事情么?

我不知道。
我已经在这一点吃了不少亏了。
可是我也因为这一点认识了很多很多像金子一般的朋友。
她, 也就是那个刚离开的人, 应该会觉得我的情绪十分的不稳定吧。情绪波动大, 最后一次见面喝得大醉,说了那么多胡话。

然而对我而言, 我一直觉得纵情任性挺好的。纵情任性, 我才保证自己本真不失, 才能遇到那么多金子一样的人。
纵情任性自有其底线, 那就是不伤害他人。
可是该哭的时候就哭, 该笑的时候就笑, 真的不对么。爱恨决绝又怎么了。
所以我从来没有收束过我的情感, 除非我认为这情感会对人造成伤害。那种情况下, 不如沉默。

举世视我为脑残。我会不会改?
我不知道,我自己是不在乎别人的眼光的,不过不希望这眼光伤害到我爱的人。所以某种情况下, 也许也会改的。

结论

写了好多, 也想了好多,怎么看怎么是一个没长大的孩子的臆语。
果然先天躁郁倾向的人, 无论长多大,无论怎么冥想, 情绪上的波动是无法改掉的。可能一辈子在某种意义上, 都会是一个孩子。

那就把这当成一个临近三十的一个低龄儿童的梦话吧。

说到底, 也许没有什么原因。就是不爱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