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性痴顽

    过于重要的知识

    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 最近情绪压力恢复到2018的水平,只坐着,就会不由处主的深呼吸与长叹气,胸口像压着一块大石,捱过每分每秒漫浸在空气中的窒息味道。好在心思清明,对于体内这癌变一样的混乱,习以为常不去多加评判。 终…

  • 我性痴顽

    互联网时代的接近与疏远

    上一次像这样安静的在咖啡馆写东西应该是疫情之前的事情了. 这样说来至少已经有二年了, 更甚至, 是桥咖啡和雕刻时光五道口店还在的时候的事情了, 算下来年头就更久了, 兴许都可以追溯到修宪之前, 至少是四年前的事情了. 过…

  • 我性痴顽

    环性心境的新冠日记

    2020年6月11日到6月14日, 北京新冠疫情四天确诊了51人, 这势头比起来2月初的时候有过之而无不及, 幸好, 做为一个”每年都有那么几天”的环性心境患者, 从三月到六月, 今年的郁结期看起…

  • 我性痴顽

    穿墙,巨婴与救主

    武汉肺炎以来,除了春节到二月初的一段短暂的窗口期外,当局的信息管控政策并没有改变,反而因为民众的不满而变本加厉。就在写作本文的昨日,新华社公众号的文章《让人说真话,天塌不下来》被封禁(并非全网封禁,目前仅是微信封禁,主要…

  • 我性痴顽

    一些消失的名字,绝望与爱

    回京五天了,从28号到2号,很宝贵的五天的,应该说这次回京并没有达成预期。 之所以要提前回京,是有三个考虑。一是提早回来,错过之后的返京高峰。二是期待回京后, 能够回到高效工作的状态里,去参与线上救灾活动,去好好读一读那…

  • 我性痴顽

    时局下的沟通与人心的封锁

    昨天晚上十一点准备入睡,一时手贱上了一下推。结果睡意全无,和朋友又聊了会天之后,就刷屏的CDC发了两条朋友圈。 被两位朋友批评了。 说是批评,其实是善意的劝告。而劝告的内容。仍然是关于建设性与本职工作。莫谈国事与自保。 …

  • 我性痴顽

    定格的表情.

    好久不写东西, 现在真的不会下笔了, 记不清什么时候看一部电影<时时刻刻>,里面有个老头,拿着手里的毛巾, 用一种撕裂急切,甚至是歇斯底里的语气说,我想把这一切写下来,这毛巾的气味,这触感,这皮肤的抚过的微风…

  • 我性痴顽

    1955年赴莱比锡抒怀

    白远 我懂得灾难,懂得贫瘠。 因为我出生后的第一眼, 看到的是烽火,看到的是饿殍。 你听到了吗?妈妈! 我要让你富强, 我要让绿树覆盖您的河流, 让太空亮起您的灯火。 听到了吗?妈妈! 我是您的希望吗? 告诉我如果有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