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这样的一个人》—卡尔罗杰斯文摘。

最近发生很多事。 下午的时候, 由于某个事情, 又升腾那种被诅咒感。 我们与生俱来的特质, 无论如何去安慰自己说, 那些无法改变的, 只需要去接受就好。 然而当这种特质深刻地化成毒药和烈火, 烧死自己心爱的事物的时候。 那种宿命感, 以及对自我的憎恨和愤怒仍然会满溢出来。 好在我知道这种情绪会过去的。 于是重读个人形成论。 试着去理解自己, 去理解他人, 去原谅自己和他人。 去抚慰自己, 也抚慰他人。 摘一段『当事人中心疗法』的序言。 […]

继续阅读 …

依恋理论的基础—依恋系列之二

这是依恋系列的第二篇文章, 由于强迫症的性格, 因此还是会尽量详细地把书中我认为重要的地方都包括到。 本文主要讨论依恋的两个先驱研究者John Bowlby和Mary Ainsworth的工作与研究方法, 从中引出依恋理论的主要内容, 最后回归到婴儿的抚养期, 讨论母亲的抚养风格与婴儿依恋风格的互动关系。 以及婴儿在长大后依恋风格在各方面的影响。 John Bowlby: 依恋的生物本能 John Bowlby是依恋理论的开山祖师, 他[…]

继续阅读 …

依恋理论简介,依恋与心理咨询–依恋系列之一

由于生活上的一些原因, 最近对于依恋理论比较关注。昨天下单了《心理治疗中的依恋》(David J Wallin  万千心理,稍后此系列不再注明参考文献)一书, 最近打算写一系列读书笔记, 来探讨依恋这个问题。 什么是依恋理论 所谓依恋理论, 是指婴儿与母亲(或者其抚养者)之间亲密关系互动的方式, 婴儿幼时有两种需求, 探索世界的需求, 和安全的需求,而在满足这两种需求的过程中, 母亲的角色至关重要, 母亲对婴儿的不同的对待方式, 会造成[…]

继续阅读 …

生而为善之五—–肢体语言,冥想与舞蹈

熟悉我的童鞋都知道我对肢体语言有所涉猎,而且也已冥想也相当一段时间,这两门技艺,虽说现在仍然处在业余的水准,不过自夸点说,离迈过专业门槛也只一线之隔。 可是舞蹈呢,舞蹈和这门技艺又有什么关系。 大概一个月之前,到单向街书店听陈冠中谈香港文化,陈sir还是那么神采弈弈、老而弥坚,可是讲座中最招眼的却不是陈sir,而是另外一位洛枫女士,我当时初步地观察了会便发现,洛女士在讲话的过程中,不是只用嘴在讲,她的整个身体会配合她讲话的节奏,而且虽然[…]

继续阅读 …

生而为善—之三

今天是七夕,首先祝童鞋们那个节日快乐了。 然后再写首不那么应景却是自己经常在这种日子想到的一首诗: 月子弯弯照九州 几家欢乐几家愁 几家夫妇同罗帐 几个飘零在外头。 今天在单位加班坐了半天,写了一阵子程序。越写越高兴,现在坐在键盘前,才算是淡淡地有点感觉到,丫今天七夕啊。。。。 不论七夕与否,孤寂的路是自己选的,与人无尤。 上次聊到了人类与动物的情绪相似性,这次接着聊情绪。 基本上,情绪牵涉的生理机制,有这么一些,脑与神经,内分泌。这样[…]

继续阅读 …

生而为善—之二

昨天写完日志,回头对它仔细端详,还是觉得不够好,口语化的特点太过于明显,观点一词出现得太频繁,虽说写博客不必像写学术论文一样求每字每句的严谨性,但适度的通畅、简洁还是需要的,继续请各位童鞋们提出意见。我会请吃饭的呐。     今天一天忙到无语,而且有点晕晕沉沉的,下午的培训会都忘记参加了,中午水煮鱼和腰果虾仁又是没抢到几口的节奏。下午月末公司真心话,一同事说,我们的员工缺少狼性除了在中午抢饭的时候。。。     本来的想法是查找一些相关[…]

继续阅读 …

生而为善—之一

总算开始写东西了。 今天一天忙了一天,下午单位又是吃给人过生日,又是吃小龙虾,让人惊叹最近互联网公司竞相比赛福利,真是神仙比赛,小鬼享福。     到晚上终于坐在桌前,开始准备写东西,才感觉以自己对自己的要求,这篇千字文章,无论如何是无法保质保量地完成的。 一篇言之有物的文章,总不可能是临时像写小说一样,一气呵成千字,这两天在地铁上一直想把集异璧的一些东西写出来,可是GEB很多迷题,光解开一道就需要一定的时间,再加上画数学画图,网页公式[…]

继续阅读 …

自我实现预言,说恨她就恨,说爱她即爱

以前看津巴多时,就对自我实现预言特别感兴趣。貌似自己在七八岁看郑渊洁童话时,老郑就提到过这个理论,当然老郑的书籍以忽悠见长,不过起码在自己的印象中留下了一个底子。     自我实现预言(self-fulfilling prophecy),指对情势的错误认知导致自己一种新的行为出现,而这种行为又会作用于情势,使得原来对情势不正确的认知成为现实。     这种现象很早就被各路牛人们认识到了,而且各种使用中,举一个童鞋们最熟悉的例子,杨过与小[…]

继续阅读 …

二进制指数退避算法与追女生的关系控制

术语解释: 在以太网运行中,如果两个电脑同时向网路中发送信号的话,存在冲突的可能性,为了减少下一次冲突发生的可能性,以太网采用二进制指数退避算法(是否听起来很牛叉的样子。。。。)来避免冲突。 其具体做法是:某个发送主机在发送数据包时,一旦检测到有其他主机也在发送数据包,也就是检测到了冲突,那么 1. 将冲突发生后的时间划分为长度为2t的时隙 2. 发生第一次冲突后,各个站点等待0或1个时隙再开始重传 3. 发生第二次冲突后,各个站点随机[…]

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