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原子化的罪魁

大约从去年开始, 禁用微信这个想法就时不时的从头脑中冒出来, 似乎是出于一种说不清楚的原因, 微信这个曾经最喜欢的产品并没有让生活变得更好,反而是让生活变得混乱了. 但是也没有仔细思考过这个问题.

今天临傍晚的时候看到石勇的一篇文章<社会进入烦闷时代>, 受这篇文章的启发, 才清晰的意识到, 微信这个东西, 为什么没有让人们的还有生活变得更好, 却反而让一切变得更糟糕.

我一直认为, 心理上的自我分析是有着一定的普适价值的, 人们共享着几乎一切的心理机制和大多数的心理意象. 一些高敏感个体比大多数更好把内在的动力给意识化, 而这种意识化的过程, 其实质, 可以看做一部分的心理社会学. 注意, 不是社会心理学, 这里我用心理社会学这个词, 指一些事件对社会中普遍的人的心理影响.

在我的模糊的感觉中, 我一直把04年当成我的启蒙时代, 在04年之前, 我的世界中, 最重要的议题也是惟一的议题是"我在发生什么事情".

那时并不关注政治, 也不关注除了我的生活之外的其他事物.

从04年读<中国农民调查>, <南风窗>, <杂文月刊>开始, 我开始关注社会议题. 一直到现在.

石勇在文章中, 把改革开放以来的时代心理, 分成:
憧憬--->焦急--->不满---->愤懑--->沉闷--->烦闷

04年差不多正对应到不满这种情绪开始的年份.

我对社会心理的观感与石勇先生略有出入, 大致来说, 这种社会心理的演变即有技术和时代的烙印, 还有代际更替的影子.

从技术上来说, 谈及社会心理, 首先要定义社会事件, 而社会事件又首先要必须呈现在公共舆论场中, 因此, 社会心理的演变过程, 也公共舆论的议程权力的定义有关.

在憧憬, 焦急, 不满这三个阶段, 公共舆论仍然掌握在纸媒手中, 纸媒的权力仍大, 虽然说党媒一直姓党, 但是或者由于当时舆论场默认的读者是受过高等教育的精英的原因, 纸媒戴的镣铐要比现在轻得多, 也小得多, 可以看到那个年代, 南风窗中会公然讨论香港七一大游行, 台独问题, 邪教问题, 环境问题, 现在翻开前文所述的那几本杂志, 仍然会惊叹于那几年言论尺度之大.

这也自然是因为当时的文宣固然可以给当地政府带来压力, 但是除了央视东方时空, 焦点访谈等等有限几个节目外, 其他的媒体能够直接给政府造成压力的几乎可以说是没有. 而以上栏目从某种意义来讲可以视为古代的御史台分支机构. 既然属于体制内, 那给些自由空间自然也是无妨. 毕竟杜宪和张宏民所能做的, 也无非是在新闻播报时语气低沉, 全黑出镜而已.

然而随着互联网pc时代的全面展开,事情和以前相比, 慢慢就不一样了, 印象最深的还是08年09年两年, 回头来看, 瓮安事件, 石首事件, 温州动车事故, 512大地震, 新疆75事件.

在那两年, 应该是归功于校内网, 百度贴吧, 凯迪社区, 天涯等等社区的力量(那时微博刚刚露出一点苗头, 尚无法形成强力的舆论场), 突然之间, 事件相比之前以成倍的速度传播开来, 同时在传播过程中, 谣言倒逼真相的机制罕见得导致了, 新闻联播用大篇幅来报道一起刑事案件这样的奇景.

08到10年, 普遍的观感是千头万绪, 体制内积极的力量和消极的力量似乎一天一个样子, 唱红歌和影帝不断的强调法制民主自由两种截然不同的声音同时出现在舆论场中.

石勇给那个年代下的定义是沉闷.

我觉得不是沉闷, 而是彷徨, 希望和绝望并存, 看起来即像光明的前夜, 又像末日的喧嚣.

然而有一天我却是同意石先生, 即使在当时那种情况下, 人类的内心其实是还是一种心理能量的, 也就是说在内心深处, 绝大多数的人, 还是相信人们之间是有联结的, 他人的事务并不非和我无关.

我还记得08年晓波先生被授予诺贝尔奖, 晚上得知这个消息, 我在宿舍时里心潮澎湃, 点了一根蜡烛, 开窗对着窗外大叫.

然而自薄督倒台, 眼看着新闻联播一天天播成敏感词, 那段时间过去之后, 等到小熊维尼上台, 微博和微信时代开始, 一切突然与之前完全不一样了.

仔细盘点起来, 至少有这么几点不同.

  1. 无孔不入的网络实名制. 500人的微信群的段子使得自我禁言成为移动互联网时代的主要特征.
  2. 微信时代主要的社会关系都基于所谓真实社交, 这种真实社交的实质是更进一步的将人捆绑在社会礼仪, 身份和标签的定义中.
  3. 公共舆论场彻底死亡, 曾经活跃的公共知识分子被集体消灭.仅剩的知识分子
  4. 在商业的裹胁下, 动机质疑成了百试百灵的手段, 在柴静纪录片事件, 雷洋案中, 均可以看到, 自媒体的所谓人血馒头属性, 而这种还有属性又加剧了对为数不多的舆论场的质疑. 这一点其实值得展开来说, 北岛曾经表示诗歌的两个敌人, 专制与商业, 实质也就是1984与美丽新世界两大母题. 从近些年的演变中,可以看到, 专制与商业在某些情况会呈现出意外的同谋.
  5. 由于一切渠道都被堵死, 一切理性的声音都被消灭, 民众被封入信息孤岛, 而且相互怀疑. 进入人性的绝望期.

这就是微信时代的真相.

查探这些变化, 其原因是复杂的.
除了专制和商业的力量之外, 还有一个潜藏的与整个趋势相合的力量, 便是所谓的人工智能革命和后现代的人性质疑.

人工智能革命带来了两个后果, 其一是这场革命正在一步步地打碎自文艺复兴以来的整个人类社会的信仰根基, 也就是以存在主义和人本主义为基础的道德和人性自信. 随着后现代科学的发展, 对神经科学, 生物学和人工智能方面的研究, 都在摧毁古典的传统的, 对于善的定义.

在这种变迁之下, 知识分子发现自己那种非常朴素和基础和道德自信不再像以前那样足够坚实, 这种自信在价值多元前面变得可疑. 而这种疑虑同时也会更进一步被专制政府所利用. 专制政府敏感地觉察到, 可以利用这种疑虑来发动群众批斗知识分子, 甚至不需要发动, 民众出于表演欲望和迫切要求自主要求自决甚至单单是无法容忍自己不如知识分子的嫉妒心就足够使得民众自发的组织起来攻击知识分子.

而另一方面人工智能同时也给专制政府带来了巨大的权力, 无孔不入的实名制, 无处不在的监控, 即将到来的全民dna资料库, 将使得专制权力再无制衡之力, 掌握这套系统的人将再无任何力量可以制衡.

当然也不必将这一切看得过于悲观, 以上的分析并不是说专制的力量从此就不可再战胜.
毕竟任何国家的任何政体, 一旦长久地违反人性, 其结果必然是灭亡. 从这个意义来说, 满清可以强迫汉人留辫, 却绝不能彻底禁绝儒家做文化灭绝.

但是以上的分析却只能得出这样一个结论, 在当前的时代下, 掌握这套专政系统的人与被专政者不再拥有合理的沟通渠道. 双方之间由于可见的巨大的力量悬殊, 使得黑天鹅或者灰犀牛事件将发生的更加频繁.

这类事件的发生往往会有以下几个特点, 一是同时性, 其发生的根本原因是生存在这个系统中的个体, 由于共享共通的人性, 因此在道路以目, 一呼百应时, 所存在的那种心理上的相互理解.

也还真可以用到石勇的那个公式.

如果对当下社会的人做一个建模的话, 就是, 不满+不敢. 因此一个人会因为不满而预期到社会中的其他人对这个系统也是不满的, 但是同时也会因为不敢而预期到社会中的其他人不会做出实质性的行动来反对这个系统.

而在经过雷洋案, 我不是药神, 等等近几年的事件洗礼之后, 所有人都会明白自己的生活是纸糊的, 守护在这个生活外部的仅仅是这个国家的经济, 政府对社会的强力控制.

否则的话, 长久以来积压的被剥夺感, 不安全感都会随时引爆点燃, 化为巨大的戾气.毁掉一切.

我们面临的是整个时代的变局, 只是作为一个千年专制王朝, 我们还要加上专属我们自己的问题.

《我是这样的一个人》—卡尔罗杰斯文摘。

最近发生很多事。

下午的时候, 由于某个事情, 又升腾那种被诅咒感。
我们与生俱来的特质, 无论如何去安慰自己说, 那些无法改变的, 只需要去接受就好。 然而当这种特质深刻地化成毒药和烈火, 烧死自己心爱的事物的时候。 那种宿命感, 以及对自我的憎恨和愤怒仍然会满溢出来。

好在我知道这种情绪会过去的。

于是重读个人形成论。
试着去理解自己, 去理解他人, 去原谅自己和他人。 去抚慰自己, 也抚慰他人。

摘一段『当事人中心疗法』的序言。
如果你同我一样, 处在生命中那些沉重的时刻。 不妨把下面的话读出来。 大声的。

『本书要说的是痛苦和希望、焦虑和满足,每一个治疗者的咨询室里都弥漫着这些感受。它要讲述每一个咨询师和来访者之间所形成的关系的独特性;还有在这类人际关系中, 我们所发现的普遍性的要素。这本书要说的是我们每个人的高度个人化的经验。它要说的是来访的当事人,通常情况下,当事人坐在我咨询室的桌子的另一边,为成为一个真正的他这个自己而苦苦挣扎,同时又极其害怕成为自己——他在努力体认他的经验的实质, 努力想参透那种体验本身的意义,但是又对这种期待充满强烈的恐惧。

这本书是写给我自己的,我作为一个咨询师, 与一个来访者坐在那里,面面相对,尽我所有的能力,试图深刻的、敏感的参与到他的自我挣扎之中。它是写我的,写我试图感知他的经验,以及这种经验对他来说所包含的意义、感受、体验和滋味。它写的是我自己,写我的一种无奈和慨叹,即在理解当事人时人类容易犯错误的倾向,慨叹仅仅因为一次偶然的失败,当事人就会把生活理解成现在似乎一成不变的样子;慨叹失败就像沉重的物体,穿过错综复杂的、微妙生成的成长之网落下来。

它写的是我自己,写我像助产士迎接新生命那样为一个崭新的人格而欢欣鼓舞;写我怀着一种敬畏的心情, 注视着一个他人, 一个他人的自我,显现成形;写我亲眼目睹一个我参与其中而且起着重要促进作用的个人的诞生过程。它写的是当事人和我自己,我们惊奇的把那显然贯穿所有经验的强健而有秩序的力量,把那看起来深深根植于宇宙中的力量视为一个整体,我相信, 这本书写的是生活,在治疗过程中展现的生活——如果我们能够在治疗过程中为个人的成长提供契机,生活本身所具有的盲目而强大的、有时是破坏性的能量, 可以由于其趋向成长的冲动而展现出来。』

『我还想和各位分享我的内心世界, 我想告诉大家,通过数千个小时的临床经历,在与那些陷入巨大痛苦的当事人密切接触的过程中, 我个人所学到的东西。

坦率的说, 这是一些对我意义重大的体会,我不知道这些地你们是否也适用。我无意把它们做为一个指南或者忠告呈现给别人。 然而我发现, 当别人真心诚意地告诉我他的内心动向时, 我会受到很好的教益;至少这可以让我更敏锐地觉察到自己的内心动向是如何与他人不同。正是在这样的意义上, 我愿意与大家分享我所获得的个人体会。我相信, 在每个案例中, 早在我有意识地了解这些体会之前, 它们已经变成了我的行为和内在信念的一部分。这些都是零散的、不完善的知识。我只能说它们对我个人曾经、而且现在还是非常重要的。我不断地反复温习这些体会。我有时不能将它们付诸行动,但是事后我会感到很遗憾。我有时遇到一种新的情境,也会错误预测,是未能将这些体会落实于应用。

在我与他人的交往中, 我发现, 从长远来看, 自己表里不一的行为是没有益处的。在我生气和不满时, 做出一幅平静和友善的样子, 这是没有用的; 不懂装懂, 是没有用的;在某一时刻实际充满敌意, 却装作一个仁慈的人, 是没有用的;如果实际上即害怕又缺乏信心, 却做出非常有把握的样子,是没有用的。即使在一个非常简单的层面上, 这个说法也确凿无疑,当我感到不舒服的时候, 却装出一切都好的样子,那毫无益处。』

『所以,我感到,在我的态度中使自己成为真实的自己,会有实际的效果;知道何时自己达到了耐心和容忍的极限,而且把它做为事实接受下来,知道何时我急切地想塑造他人, 左右他人,而且把它作为为内心的事实接受下来。我愿意接纳这些感受,如同接纳温情、兴趣、宽厚、友好、理解等感受一样,因为这些负面感受也是真实自我的一部分,只有我把这些态度作为事实接受下来,作为自我的一部分接受下来, 我与他人的关系才会变得真实自然,才能不断成长, 才能济地变化。』

『对我来说, 体验就是最高的权威, 我自身的体验就是确定性的试金石,别人的思想, 我自己的思想, 都不能和我的体验一样具有权威性。我必须一次又一次地返回到体验中, 去发现一个接近真理的东西,因为它就存在于成为我自己的过程之中。』

『生活, 在其最佳的状态中,是一个流动、变化的过程,其中没有什么是固定不变的。在我的来访者和我自己身上,我发现,当生活非常丰富、非常有价值的时候,它就是一个流动的过程。体验到这个过程既令人感到陶醉,也让人感到些许的害怕。我感觉,如果我能够让经验之流带动我朝向未来,朝向我仅仅朦胧意识到的目标前行, 我就会处于最佳的状态。这样,在随着我错综复杂的经验之流一起飘浮的过程中,在试图对它永远变化复杂整体所做的理解中,显然不会有什么固定不动的点,如果我能处在这样的变化过程之中,很显然,我就不会持有什么封闭的信念体系, 持有一套毫无变化的规则, 对我的经验不断变化的理解和解释会指引着我的生活方向。生活总是处在变化形成的过程之中。』

遇见罗杰斯。 是一件太幸福的事。

依恋理论的基础—依恋系列之二

这是依恋系列的第二篇文章, 由于强迫症的性格, 因此还是会尽量详细地把书中我认为重要的地方都包括到。
本文主要讨论依恋的两个先驱研究者John Bowlby和Mary Ainsworth的工作与研究方法, 从中引出依恋理论的主要内容, 最后回归到婴儿的抚养期, 讨论母亲的抚养风格与婴儿依恋风格的互动关系。 以及婴儿在长大后依恋风格在各方面的影响。

John Bowlby: 依恋的生物本能

John Bowlby是依恋理论的开山祖师, 他首先从进化心理学角度来对依恋进行理解, 前文已经进行简单的介绍, 依恋是脆弱的人类婴儿, 与保护者形成情绪纽带, 从而保证自己生存的一种进化机制。这种机制可以从三个方面来观察到。
1. 婴儿时刻寻求, 并监测着保护者(通常是母亲,虽然保护者也有可能是父亲,但是仍然有证据证明,婴儿更倾向于向母亲谋求安全感。因此正文对保护者和母亲不再作明显的区分。)的位置与动向, 并通过爬向、哭闹等与保护者保持亲近。
2. 婴儿在探索环境的过程中, 会不断地回到保护者身边呆上一阵子,休息一阵子之后, 再继续地去探索环境。
3. 在面对危险情境和受到惊吓的时候,会逃回到保护者身边。

在这些行为中, 婴儿是将母亲作为一个安全感的来源来使用的, 婴儿在面临危险时与其他动物的不同地方在于, 其他动物是寻找一个安全的地点, 而婴儿则是要寻找一个比自己更强壮, 更聪慧的人来获得安全感。

  • 亲近感与可获得性

Bowlby还认为, 这种安全感建立的成功与否, 有两个因素是重要的, 一是保护者的可亲近性, 二是保护者的可获得性。 即当保护者能否满足婴儿的情绪亲密要求, 给予婴儿抚慰, 二来保护者是否是稳定可预期的存在的。 同时这个可获得性不单单是物理上的可获得性, 也是情绪上的可获得性, 比如如果一个婴儿反爬向母亲, 但是母亲略生气的一巴掌把他拍开, 或者不耐烦粗手粗脚地抱起他, 那么从情绪上来讲, 这个保护者就不是可获得的。

可获得性是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 在亲密关系中, 不少文章会提到对可获得性的操纵, 青年男女经常会使用所谓『欲擒故纵』, 『若即若离』等等手段来进行可获得性的操纵。而这种行为与母婴依恋之间关系的相关性,倒还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课题。

  • 与当时代的反动

我个人在读这一段的时候也深受Bowlby所感动, 在当时那个时代, 精神分析的解释当道,而精神分析将人的病理性发展的来源理解为源自儿童的幻想, 而不是真实的生活事件。Bowlby极为反对这一点, 特别是他在一次事件中面对自己的督导师的冷漠的时候, 他的沮丧和苦闷达到顶点:
这位可怜的女人精神崩溃的事实, 对她而言却无任何临床意义---说实施, 这让我觉得恐惧, 从那时候开始, 我一生的使命, 就是要证明真实生活的体验对发展有至关重要的影响。
他花了近3年的时候治疗和研究行为不良的少年, 发表了《四十四名青少年小偷, 他们的性格和家庭生活》, 并于1949年被世界卫生组织委任撰写于二战中无家可归的儿童的情绪命运的论文。

Mary Ainsworth的研究方法与陌生情境实验

Mary Ainsworth最早是通过招聘广告参与到了John Bowlby对依恋的研究中, 后来对依恋理念的成熟有很大的贡献:她发现依恋系统的可塑性, 从而将依恋理论推广到成人;她辩识出决定婴儿依恋风格的关键因素在于母婴之间的沟通模式;她强调儿童对照看者预期的影响, 并以之建立出亲密感的内部工作模型;不过在这里, 她最大的贡献是, 对Ainsworth陌生情境实验, 在这个实验中, 她使用科学的方法对依恋风格进行明确的分类, 后来我们提到的依恋理论, 多是指在Ainsworth陌生情境实验中的现象。

Mary Ainsworth先后在1954年, 1963在乌干达首都Kampala和美国Baltimore进行过对依恋风格的研究, 在乌干达首都Kampala, 她用了9个月时间, 对26个还没断奶的婴儿家庭进行自然观察, 每个家庭每隔两周观察两个小时,然后使用收集到的数据来回答有关依恋个体发生学的一些基础问题。

十年后, 在美国, Ainsworth重复了她的实验, 仍然是26个怀孕妇女, 这次时间为期一年,每个家庭经历18次, 每次4个小时的观察。但是这次的实验结果与却十年前与乌干达的结果有些不同。在乌干达的实验中, 婴儿在家中对保护者表现出明显的『安全基地』的行为, 但是在Baltimore, 相当的婴儿没有表现出这个行为。

陌生情境实验正是从这样的一个疑问出提出的, 因为在早期Bowlby的理论中, 『安全基地』是依恋理论的一个核心要件, 因此Ainsworth需要设计实验去证明这个假说。
而她所设计出来的, 就是大名鼎鼎的Ainsworth陌生情境实验。

  • 陌生情境实验

这个实验约持续20分钟左右, 母亲和12月大的婴儿来到一个到处都是玩具的房间,而后每三分钟呈现一个场景:
1. 母亲在的时候让婴儿探索
2. 母亲两次离开婴儿
3. 母亲两次与婴儿重聚
4. 陌生人(经过训练的婴儿观察员)出现在婴儿面前
Ainsworth期望在这些场景中,婴儿能够根据母亲的在场与否表现出安全和焦虑, 进而验证安全基地的假说, 但是实验结果却让 Ainsworth感到意外 ,在这些婴儿中, 非常明显地出现行为上不同, 正在这个实验中, Ainsworth完善了依恋理论的核心骨架, 并提出了三种不同的依恋风格。

依恋风格分类与影响因素

Ainsworth认为, 在这个实验中, 婴儿存在两个系统, 即探索系统和依恋系统, 这也是婴儿的两种主要的需要, 根据在不同环境中, 不同的系统的表现可以将依恋分为安全型, 回避型, 矛盾型以及混乱亚型。在这里进行详细的阐释:

  • 安全型依恋

安全型依恋即是符合Bowlby和Ainsworth早期观察的一种依恋风格, 他们在陌生情境实验中表现出灵活的能力, 在受到惊吓下会逃回母亲, 能够被母亲的亲近所安慰, 也能够在安慰之后自由地对环境进行探索。Ainsworth认为,与母亲在重聚时而不是分离时的反应, 更能说明婴儿是安全型还是不安全型, 安全型的婴儿在与母亲重聚时会快速地被抚慰, 几乎在与母亲重聚的一瞬间, 婴儿就能够获得自己需要的安全感。

  • 回避型依恋

回避型依恋风格对环境的变化并不敏感, 无论是母亲在场与否, 婴儿的注意力似乎都在探索周围的环境中, 看起来非常的平静。他们不会表现出任何想要亲近的欲望, 而且对母亲任何富有感情性的表示都充耳不闻。 但是从心率监测得到的结果看, 在分离场景中, 婴儿的心率很明显是加快的, 而且在实验前后, 回避型婴儿的皮质醇水平(一种人体主要的压力应激激素)都明显地高于安全型婴儿。
因此, 回避型婴儿并不是对分离无动于衷, 而更像发展出了一种独特的抑制策略, 一方面将注意力转移到探索系统上, 另一方面, 自我抑制了依恋系统的需求。稍后我们会看到这种策略的产生, 与抚养者的沟通模式有着密切的关系。

  • 矛盾型依恋

存在两种矛盾型婴儿, 一种是生气的, 他们在与母亲重聚时表现出即想与母亲亲近, 又表达愤怒并想拒绝母亲的行为, 另一种是被动悲伤的,重聚时表达出无助, 胆怯地向母亲寻求安慰。而这两种类型在与母亲分离时都表现出淹没性的悲伤,甚至几度使实验中断, 而即使母亲在场, 他们对母亲的迷恋, 也似乎在寻找一个不在场的母亲。
对于矛盾型依恋风格而言, 他们的母亲的抚养很可能是无法预期、不可捉摸的, 也因此矛盾型似乎在不断地纠缠着他们的母亲, 从而试图将能够获得的亲近感最大化。

  • 混乱亚型

混乱亚型是Ainsworth的学生Mary Main发现的。她发现在有一类婴儿是无法安全按照以上三种类型来进行划分的,他们的反应是不可捉摸的、怪异的, 他们在重聚时, 或向后躲开母亲, 或者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瘫软倒地, 或者茫然恍惚, 或者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巴。因为这种行为持续时间较短, 因此一直没有被发现。
在后续的研究中, Main发现, 混乱亚型这种奇特的反应, 很可能是因为两种原因, 一则, 母亲即是亲密的来源与安全基地, 但是同时又是危险的来源, 这种情况在虐待婴儿的父母中多见, 在在虐待情况的婴儿中, 有82%被鉴定为混乱型, 而对照组只有18%。二则, 母亲经常感受到恐惧。因此很可能, 婴儿在亲密的互动中继承了母亲的情绪。混乱型在贫困, 精神病人群, 滥用药物等人群中比例极高。
需要注意的混乱型是一个亚型, 因此一个混乱型, 一般同时也从属于以上三个类型之一。

  • 母亲的抚养方式对婴儿依恋风格的影响

Ainsworth在观察中, 并不是那些与婴儿有更多互动的母亲更能够抚养出安全型的婴儿, 因此她断言, 真正重要的是沟通的质量而不是数量。我们仍然从三个主类型一一进行论述。
安全型的母亲对婴儿的需求具有惊人的解读能力, 能够在婴儿需要亲近时对其进行温柔的抚慰, 也能够在婴儿烦躁需要放婴儿去玩耍, 这种解读能力提供了坚强的后盾, 同时又不具备侵入性。这种沟通被理解为是合作, 而且是随情况变化的。母亲表示出对婴儿的理解, 而且有能力处理婴儿的需求。
回避型的母亲似乎对拒绝依恋行为,他们不具备情绪上的可获得性, 当婴儿需要情绪抚慰性, 他们或者拒绝抱孩子, 或者在抱孩子时动作生硬冷漠, 婴儿对母亲的拒绝表示出生气的情况很常见。而婴儿所发展出的回避策略在这种情况就完全可以理解了,抑制对于依恋的需求一来回避了自己被拒绝的可能性, 更重要的是躲过了把母亲推得更远这种让自己害怕的愤怒。 前言提过, 依恋是与婴儿的生存本能密切相关, 一旦产生对自己的保护者产生愤怒, 将希望将其推过, 其后果是毁灭性的。
* 矛盾性的母亲能够回应婴儿的需求, 但是其回应是无法预期的, 似乎是由于其自己不稳定的心理特质, 她总是无法恰如其时给婴儿以反应,由于其反应是不可预料的, 因为婴儿往往采取更夸张, 持续的反应来表达自己的需要, 以之来最大化从母亲那里得到的回应。

婴儿依恋风格的长期影响(部分)

本章重点不在这里, 因此只提一点自己比较感兴趣的, 不同的依恋风格在青少年時期的不同表現。
在学校里,安全型儿童经常得到与自身相符的, 教师温暖的对待,回避型儿童(经常是闷闷不乐的, 傲慢的,或者对抗的)却容易引发出别人愤怒的控制性的反应, 而矛盾型(看上去即黏人又不成熟)容易被过度宠爱,被当作更小的孩子对待。常常看到回避型的儿童在欺负其他孩子,矛盾型的孩子经常是被欺负的孩子, 而安全型即不被欺负, 也不欺负人。

结论

本文主要讨论了从John Bowlby到Mary Ainsworth对依恋理论的先驱性工作, 同时介绍了依恋理论主要的研究方法, 自然观察与Ainsworth陌生情境实验, 进而从实验中婴儿的不同行为, 引出三种不同的依恋风格, 并讨论婴儿何以形成这些不同的依恋风格。 母亲的母婴互动沟通对其塑成至关重要。 最后简单提到了不同依恋风格在学校中的惯常表现。

昨天与一位旧友聊天, 提到一句话, 这话是我以为不言自明的, 但是旧友却提到这话对不同人而言是极端重要的。

『没有人能够断言你的生命, 心理学也不能。你能够通过心理学更了解到自我的一些事情, 但是无论何时, 你总能够按照你自己的心意去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