驯服你心中的那头象 上篇

有时转身看看自己,变化也挺大的,高中时业余生活不外乎玩游戏,看小说,总之就是宅,现在居然能一周三到四天是过十二点才回家的,居然能周末两天都在外面疯,而且最好的是,自己依然还是自己,拿出自己当年给未来的自己写的信,面对着十六岁时青涩的我,依然还能说,还在同一路上。

所谓成长,一定是沿着自己的性格逻辑自发的一条路。

所以有时候有人告诉我,说你太没有执行力,你就应该如何如何,比如你怎么不读博,你怎么不直接联系理查德-道金斯,你怎么不直接给高德纳写信,你怎么不直接申请伯克利。。。。

好像这世界上那些牛人,都是一时冲动,敢想敢干,于是成功就那么简单似的。

你的自我价值感和他们一样高么? 他们父母曾经给予他们的爱,你的虎爸虎妈给过你么?你的沟通能力,看问题的深度和他们一样么?你像他们一样完全不畏惧成功么?你像他们一样对自己的未来有完全的信心么?

试想一个高中孩子给高德纳写信,说我很仰慕你啊叔叔,你那计算机程序艺术是什么意思啊,你能不能给我讲讲什么是二叉树啊?

你的英文水平够么,你这封信除了表达仰慕有什么实质性的内容么?高德纳除了得到你的仰慕(这东西对人家来说太过廉价)还能从你这儿得到什么东西?高德纳---一个图灵奖获得者,如果真有时间天天给一封空洞没有内容的信回信的话,他也绝对写不出《计算机程序设计艺术》,即使有天他心情好,给你回信勉励你要好好学习啊,也完全不表明他会和你建立长久的关系。

你若不够强大,真是连仰慕都不够资格。因为你所仰慕的人的仰慕者太多。

记得某个历史学家(记不清是黄仁宇还是唐德刚),研究历史时,民国时的外交部长(顾维钧)就是其叔叔辈,于是他经常可以前对询问旧事,对于他而言,历史不是故纸本中的传说,而是血脉里活活生的人物,这种情感上的距离,与你一个山沟沟出来的孩子,为了改变生存状况而立志要搞历史的人,对历史的感悟感觉怎么会一样。

所以社会学才会研究社会阶层的流动性,所以经济学才会有路径依赖这个提法,放在个人身上也一样。要成为你真正想成为的人,你要与很多东西斗争,你要反身与某些爱你的东西为敌。这些冲突,郑亚旗薄瓜瓜习明泽他们,会有么(当然他们有他们的问题和困境)?

他们出生进拥有的资源,你完全没有,你所有的,充其量是你自己的不甘,你对自由的向往,和一些困在短见里的爱。。。

没错,困在短见里的爱,那爱可能过于害怕风险,过于谨慎保守,甚至带着些许控制倾向,可是也正是那爱,如此繁盛,不次于这天下任何一人,给你动力让你去跑去闯,然后将对风险的担忧留给自己。

有些人为了所谓的向上爬,为了所谓的改变命运,对自己狠,对自己狠于是也对别人狠,一个可以头悬梁锥刺骨自我虐待的人,如何会认为其他人是配得到爱的人------我都对自己那么狠,你凭什么让我对你好?我都受了这么多的苦,你凭什么无缘无故遇到那么多好人?--------这种逻辑,我若妄自揣测一下,只怕也是芮成刚的逻辑,是欧阳少恭的逻辑,

我完全不赞同这种强制力,这种所谓毅力,过于相信人的理性力量,首先不论人的理性有没有强大到那个地步,光是理性过于发达之后面对一个无癖无疵的人,面对一个相处时时时处处把我当做修行进阶的工具,仅这一点,想想就令人不寒而栗。

既不能对自己狠,又背负着固化的阶层特质,然而人人不甘于此,每人心中,何曾不曾想过改变世界,想意中人驾五彩祥云而来接自己,怎么做?

我从高中时开始跑步,当时跑步的初衷记不清了,好像是当时看小说入了魔,只想做一代绝世高手,买了些精武,还有道家内功精要,中国气功(封面一群老头老太。。。),又是练五禽戏,又是翻道德经,拿着本周易参同契,只想参透天地,有朝一日飞腾而去。。

这种上进的姿势,从来不曾持久过,总是三天打渔两天晒网,归根到底,如果没有外在力量,只靠自己的所谓毅力,极难把自己拎起来,毕竟想的力量也是来自你,不想的力量也是来自你,你即是运动员又是裁判员,你只要一不高兴到一定程序,意识这个奴婢随时会曲意承欢来给你提供借口。

更兼之,你自己在屋中不与人交往,自有天地,沉迷堕落时,窗户桌子上的零食,混乱的摆设,腹中的饱足感,每一股力量都在拉着你向堕落更深处去,

"反正今天已经没时间了,不如今天就断一天吧",

"今天是真想跑,可是居然下雨了,那只好再断一天了",

"反正已经断两天了,今天鞋子衣服还没干,唉,只好再等两天了"

"居然一周没有跑步了,唉好累,中断了这么长时间,干脆不跑步了"

你的毅力,就这样在意外事件、偶然一次的疲劳、完美主义等等诱惑之下化为云烟。

这篇先写到这儿,晚上接着写。

关于写作的反思

上周五就想写这篇文章了。

侯世达说所谓智能的其中一个表现是"跳出系统"的能力,即可以在做事的时候一边审视自己所做的事情,同时对这事情下定义做判断,总结模式和规律。

我作为一个"homo sapiens",当然也需要对自己写作这件事进行一些总结的归纳。

分几个方面说吧

  • 写作的内容
  • 个人感想类
    • 到现在为止,写的东西中有些纯是个人的感怀或者是随笔,这些很随意,个人体验,是个人的,才会是他人的。每个人都能从某个个体身上看到自己的故事,且能从某个个体身上发现其他的价值观,处世方法,另外一种情感风格,交融碰撞之下,才更容易反省自己对世界的假设能否进一步地加以修正。所以这部分,只需要如实地描述自己的内心就可以了。
    • 有时这感想不免被情境所感所困,会遵从文字本身的逻辑发声,说出一些属于文字领域的一些话语,那话语往往过于夸张极端,塑造出一个至情至性之人的形象,形象并不是虚假,但也不能算完全真实,一般而言,用廖一梅的话来说,表明着在处理自己和世界的关系时的困惑。所以看那些百岁老人,写来文章来朴实无华,见得多,对真实的自己了解的足够,没有时间,也不再需要去使用文字来追求自己的理想自我了。
  • 社科心理类
    • 写这类文字还是需要一定的心力的,目前写的几篇,自己都不是很满意,行文的控制上缺乏节奏,资料的引用上太过随意,总之一句话,不够严谨,还不能很好地把一个问题说清楚。经常是过于随意散漫,从一点跳到另一个点,导致文章结构不够紧凑。
    • 现在写这类文字,基本是基于以前看过的书,画过的导图,进行过的思考等,因为有积累,所以差强可以一气呵成,一篇千字的文章,一个半小时
      左右能够完成。
    • 但是这样就没有起到自己本来想要达成的目的,写这类文章,除了锻炼写作能力之外,自己还希望能够敦促自己更好地查阅资料,更深入地研究问题,这需要投入更多的时间和工夫。需要更好地消化分解资料,与现有的知识结构产生联系。
    • 之后的建议,在写作之前,还是先列出大纲,这篇文章想讲清楚那个点,就围绕好那个点,一旦出现跑题行为,需要依据大纲进行打断。一篇结构化的文章,需要让他人看懂,所以可以考虑在朋友圈中,针对说明文的情况征集读者,根据他们对文章中心的总结情况来确定自己对自己意图阐明的清晰程度。
  • 理科程序类
    • 目前这类文章写得最少,自己画图技法有待提高,而学程序这种事情,经常是零散的知识点,对于那些网络上可以简单地google到,可以简单地在五分钟之内查阅清楚的问题,个人认为完全没有写作的价值。
    • 除了mathematica程序
      一个大小适中的分享点之外,python的一个示例程序,scikit-learn的一个工程文件的学习(可以分解几个来输出),都是较好的分享点。
    • 目前理科程序类文章存在的问题是目标用户定位不清,比如在写神经网络一文的时候,又像是写给具有专业背景的理工科童鞋们在看,又像是写给文科对这些东西完全不懂的朋友们在做科普。这样导致的问题是,经常会把文章写长写大,甚至提到一个术语就想科普下做个定义。
    • 出现这种问题,同样是贪多做祟,希望在各个人群各个圈子中塑造形象所梗,针对这个问题,对自己的建议是在写作客观性文章时(包括社科类),还是需要给自己界定一个假想的读者层次,对于一些领域的common sense,就不再进行解释了。
    • 总之,有些文章的目的是为了思考,有些文章的目的为了敦促学习,总归需要一些足够专业的东西,不断地提升才好。
  • 这应该是怎样的一百天
  • 写作的时间
    • 从开始写百天以来,自己的时间基本都安排在晚上,一来是如果过早写完了,文章也就失去了它应有敦促作用,二来,经常是提前没有一个主题,于是白天继续同样的阅读,同样的记录,到了晚上才确定主题,然后写作。三来确实还是没有养成早起的习惯,从高中以来习惯了十二点半的睡觉时间,现在想改挺难。
    • 不过已经感觉到各种问题,首先是现在面对手机电脑的时间较长,睡得再晚,白天非常地困顿,工作效率也低,其次把写作这样的事情放在晚上,经常无法完成,例如周六晚上和大家聚会,十二点多回去后再小娱乐下到一二点,第二天一天外出,起床后就出门,星夜才归家,这种作息就完全没有留下任何时间给自己。
    • 回想下2012年看的晨间笔记一书,还是应该把写作这事放在早上,和晨间笔记放在同一个时间。这带来的结果就是必须要早睡,最迟在十一点半。这时间还够自己跑步,十一点半的结果,就是自己跑步,冥想,写作三件事,才基本能够得到兼顾。这样的一天才是自我价值感高的一天。
    • 百天计划不是一个秀,而是一个自己给自己一长段的时间反思自己的生活,提高自己安排时间的能力。改变自己的生活节奏和生活模式。养成新的习惯。这才是百天计划的目的。
    • 当然自己始终不完全是一个守时严谨的人,在理性的表象下冲动,拖延,疯狂,感性的部分始终未得驯服,甚至现在也不希望驯服,总感觉没有这些东西的人,就算是如何成功,如何高高在上,也是冰冷孤寒不似人类。该冲动时,依然会冲动。
    • 所以所谓理性,就是给自己的冲动画一个圈,使用生活习惯训练自己的身体,训练自己的本能,让自己就算冲动起来,最后的行动模式也能够达到另外的彼岸。

Hacking skill-------翻译文章.

原英文网址---->

http://kytrinyx.com/blog/hacking-passion

 

朋友推荐了一篇文章,看完感觉还不错,于是带翻译带重述写了一篇要义文。发出来共享下。

 

这篇文章都在讲什么呢,

作者先写了写自己的简历,丫小时候的梦想貌似是成为一个科学家,等到丫15岁的时候,丫一看,丫的,哥都15岁了,一般的科学家15岁的时候都有很大的成就了,哥现在怎么还在这儿呆着,于是作者就感觉自己不适合做科学家,于是就开始各种尝试其他奇葩的工作,希望能正好遇到那个与自己的基因合拍的,遇到那个自己最擅长做的事情,然后在那个领域大展身手。作者貌似吹过萨克斯,据过木头,反正就是一堆毛线的工作。

转了好大一圈,作者还是找不到那个天生注定的职业,到25岁生日的时候,突然回顾自己的人生高叫,丫的,哥就这么混了四分之一的世纪,长此以往,人将不人啊。于是还是回到学术道路上来,想考大学,丫很多东西不懂,就开始自学数学,语法什么的,在学的过程中,他悟了。

 

不要抱着自己要在一门领域中表现出色,如鱼得水这样的心情去进入,你是初学者,你的表现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必然是左支右绌,必然会stuck的,而你的能力正是在这种精力消耗,枯竭与损耗中提升成长的。

 

文章的大意还是在讨论一万小时天才理论的内容,讲成为任何一门领域的专家大体上需要一万小时的精深训练,这一万小时是呆在学习区的一万小时,这里有个理论把学习分成三个区,学习区,恐慌区和舒适区。你很擅长,做事的时候很舒服就算舒适区,你拿论文来一看,什么都不懂,那个名词都需要查,然后就很焦虑,算是恐慌区,我去年跟伯克利的人工智能课,每天时间排得巨满,但是伯克利还就是恰好地把我向上拉了又拉,努力的时候很非常投入,最后又把东西搞出来,搞出来后人家还有评分和反馈,就是学习区。

这一万个小时应该是学习区的一万小时 。当然巨变态的人呆在恐慌区里学习我们不讨论,估计右脑发育不全的孩子如sheldon可能会有这种情况发生。

 

文章对这几个区做了一番很好的评价,学习区就是单纯的训练,这种训练经常是枯燥的,重复的,所以不要想着你做一件事,然后上手很快,如鱼得水,在表演中或者展示中你学习到的东西很少。

 

同时,并不意味你不能在舒适区和恐慌区中学习,你的舒适区几乎形成了反射,在这个地方你的产率最高,你可以把精力省下来进行更高层次的思考。

而你呆在恐慌区中可以发现你的边界,只要你在个那区里呆着没有外力逼你输出成果,你的恐慌会慢慢变成探索欲望,但是你不应该期望别人为你的恐慌区中的行为付钱。

所以不要期望能在舒适区和恐慌区中学习到东西,但是你可以在里面收获其他的内容。

 

接着文章中精深学习做了一番阐述,精深学习三个要点,聚焦,重复,不断反馈。就像钻头一样。

精深学习有这么一些方法,

  • 仿真,做一些仿真游戏,角色扮演,如我们的程序而言,比如做一ACM,做一些编程练习,比如要搭一个网络,你可以先在cisio仿真平台里练习组网。
  • 案例学习,比如看学习别人组好网,阅读别人的开源代码。
  • 直接练习,直接写程序,直接参加音乐厅演奏会等等。
  • 模仿大师,模仿大师可以让你知道,什么东西是你需要知道的,而你目前不知道。

无论如何,再次强调,精深学习的这种练习,一定是折磨人的,一定是让人抓狂的,你在做这种事的过程中,必然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一个白痴,必然觉得自己一无是处一无所能。

只有激情,只有passion,能撑着你熬过来。然后拨云见日。面对下一个折磨。

初学者还有一个问题,他不能对自己做反馈,这个挺好理解,比如我们现在自觉程序,编程风格与接口问题,没有人反馈给你,编出来,能运行,OK,很不错了。但是垃圾的风格总有一天会显示出他的麻烦与混乱。

 

Talent is bullshit.

有一个模型,是从初学到专家的阶段。分别是这么划分的。

初学者:什么也不知道。

  • 规则不明确,卡往,规则稍有变化,卡往,出现问题的变体,卡往。没有一个解决问题的框架

高级初学者:依然各种卡住,但是已经知道问题可能出在什么地方

  • 看到无数的细节,对每个细节给予同等的考虑,无法整合在一起,无法区分什么是相关问题,什么是无关问题,什么是意外问题。

竞争者:开始能把东西完成,虽然完成得很shit

  • 有基本的解决问题能力,出现问题时知道遵循哪些途径,使用什么解决框架,只要不出自己的舒适区的话挺有产率。---->很多人在这个阶段一辈子 。

资深人士:把shit完成得还不错。

  • 有良好的分辨力,能够评价各种征兆的重要性,能够预测,对底层的模式的较好的了解,有统一的原理解释,组成概念网。

专家:把shit做得像神作一样。 有一种庖丁解牛的神奇感。

  • 看到一千个细节,能够立即聚焦在最重要的那一个上,出现一种对问题的直觉,仿佛有一种超能力。

这些阶段不是顺序的,经常卡在某个阶段一辈子是常有的事(世上哪有那么多专家),但是瓶颈也非常有意义,卡在一个问题的瓶颈可以让人慢下来,使得这些技能深度地嵌入你的体系。是一种反思加深的意义。

 

  • Amateurs practice until they get it right. Professionals practice until they can't get it wrong.
  • Talent is bullshit.  Skill is cultivated. Passion is curated.
  • Hacking skill is hacking pa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