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八岁

一点多的时候, 惊醒, 爱这个东西, 是一种暗号, 展示给爱你的人, 是一种语言, 千回百绕, 字字珠玑, 而展示给不爱你的人, 则是一堆乱码, 语无伦次, 难以忍受. 晚上应该是梦到她的回复, 解释了下最近回复断续的原因, 并详细地沟通了我们之间的关系的性质. 关于幼稚与付出. 前阵子和一些朋友聚会的时候, 大言炎炎地说自己几可随心所欲而不逾矩, 现在看来, 殊为可笑, 不过是没有真正遇到在乎的东西而已. 经过这几年的修炼, 有时恍然[…]

继续阅读 …

安静得只想写作

写下这个题目的时候, 就像看到一位多年前的旧爱, 岁月如风穿过, 而居然没有留下分毫的痕迹, 依然如斯美丽. 这许多年来, 并不是没有独居, 在大学中间几次独居, 来北京虽然没有条件, 但是也经常会外出找个酒店民房什么的, 一个人好好地住几晚上. 可能是心境不同吧, 毕竟在这些日子里, 总是知道独居是一个非常态, 会很快地结束, 有时是有些事务或者美景要等着去处理, 于是要不然就是心中怀着不舍, 用力去感受那每一分的存在, 要不然就是心[…]

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