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未分类

  • 一点四十九分

    关于回来 自从去年底百天写作计划完成之后, 博客的写作就开始断断续续, 而且几乎全部是情绪型文字, 情绪型文字倒是也没有什么不好, 不过把自己的情绪精准刻画出来的同时也在制造着新的情绪. 而这并不一定是自己的本意. 博客这种专属GEEK才干的事情, 特别是考虑到拥有独立的域名, 就更显得珍贵, prml, 论文研究, 以及很多事情, 都需要在其上占领一席之地. 我自认为文字尚可一读, 虽然在很多时间, 哲学或者说自言自语的味道过重. 然而却不愿以文字为业, 概因我仍然相信, 文学是属于一个人自己的事情. 审美体验甚至于会有些朝圣味, 我并不愿意把它分享出来, 冒着别人各种奇怪的反应去应对. 文字是我与自己的相处之道, 当然文字在写下之后, 它与我的关系可能到此这止. 无论如何, 自己的每一个侧面, 仍然都可以在这里找到其应有的位次. 博客与公众号的不同在于, 公众号始终是微信的场域, 在微信中, 你无法完全摆脱对于那些朋友, 那些时刻, 那些回复的丝线牵绊, 你也无法彻底地投入文字和文章本身. 所以公众号是传播用的. 而博客这个自己的世界, 是可以创造出一切可能的. 关于感情与生活 还是要说一说这个事情, 作为一个奔三的月光族准单身男士, 我表示我可以无视世界的压力, 却并不能完全回避. 总有些人跳出来去试图纠正我对世界的态度和对生活的看法. 我想我们对生活的定义是不同, 对有价值之物的定义也是不同的, 既然大家没有挤在同一个定义下抢夺那有限的世界资源, 其实还是很优雅和善的是么? 对于感情, 其实一直以来的问题都是, 没有足够地爱上过谁. 还是有种不成熟的认识, 似乎只有达到足够的阈值的感情才是值得追求的, 即使我觉得某人很漂亮很不错, […]

  • 近几日的总结

    近几天学习状态不甚好, 很多琐碎的工作, 当然工作之所以琐碎是因为还没把它变得不琐碎的能力. 因此今天也只能泛泛地谈一些东西.     近几天一直读高斯, 深深地体会到欲速则不达, 这次相当于重读第二章, 原因是之前第二章读得实在是太差,  当时打女娲, 赶进度, 但是进度这种东西, 越赶越没有效率, 反而是沉下心来一点点地啃, 才会发现自己进步神速.   近几天做的事情大多专业化程度过强, 而且讲出来也无甚意思, 比如一来是为gensim画一张流程图, 很详细那种, 仔细地画出每一个函数的流程关系, 在每个函数中主要做了什么, 输入输出变量是什么, 做了哪些操作等等. 图还没画完, 但是在画图过程中加深的体验就是, 不能放弃纸张这样的介质, 我近年来一直想慢慢地进入纯无纸化工作与学习, 现在演题也在ipad上进行, 画导图, 输出文章更不用提, 但是使用纸质的东西还是会给我一种不一样的体验,  说不清楚这种体验是什么, 也许是因为它不发光, 写作流畅, 而且你对于一张纸是采取完全的俯视的, 不像电脑一样, 是平视, 这几点加在一起, 就让你在面对一张纸的时候, 更加地有一种控制感, 不需要付出哪怕一点点的精力地进行内容之外的任何思考, 而使用电脑打字 , 打错了要删除而不是习惯性动作地一划了之, 因此在电脑上工作, 总归是不如纸那种流畅的.   其他的事情 , 都是术的层面, 技能层面的强化, 比如推高斯分布的一些公式, 比如写程序, […]

  • 心理学书单——————五星版, 推荐必读.

    书单这种事情其实挺个人化的, 我自己看得书虽也还有一些, 但是太过驳杂, 要说在哪个领域有一定有认识, 想来想去, 也只有心理学和人工智能还可堪一说. 首先这份书单是个人化的, 是主观的, 完全是我自己的阅读体验, 对于一个人的知识体系构成来说, 总是一本经典伴随着很多的辅助与二三流书籍, 我想这份书单首先选那些对于我的知识构成起到奠基性作用的, 或者在某一个观点上非常具有新意, 能够对我们某一种广泛性的思维模式, 或者某个重要的生活领域起到颠覆或者启发性作用的. 其他一些我或者还未读完, 或者由于先接受其他书籍的继生观点从而降低了原生观点的震撼性的就不再列出其中. 备注: 对于客观性的书单, 可以参考科学松鼠会推荐的书单(http://www.douban.com/doulist/206958/) 心理学: 我未受过心理学的科班训练, 大多是自学加上平日里与人沟通时注重与理论的对照. 看过的比较好的书籍如下: 1: 个人形成论(卡尔 罗杰斯著) 豆瓣链接:http://book.douban.com/subject/1218321/ 内容简介: (直接搬运豆瓣)这是――本写给“有智慧的普通人”的书。 20世纪50年代,罗杰斯成名以后在各地作演讲,本书即主要根据这些演讲和未发表的文章整理而成,体现了罗杰斯的基本思想。 本书包括罗杰斯与各种各样群体的对话,对人们善意的提问和攻击性的挑战的回答,主题涉及罗杰斯的个人背景与生活经历、关于助益性人际关系尤其是治疗关系的实质和要素、个人形成的方向以及过程、人生哲学的讨论、对心理治疗的研究,还包括当事人中心治疗观在学校教育、家庭生活、企业组织沟通甚至国际关系领域的应用含义。 推荐理由: 遇到卡尔 罗杰斯是一种幸运, 虽然是翻译本, 然而在文本就依然能体会到其灵魂的博大, 真诚, 勇敢. 作为人本主义的奠基人之一, 罗杰斯提出的当事人中心疗法在心理咨询中占据着重要的地位, 由心而发的共情, 真诚地直面和回应当事人, 哪怕自己心中涌起的是愤怒, 沮丧, 讨厌等等被社会规则所压制的情绪, 真诚地将其表达出来, 这种真诚所具有的建设性意义, 仍然比掩盖起到更积极的作用. 罗杰斯谈到, 当人们不再期待, 不再追索, 不再使用即定的观念来捆绑自己的行为的时候, 改变会自然地发生. 也就是说, […]

  • 关于午夜的琐记

    说些什么呢, 其实没有什么相说的, 只是在这个时间, 与那个谁说了会说了会话, 看到一位小友发的文字, 突然心有所感, 想到些定又未定的故事, 想到近来听的\<山丘>, 想到春未老, 却已风细柳斜斜. 我不倾向于看别人是如何生活的, 我也不太在乎, 甚至不太关心. 我想所有人是完全成长的, 虽然需要从同类身上来坚定自己的存在方式, 却也不必要不停地对着自己不认同的事情发言. 我只说我赞同的事情和人, 懒得去关心那些我反对的事情. 除非这些反对的事情以一种凌驾的独断来干涉我的生活. 我也不喜欢表明自己的生活态度之类的, 态度这种东西, 做出来就好, 读不读得懂是别人的事, 天天给人解释, 其实别人本来也就不关心的对不对. 大家对事情的发言, 大多是自言自语, 比较好玩的是, 在这些自言自语里, 谁是什么样的人, 有些什么样的心结, 清清白白, 一目也然. 当然我的心结也一目了然, 有时我想, 对于有些人而言, 你只需要发个句号, 甚至只是一声喂, 她就明白你想表达什么, 只因她实在是明白你的这些心思, 也因她或者有着同样的心思. 嗯, 不是有些人, 就是一个人. 不是爱情, 我却宁可认为是极为重要的感情. 对于其他大多数人而言, 你即使天天讲, 月月谈, 他们陷在无法自拔的自我里, 是无论如何也理解不了也不想去理解的. 之前少年时读反腐小说, 仿佛突然发现世间还有那么多挣扎的, 被欺凌的, 被践踏的生命, […]

  • 她为什么扣脚————willam-adolphe bouguereau \<the bather>解析

    画中人名叫千叶凌霜. 是一件英国的修女, 在少年的时代, 千叶就经历过许多人世间纷繁复杂的事情, 千叶属于天生会招惹是非的人, 这不是因为她的性格, 而是因为她的长相. 千叶的美有二分呆, 四分疏离, 三分顺从以及最后的一分潇洒. 千叶对此这份气质很满意, 每次她照镜子的时候, 都觉得自己正祥和平静地接受这个世界, 包括男人们的失态以及女人们的恶毒. 在千叶十二岁的时候, 也许是由于千叶长期对上帝的虔诚, 一位天使,没错,就是那种长得像丘比特的长翅膀的小男孩出现了, 这位天使赐予千叶一枚戒指, 称之为平和之戒, 戴上这枚戒指的人, 从此不会再有’厌恶’这样的情绪, 千叶非常高兴, 她觉得这枚戒指将助她的修为再上一层, 没有厌恶, 也就意味着她从此对一切的事物只有爱, 只有接受, 她将有能力将最好的自己呈现给这个世界. 天使并没有让千叶戴上这枚戒指, 而是做法将这枚戒指藏在千叶的右脚两根中足骨也就是跖骨中间, 天使告诉千叶, 由于阿喀琉斯之事, 上帝约定, 祝福类的圣器, 只能藏在脚部. 同时天使又说, 每天走路的时候, 踩着平和之戒, 戒指的神力就会源源不断地发作. 有了平和之戒神力的加持, 千叶果然不再有讨厌这样的情绪了, 她每天开心,积极,向上, 对一切的人和事物都是那种温和而友善地微笑着, 她热心公共事业, 助人为乐, 对于无论如何肮脏和人也没有一点讨厌的情绪, 于是就可以给对方最博大的爱. 随之而来的, 是千叶的朋友越来越多, 她的影响力也越来越大, 甚至从遥远的东方也有慕名而来的使者, 并惊叹千叶的名字具有神秘而命定的东方气息. 千叶很高兴, 可是当她想把这一切的获得分享给别人的时候, 却蓦然发现, 自己一路走来的陪伴, […]

  • 拖延、番茄钟与日程计划

    处理学习时的痛苦体验—————两种思维 今天看了关于拖延的第三个视频, 这个视频讲到, 即使你开始学习一件你还算喜欢的事情, 也需要认为到, 对这个事情产生负面的抗拒情绪是一件非常正常的事情, 问题是你怎么处理这种抗拒情绪, 之前我们曾经讲过, 如果大脑存在正常的拖延机制, 我们学习时, 由于需要耗费大量的认知资源, 在甫一开始, 大脑会自然地产生痛苦体验, 然后敦促我们转移注意力到一些能够平复这些痛苦体验的事情上, 比如网上随便地转转, 比如刷手机, 比如放下看其他的玄幻小说. 然而事实是一旦我们开始捱过最初那一小阵的痛苦, 并开始学习,  这种痛苦体验会很快地平复掉(我们的大脑从长期来看, 倾向于维持正常的情绪波动水平而不是激烈地反应,  这也是很多心理创伤患者会平复, 爱情也无法持久的原因所在), 于是问题就变成, 如何捱过最初的那一阵子学习之痛. 视频中讲了两种认知模式, 一种称之为PRODUCT, 一种称之为PROCESS, 也就是过程思维和结果思维, 如果在学习时,  第一反应是, 哎, 我要看完两页书, 我要回答十份卷子,  这种模式即是所谓的结果思维, 是产出型的, 量化的 思维.  而另一种过程思维是一头扎进去, 不管完成多少内容, 也不管到底还剩几个视频需要完成, 只是扎在某一个问题里面(艾伦-金斯堡:一旦你让我开始, 我就不能停止), 达到过程思维最简单的方式, 就是使用番茄钟, 你现在就学习25分钟, 不用管到底产出了什么, 是一个程序, 一份试卷, 还是一本书. 使用过程思维, 自然地就能有许许多多的产出. 拖延的四要素————我们能做些什么 之前谈过拖延的四种要素: 一, […]

  • 琐记

    近来整个人像被卡往了了,工作和学习已经在控制之下完全摆脱自己的情绪,可以独立地动作起来了.可是整个人的状态却难以称得上的有多好. 后天十一号,与前任分手满三年. 那件事对的影响还是挺大的,突然发现自己变成了自己挺讨厌的一种人,或者用不着变,自己一直都是那种挺讨厌的人. we just human being. 人的劣根性,从来都有,不过被历来那些作者们在书中的世界所蒙蔽. 承认自己的本性原来挺轻松的,经历过家庭中的各种大战,距离与年龄,没完没了的纠纷之后,突然某天分手了,没心没肺地觉得好像都没有发生什么事情.甚至在分手后,还是一天一个电话地继续聊天. 然后只是一个小小的假期,就永远不再联系. 面对一个人,就像面对着不堪入目的自己.看着对方眼中的变形的自我.又能如何再淡如止水. 于是好像发现新大陆一样,一边内疚,一边卑微而又傲慢地自以为发现了人性的真谛. 在火车上,地铁上,公交车站搭讪,和人聊天时不自主地说些越界的话.甚至希望自己能够具有一些邪恶的特质,邪恶才好玩对么. 所谓逃避自由也好,所谓消解神圣也罢,存在真的先于本质的时候,面对着自己如同脱缰的本性,有时居然会一筹莫展. 毕竟,我还不愿彻底成为为一个消解了一切的人,若神坛上真的一无所有,若一个人真的可以凭自己的知识完全解释自己的生活,并在众多的解释中选择自己愿意选择的诠释.那么还有什么可以避免他的彻底地成为一个面目全非的僭越者. 这样一来,自我给自我的生活赋予意义,就显得相当可笑,因为这意义总是随时可以被推翻,无论是以理性还是感性的名义. 然而,除了自我之外,真有什么东西,有能力给自我的生活进行解释和赋予意义么. 还是无解,这些只属于黑夜的问题.以及在黑夜中越来鲜明的你. 还好我的神坛上还有些东西,起码在现在看起来是超越于我的存在.是神圣的存在,是未祛魅的存在. 人生中有些东西,应该是坚实的可以抵抗往其他人的诠释的. 比如一种感情,应该能够抵抗婴儿期口腔期肛门期的分析,错误的生活风格,在存在中对于死亡的恐惧,对于面对存在时虚无感的逃避,甚至俄底浦斯,神经网络中长期的习得,不敢面对新事物时的懦弱,生殖冲动,想要上床做爱的欲望.以及其他任何一种听起来让犯呕或者变质的诠释. 有种一感情,应该在面对所有这些诠释的时候,仍然可以淡定自如地说一声.我的感情,还是如斯强烈. 这样推论的结果,反倒是这样一个结论:如果有一感情是可以抵抗诠释的,那么它是否应该是可以抵抗庸常的生活的. sigh,我不知道. 无论如何,能够在近三十岁的时候,还拥有这样的情感,以及在世间如此相似的存在者.已经要足够感谢苍冥. 人活一世,草木一秋,够了. 剩下的事情.交给时间和人心吧. 没准我对人性的了解,其实浅薄的紧.

  • 最是难堪辞庙日

    这题目起的比较怪,毕竟今天是单位年会,算是一个众人欢乐的场合. 可是今天过得却是五味杂陈,稀奇古怪. 身份证丢了. 之前一次去一个滑雪场滑雪,当天折了滑雪杖,丢了电纸书,本来已为无计,已为绝望,好在当天桥哥和我一起,晚上九点多的时候,回到那个市荒郊人烟稀少的滑雪场. 更神奇的是在经历了整整五个小时之后,那电纸书居然安安稳稳地躺在滑雪场的办公室里. 我记得谁曾经在回国后,说国外某地,也许是美国,也许是港台,也许是欧洲,说那里的人,都长了一幅没有被人欺负过的脸. 丢东西自然也是被人欺负的一种,生在天朝,本当已经抱着要查监控资料,要报警,要请假等等各种心理准备去寻找一个浮萍,却发现就像大力士一拳击在空处,随之而来的,除了兴奋,还有一些意外的失落. 然而东西总会丢的,谁知道会在什么地方,在没有眼睛注视的时候,世界在发生什么,没有谁知道. 此刻你脚下墙根里的白蚁,不经意你踢飞的一个钻戒.世界大体是规则的,然而积分为零的概率的无穷远处,总保证着有些极度巧合,令人无法想象的事件在发生的. 之所以就小概率事件,因为单位人事做事很有条理,难以想象在批量的处理中,会突然弄错了某一个个例(当然在批量的处理中,总会有一个个例出错也是成立的). 所以身份证丢了. 如果48小时之内,找不到的话,他可能就永远丢了,也许会在多年之后这个酒店拆迁的时候,被拆迁工人看到了,然后转手扔到垃圾堆里. 好在明年就过时效了,就算被人发现,也八成不会是明年的事情了. 中奖了. 从小到大,中的最大奖应该是个袋洗衣粉,就是那种小县城中每到过年或者什么特殊时期,就会出现的生肖彩票.那时候还没周期性常设的福利彩票.而仅有买几个生肖彩票,也是与父母一起,在父母的要求下买的,或者与我父亲一起,父亲买一注,要求我出号码. 我对自己在概率中的地位一直没有什么期待,自然对人人是平等的,每个人都是一样的,那么概率自然会以均等的机会光临每一个人. 所以我在心目中的世界一直以来就不太是一个随机性的世界,它背后总是有规律可期可控可把握的. 这样就不会期待去得到什么,自然也不会为失去什么而过于难过. 当然概率之神,或者称之为上帝,也许会选中某个人,将它作为那个小概率事件放置在这个世界上. 数学并没有禁止我们这样的看待世界,在这片科学无可抵达之地,我们所依靠的只有信念. 假设从某一秒钟开始,你突然感觉自己会被概念之神完全地垂青.并相信自己一定会种五百万.与我自己相信自己在概念之塔上肯定是个一平庸的大多数.其实一样荒谬,也一样可靠. 或者再问一个经典的问题.假如掷了六次骰子,全是六点,概率会禁止下一次再次掷出六点么,还是说下一次掷出六点的概率增大了呢. 讨论这个问题经常会涉及到两个视角的差别. 其一是全知视角,假定宇宙已经是被设定的,假定时间确实是可以倒流的,或者多重宇宙是可以遍历的等等等等.那么在这种思想的衬底下,再套用概率的术语,你会感觉下次一掷六点的概率其实没有变.还是六分之一. 一个大问题 写到这里我突然发现了全知视角的一个大问题,如果时间确实是可以倒流的,那么未来已经是被决定了的,既然已经被决定,又何谈概率呢.你应该是掷六点的概率是某个数才对. 全知视角只是我们对确定宇宙的一种执妄的信念罢了. 这样看来,全知视角是完全不成立的. 基二是预测视角,站在我们在限的已经流逝的事件世界里,站在已有的对概率的定义的基础上,那么下一次还是六点的概率肯定是减小了,或者更准确地说,下一次是任何一点的概率都是减小了,连续六次掷骰子与单独一次掷骰子是不一样的.这是标准概率的答案. 一个更大的问题 有没有真正的随机性. 有一种说法,所谓的随机性,只是我们还没找到确定规律可以描述之物. 然而当代科学的发展基本已经否定了这种可能性,量子论貌似在内核里禁止了被观察的可能性,也就禁止了整个系统被完全认知和完全了解的可能性. 除非量子论,哥德尔定理等等被推翻,否则我坚信,宇宙自身隐藏了自己的一部分,使得我们这些渺小的人类,无法全部地认识它. 还好在这些被隐藏的部分之外,可供我们去认识的世界还有太多. 说了半天,还是没有说到一件事情. 哥中奖了.中了个IPONE 6. 还是不知道为什么给这篇文章起这么个名字.

  • 我仍然无法和你相处

    我仍然无法和你相处 为着加快的心跳 强自的平静 以及用尽全力才不会颤抖的声音 我仍然无法和你相处 如果我还想工作、生活 还想留在这个有你存在的世界 我只剩下诗歌这一种沟通方式 能够从例行的生活中抬头看你 也回头看我自己 那些捆死在礼节里的句子 以及窒息在逻辑中的推导符 那些让我宽容的东西 也让我不再锐利 一切都好 只是 我仍然无法和你相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