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性痴顽

    沉默不好么

    一个朋友说。『越来越沉默』。 我也很想变成一个沉默的人。 一个情绪稳定的人。 不过好像做不太到。敏感的特质深入骨髓, 昨天早上被一个地名扎到, 今天早上被一个眼神扎到。 扎到了也没有什么, 结束了就是结束了, 但是有种很…

  • 我性痴顽

    归档

    终于又要告别了, 虽然不知道还不会再见, 不过就算再见, 也属于另一个时空的故事, 在这个时空, 这个故事已经完结了。 昨天把近阵子的照片, 聊天记录, 以及所有相关的物品都整理了一下, 不多。不过整理的时候, 正好看到…

  • 未分类

    归来的瘦子

    前阵子, 好友告诉我, 你的博客如果觉得还好,就还是续起来吧。 仔细一看, 才发现自己已经有大半年没有写东西了, 最后一篇文章, 写于16年8月份。 其实不是, 中间也写过几篇文章, 不过借以书怀的多, 于人有益的少。 …

  • 未分类

    星系中的芙蓉花

    读了一个月的人类简史终于读完了. 此刻我坐在守一堂的桌前, 一抬头, 高德纳, 罗杰斯, 辛顿, 埃克曼四位先贤的画像张贴在墙上, 两位是计算机科学家, 两个是心理学家, 正应着人类简史最后一章的主题, 在面对未来可能出…

  • 未分类

    杂感

    母亲走后, 拉了三天的keep又拾了起来, 继续两点一线的生活, 偶尔会有朋友来家中看电影, 顺便抱怨下家中缺乏各种生活用品, 不宜待客. 上一个百天计划应该是去年前半年的事情了, 百天计划虽然完成, 但是最重要的目标却…

  • 未分类

    我只想记录这样的瞬间.

    二十分钟前, 母亲听完我对自己躁郁症症状的描述后, 讲了一通要给我找相亲对象的主题之后告诉我: 无论你做事成与不成, 始终记得, 我和你爸永远在这儿, 什么时候都可以回来. 十分钟前, 亲生好朋友某君看到我的朋友圈后发了…

  • 未分类

    迷宫

    湿婆的舞, 撒旦的果, 善意的笑. 鹿在每一个拐角, 试图撞开蒙着轻纱的窗. 每一瓣开败的梅花 从不试图改变擦亮的磷火 桃花开时, 青铜断裂 杨絮飞处, 白银融化 而木棉上露水的滚动 是铜磬, 还是金钹 别忘了月色 照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