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津通识–佛学概论读后–兼谈基督教

我接触佛教很早, 似乎是初中的时候, 读司马翎的武侠小说<铁柱云旗>, 其他的情节已经全都忘得一干二净, 但是却记得中间有一段情节讲佛家空假中三观, 觉得十分有道理. 自此对于在不同影视作品中出现的禅机、公案就十分留意, 后来买了来一本金刚经和心经, 试图弄懂其中的玄妙. 前几年, 认识了几位在家居士, 也曾经试图一起讨论对于一些经义的看法. 奈何一谈到六道轮回, 前世因果, 我就无法接得下去. 我一向把佛教当做哲学, 但是[…]

继续阅读 …

使用docker部署wordpress, 及搭建本地开发环境

最近似乎与网络相克, 先是4月份的时候由于之前博客的主机空间洛杉矶机房到期, 空间服务商没有及时把博客进行转移, 结果丢失了2018年的一些文章, 当时空间商还说可以为我免费补偿一年的空间使用权, 于是开开心心地进行了香港机房迁移. 没想到两个月不到, 坏消息继续传来, 空间商表示现在入不敷出, 于是要在6月30号停止服务. 于是又开始了一轮的可用vps大搜寻的游戏, 原则是: 大陆可以直接访问. 速度快. 免备案. 稳定, 不会在某些[…]

继续阅读 …

未来岁月, 一种真实的未来–(epsode4剧评)

在当下这个时间点, 如果再回顾诸如<历史的终结>, <人性中的善良天使>这样的书, 也许会感到可笑, 对于美好世界的假想似乎在刚一开始即宣告结束. deepfake 未来岁月第4集,中提到一种技术, deepfake. 这项技术也就是所谓的AI换脸术. 而换脸术的早在二十年前, 郑渊洁的童话中就有涉及, 后来更是以<白客>为题写了一篇长篇小说. 科技的加速性就在于, 仅仅是二十年时间, 白客就从科幻变[…]

继续阅读 …

计算神经学–甲二–神经激活与神经响应

之前讨论了神经元的基本性质, 今天进入正题, 顺便说一下, 由于一章的内容较多, 因此一般在标题中以以天干来表示章节, 甲表示第一章, 乙表示第二章, 以此类推. 第一章主要讨论基本的神经编码模型, 也就是放电速率和脉冲统计. 神经元脉冲的探测技术. 在神经科学中, 最基本的也是最重要的就是动作电位(action potential), 而探测动作电位就是使用探针(eletrode)或者阵列探针(patch of eletrodes)插[…]

继续阅读 …

未来简史读后感.

尤瓦尔赫拉利是很少见的带着启蒙时期气质的那种学者, 这种学者往往涉猎广泛, 对理智的力量拥有强烈的信念, 也执着地去使用这种力量去把握这个混乱的世界. 近代以来, 学科分工明显, 专家们往往对其他领域所知甚少, 当谈论到社会的重大议题往往说”从XX科学的角度来看, 如何如何”, 或者干脆告诉, “我不做这方面研究, 不便对此发表意见”. 这样当然严谨, 却也让知识的破碎化日益严重. 面对朋[…]

继续阅读 …

1955年赴莱比锡抒怀

白远 我懂得灾难,懂得贫瘠。 因为我出生后的第一眼, 看到的是烽火,看到的是饿殍。 你听到了吗?妈妈! 我要让你富强, 我要让绿树覆盖您的河流, 让太空亮起您的灯火。 听到了吗?妈妈! 我是您的希望吗? 告诉我如果有一天, 我的财富如河流如太空! 我死后啊,也决不会带走! 留给这片土地吧! 让它永远沐浴在春天, 留给我的那些婴儿吧! 让他们快乐的活着并繁衍。 我会赤裸地死去! 赤裸成灰烟! 不带走一粒尘埃, 你听到了吗?妈妈! ——摘自[…]

继续阅读 …

计算神经学-甲一, 概述与神经元基础

大概在四年前了解到计算神经学这一学科. 当时感觉这应该是自己最终的归宿, 先后在coursera上跟过神经元与脑、 计算神经科学两门课程, 但是都没有完成. 17后期到18年, 由于个人感情的问题, 整个人的成长接近停滞. 今年好容易状态恢复. 又拾起这本dayan & abbott经典的<Theoretical Neuroscience>, 准备系统的入个门. 概述 意识问题是现代科学的基本问题之一, 不同的学科对[…]

继续阅读 …

江晓原vs刘慈欣.

失去人性, 失去很多, 失去兽性, 失去一切. ———刘慈欣 前年和小伙伴们做一个杂志,在杂志的选题的时候, 突然想到刘慈欣的这句话, 还记得当年初读到这里, 沉默了好一会儿. 时隔多年, 这句话的上下文故事都已经记不清了, 但是对于这句话本身, 却一直记得非常清晰. 人性这个词, 放在神坛上太久了, 似乎自记事起, 所有的故事都在歌颂舍已为人, 舍身取义这样的故事, 记得早年读张建伟历史报告, 提到[…]

继续阅读 …

不要说话(上篇)

很难解释清楚早上醒来的时候, 那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关于很多事情, 似乎从上周每天说话的状态突然恢复到了每天不想说话的状态. 说话和不说话其实也是一种很玄妙的事情, 诗说, 每当我沉默, 我感到充实, 我将开口, 同时开始空虚. 说话大概是为了表达些什么, 然而事实是这世界的事情很多确实没有什么需要表达的. 毕竟六先生教导我们, 人类的本质不过是复读机. 想象两个人老朋友遇见, 一起谈论彼此都看过的某一篇爆款公号文章, 也许两个人[…]

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