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算神经学–甲二–神经激活与神经响应

之前讨论了神经元的基本性质, 今天进入正题, 顺便说一下, 由于一章的内容较多, 因此一般在标题中以以天干来表示章节, 甲表示第一章, 乙表示第二章, 以此类推. 第一章主要讨论基本的神经编码模型, 也就是放电速率和脉冲统计. 神经元脉冲的探测技术. 在神经科学中, 最基本的也是最重要的就是动作电位(action potential), 而探测动作电位就是使用探针(eletrode)或者阵列探针(patch of eletrodes)插[…]

继续阅读 …

未来简史读后感.

尤瓦尔赫拉利是很少见的带着启蒙时期气质的那种学者, 这种学者往往涉猎广泛, 对理智的力量拥有强烈的信念, 也执着地去使用这种力量去把握这个混乱的世界. 近代以来, 学科分工明显, 专家们往往对其他领域所知甚少, 当谈论到社会的重大议题往往说”从XX科学的角度来看, 如何如何”, 或者干脆告诉, “我不做这方面研究, 不便对此发表意见”. 这样当然严谨, 却也让知识的破碎化日益严重. 面对朋[…]

继续阅读 …

1955年赴莱比锡抒怀

白远 我懂得灾难,懂得贫瘠。 因为我出生后的第一眼, 看到的是烽火,看到的是饿殍。 你听到了吗?妈妈! 我要让你富强, 我要让绿树覆盖您的河流, 让太空亮起您的灯火。 听到了吗?妈妈! 我是您的希望吗? 告诉我如果有一天, 我的财富如河流如太空! 我死后啊,也决不会带走! 留给这片土地吧! 让它永远沐浴在春天, 留给我的那些婴儿吧! 让他们快乐的活着并繁衍。 我会赤裸地死去! 赤裸成灰烟! 不带走一粒尘埃, 你听到了吗?妈妈! ——摘自[…]

继续阅读 …

计算神经学-甲一, 概述与神经元基础

大概在四年前了解到计算神经学这一学科. 当时感觉这应该是自己最终的归宿, 先后在coursera上跟过神经元与脑、 计算神经科学两门课程, 但是都没有完成. 17后期到18年, 由于个人感情的问题, 整个人的成长接近停滞. 今年好容易状态恢复. 又拾起这本dayan & abbott经典的<Theoretical Neuroscience>, 准备系统的入个门. 概述 意识问题是现代科学的基本问题之一, 不同的学科对[…]

继续阅读 …

江晓原vs刘慈欣.

失去人性, 失去很多, 失去兽性, 失去一切. ———刘慈欣 前年和小伙伴们做一个杂志,在杂志的选题的时候, 突然想到刘慈欣的这句话, 还记得当年初读到这里, 沉默了好一会儿. 时隔多年, 这句话的上下文故事都已经记不清了, 但是对于这句话本身, 却一直记得非常清晰. 人性这个词, 放在神坛上太久了, 似乎自记事起, 所有的故事都在歌颂舍已为人, 舍身取义这样的故事, 记得早年读张建伟历史报告, 提到[…]

继续阅读 …

不要说话(上篇)

很难解释清楚早上醒来的时候, 那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关于很多事情, 似乎从上周每天说话的状态突然恢复到了每天不想说话的状态. 说话和不说话其实也是一种很玄妙的事情, 诗说, 每当我沉默, 我感到充实, 我将开口, 同时开始空虚. 说话大概是为了表达些什么, 然而事实是这世界的事情很多确实没有什么需要表达的. 毕竟六先生教导我们, 人类的本质不过是复读机. 想象两个人老朋友遇见, 一起谈论彼此都看过的某一篇爆款公号文章, 也许两个人[…]

继续阅读 …

2019,弗洛伊德式跨年

2019年2月4日19点16分, 银河系猎户座旋臂上一个渺如如尘的蓝色星球, 在这个星球的北部, 北纬34度,东经112度, 一个处于生长中早期的中年智人, 坐在大理石地面的屋子里, 开始思考如何进行文字跨年. 毕竟, 似乎已经有很久没有说话, 或者说, 有很久没有通过眼睛和手来说话. 似乎有一句寓言说过, 上帝让人长了两只耳朵一张嘴, 就是让人少说多听, 可惜大多人还是喜欢说话, 毕竟一个听另一个人说话, 一方带动空气分子震动, 而另[…]

继续阅读 …

一路逆风

失落的一年. 2019年1月1日晨00:24. 2018年终于结束了. 回头看这一年. 似乎没有留下任何东西. 三十一岁的这一年. 终于陷入了传说中的人生倦怠期. 一段继续粘连的感情在2017年年末结束. 却给2018年留下了长达一年之久的茫然. 政治和经济形势的日益恶化. 就像2018年雾霾一样. 几乎弥散了一整年. 每天醒来拉开窗帘. 灰蒙蒙的天空, 压抑着活力和心情. 压抑着对未来的期许. 支持着自己前进的动力在这一年全面崩溃. […]

继续阅读 …

足与足

说起来人类确实是很奇怪的生物, 看地图的时候, 会感觉某些世界某些场景只存在于传说之路, 似乎永远也无法抵达, 抵达了之后, 又每每在兴高采烈之后安之若素. 这次日本之行可以说很圆满了, 完成好几件事情. 一个人独自在语言不通的异国他乡旅游. 终于在不尴不尬的跑完半马的两年后, 完成了人生的第一场马拉松. 在北海道滑了一次雪. 以及其他的一些新的体验. 其实我对于旅行这件事是没有什么兴趣的, 赶赴一个陌生的地方, 根据别人的推荐, 拍几[…]

继续阅读 …